Wine Knowledge 酒知識分享:喝酒還是呷醋?Wine or vinegar?

喝酒還是呷醋?(學術性文章,慎入!)

IMG_1608

有試過想要開酒喝時,滿心期待以為可盡情享受酒香,怎料開瓶後發現酒原有的果味失蹤,味道竟然像醋?

什麼是VA?

假如葡萄酒出現刺鼻氣味猶如醋或入口有酸刺刺的感覺,極大可能是酒中含過量揮發性酸度(Volatile acidity,簡稱VA)。揮發性酸度來自揮發性酸(Volaile acids),是酒內含有的天然有機酸,可通過將酒蒸餾而分隔出來。酒中含有微量的揮發性酸,可以有助增加酒的風味,可以令酒有更明顯的果香例如紅莓、熱情果和櫻桃之類;可是一旦過量,例如紅酒有超過1.4g/litre或白酒有超過1.2g/litre(美國法例最高限制紅酒只能含最多1.2g/litre,白酒最高1.1g/litre,歐洲則是紅酒1.2g/litre,白酒1.08g/litre),那便會破壞酒的結構和味道,足可將之稱為壞酒。基本上,一般人在0.6-0.9g/litre的水平已經可以察覺得到,所以遇上紅酒含有超過1.5g/litre VA,肯定是「醋味甚濃」,但要留意的就是假如酒的酒體厚實,有高丹寧和明顯酒精,即使酒含有高量VA可能會較難品出來。

IMG_7348

如何分辨VA?

一般市面上的乾紅酒會含有約400mg/litre的揮發性酸,但亦有機會找到些含2、3g/litre的酒。揮發性酸由多種酸組成,其中最主要的是醋酸(又稱乙酸,即Acetic acid),其他還包括乳酸(Lactic acid)、甲酸(Formic acid)、丙酸(Butyric acid)和丁酸(Propionic acid)【是的,有齊甲乙丙丁!!】等等。除了像醋之外,聞到酒中散發類似白膠漿、膠水甚至是指甲油或洗甲水等味道的話,都是因為酒中含有高份量複合物乙酸乙酯(Ethyl acetate)。

Screen Shot 2018-07-04 at 5.31.46 PM Screen Shot 2018-07-04 at 6.51.51 PM

何以出現?

醋酸產自細菌Acebacter aceti,當這種細菌遇上氧氣便「成其好事」,把同場的糖分和酒精變成醋酸。葡萄酒發酵時期會在有氧環境,冷凍浸泡(Cold soak)發酵過程時間過長、長期木桶存酒、酒桶有過多空間、灌瓶前不加入二氧化硫或消毒等等都有可能出現醋酸,釀酒師務須經常小心檢查酒液。市面上有些需要較長時間發酵的酒出現高VA的機會較大,例如冰酒(Icewine)和意大利巴羅洛(Barolo)。

酒廠對策

預防勝於治療,酒廠會在釀酒期間加入二氧化硫(SO2)甚至引入特定酵母品種(因為個別天然酵母菌如Kloeckera、Hansenula和Metschnikowia發酵時會釋出大量醋酸)。另外,篩選葡萄時把發霉、破爛的丟棄亦有助減低過多醋酸出現機會。

酒廠量度醋酸不獨靠聞和喝,還依賴一種叫Markham / Cash still的工具進行一項叫蒸氣蒸餾或滴定法(Steam distillation / titration)的過程,基本上一家負責任的酒莊會在酒精發酵後、MLF(Malolactic fermentation)後、存在酒窖及入瓶出廠前都需要進行揮發性酸測試,以免酒變壞,影響商譽。

假若真的發現酒的VA過高,釀酒師可進行勾兌,先把高VA酒消毒過濾,再混入低揮發性酸酒(低於0.7g/litre)中和。另外,逆滲透(Reverse Osmosis)也是除去高VA的方法之一,處理過後還是需要進行消毒及過濾。

Copyright©Wine is Beautiful. All Rights Reserved  

圖文版權屬本網頁《Wine is Beautiful 醉.美麗》 所有,轉載敬請註明出處

Wine Knowledge 懶人包進階版 – 斑斕色彩背後的病毒:捲葉病 The demon behind the chromatic leaves – Leafroll virus

斑斕色彩背後的病毒:捲葉病 Leafroll virus

Taken in Bordeaux - Sep/2016

Taken in Bordeaux – Sep/2016

人類會感染病毒,葡萄樹一樣會。釀酒和經營葡萄園看似浪漫,其實世界各地葡萄園的農夫都需要盡最大努力保持園地健康,樹苗一旦染上病害,有機會減低收成甚至毀滅葡萄樹生命,投資便會出現危機。

葡萄葉子在秋冬時份收成過後會變黃變紅,然後丟落,此乃正常綠色植物經歷生老病死的其中一環,但如果樹上較成熟的葉子出現不正常地變黃(白葡萄)、紅、橙、紫(紅葡萄),葉脈仍保留綠色,甚至葉邊向下捲起,葡萄果串比正常小和成熟度不均勻,那很大可能是葡萄樹病倒了,感染捲葉病(Leafroll disease / virus)。不過,有些感染了捲葉病的葡萄樹,尤其是美國根莖品種(American rootstock)和混合品種(Hybrid)也許沒有徵狀。

捲葉病是眾多病毒中最常見的一種,在過往曾經肆虐美國加州、澳洲、紐西蘭、阿根廷、南非等國。捲葉病的傳播途徑包括園內近距離、接枝及水蠟蟲(Mealybugs)。感染捲葉病的葡萄樹產量會被拖低,最嚴重會減六成,果汁含糖量低(達三成之多),顏色變淡,還會延遲成熟,增加收成風險。

水蠟蟲幼蟲喜好潮濕地域,通常在秋天孵化,冬天躲在樹皮或支撐桿的裂縫之間,靠吸取樹汁衛維生,到春天萌芽之際便會爬到葉子上,到秋天成熟。水蠟蟲可藉著農耕工具、雀鳥、工人甚至風散佈。水蠟蟲不易靠肉眼察覺,葡萄園一般都會採用擾亂信息素的陷阱來對付之,最好的方法就是定期收集葉子到實驗室檢查,並進行化學測試。

一旦發現感染捲葉病,莊園工作人員必須要把工具、衣服消毒,嚴重者莊園要休耕,把受感染葡萄樹拔走並銷毀,將之進行嫁接(grafting)亦無補於事。捲葉病並無治療方法,最佳的對策當然是預防,接枝經過熱水處理,購買幼苗時酒莊必須向供應商索取不受感染證書,耕作時經常進行定期觀察及檢查,甚至密切留意莊園附近情況,隔鄰莊園一旦出現感染,自己健康的葡萄園也有一定危險,因此酒區絕不能各家自掃門前雪,務必同心協力防止病毒滋生。

 

Copyright©Wine is Beautiful. All Rights Reserved  

圖文版權屬本網頁《Wine is Beautiful 醉.美麗》 所有,轉載敬請註明出處

信報專欄《美酒聖經》文章「加州酒鄉山火」HK Economic Journal article “Fire in California vineyards” – 3/11/2017

《信報-美酒聖經》3/11/2017

加州酒鄉山火

IMG_5021

美國加州北部的納帕(Napa)、索羅馬(Sonoma)和門多西諾(Mendocino)酒鄉備受山火破壞是近月酒界非常關注的事件,焚燒多時的火災截至上月15號為止尚未撲滅,導致最少四十名人士喪生,奪去約三千多戶人的家園,當中有數十家酒莊受到波及,其中有多個酒廠和葡萄園被盡數燒毀,例如著名酒莊Signorello及歷史悠久的White Rock酒廠全變灰燼,消息令人心痛。我在社交網站一直看著加州朋友們的更新狀況,有幾位住在山火中心的Santa Rosa區,家園被毀於一旦,實在為他們難過。雖然如此,當地的新聞報導卻引述專家說,因為當地遍佈葡萄園,莊園內綠葉綠草處處,有助減慢火勢蔓延,而且葡萄樹木相比一般森林矮樹松樹等較難燃燒,否則火勢會更加厲害。今次北加州山火範圍非常大,破壞力驚人,引發的人命及經濟損失尚是未知之數。

由於已是秋收季節,當時山火發生時很多酒莊已經開始了採收,索羅馬區和納帕區的葡萄採摘已經進行了近九成,門多西諾區則大致完成採收全部白葡萄及四分三紅葡萄。即使已經收割大部分葡萄,北加州廣泛地區停電停水,酒莊工作人員們要一邊撤離一邊處理正在發酵釀製的酒,著實不易,且因停電難以恆溫存儲酒缸中的葡萄汁和酒液,酵母有機會停止發酵,酒液更可能抵不住周遭環境的高溫而變壞。但每逢葡萄園附近遇上山火,最令人擔心的還有「煙燻污染」(Smoke taint)的問題。

澳洲出現山火較美國頻繁,在處理受過山火影響的葡萄園有較多經驗和研究。但不論是哪裏的葡萄園,受過不同程度的山火蹂躪後,酒有機會出現煙燻污染,含有 燒木、煤炭灰、燒焦甚至是消毒藥水等味,情形就好像我們圍著燒烤爐或火爐一段時間,身上衣物和頭髮都會有相關氣味。那「山火味」會如何污染酒味?煙霧乃是由顆粒物、二次有機氣溶膠(SOA)和揮發性有機碳化合物組成,但煙霧的化學組合在空氣中會不斷改變,揮發性物質會隨著時間逐漸減少。因此新起的山林火災的游離揮發酚類含量會較高,對葡萄的影響會特別明顯。收割時間與山火日子愈接近,葡萄酒出現「煙燻污染」機會愈高,山火嚴重,葡萄自然會受影響較多。葡萄品種也有關,例如意大利的桑嬌維塞(Sangiovese)就比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更易受到「污染」。有研究顯示山火中的揮發性物質會黏附在葡萄外皮上的蠟質上,葡萄會吸收物質,然後這些游離揮發性酚類會跟果糖結合,生產出沒有煙味的糖苷,但在發酵或木桶陳年過程中,糖苷會分解,再將揮發性酚類釋放果汁和酒液中,煙味便會出現與酒中。人們把酒喝進口時,糖苷亦會釋出揮發性酚類,煙味便會明顯起來。

山火除會破壞葡萄酒風味口感外,也對葡萄園的藤木造成影響,下次再談。

文: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