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專欄《美酒聖經》文章「認識南隆河優秀產區:Ventoux」HKEJ article “Ventoux – Wines with purity for pure enjoyment” – 13/7/2018

「認識南隆河優秀產區:Ventoux 」 信報 《美酒聖經》13/7/2018

IMG_7902

上次談過南隆河(Southern Rhone Valley)的Costieres de Nimes是值得發掘的葡萄酒產區,除此之外當地尚待探究的還有另一低調而高質地區馮杜(Ventoux)。馮杜在2009年以前叫馮杜丘(Cotes du Ventoux),後來正式易名為馮杜,名字源自附近的馮杜山(Mont Ventoux),馮杜山是阿爾卑斯(Alps)一部分,憑著1912米高度屹立於此成為普羅旺斯區最高的山脈,有「普羅旺斯之巨人」之稱,更有氣勢別名「普羅旺斯的野獸」,其高聳威勢令人望之生畏。然而馮杜山脈懷抱著的土地卻孕育出氣度不凡得來優雅的葡萄酒,且更因為悠久歷史及周遭生態環境上佳而在1990年被列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生物圈保護區,足見當地農業對環境有多尊重和愛護。

馮杜有兩千多年釀酒歷史,位於阿維翁(Avignon)的東北面,從後者開車約四十分鐘便到達葡萄園之地,這裏面積大,為隆河酒區中以至整個法國中最大之一,比教皇新堡(Chateauneuf-du-Pape)大兩倍,比北隆河的Cote Rotie更是大二十倍之多!馮杜山頂長年都是蓋著一片白,冬天時份確是雪,但夏日山上白濛濛的其實是石灰岩,可想而知馮杜的主要土壤乃貧瘠的石灰岩,另外還夾雜石灰岩分解出來的紅土、砂岩、赭石、礫石、鵝卵石及沖積土等其他土壤種類。

馮杜在地理上坐享典型地中海氣候,但其位置和山勢關係,午後至晚上較清涼,讓這裏擁有不一樣的風土。氣候轉變令地球平均溫度上升,世界各地多個酒區不但出現極端天氣,夏天亦愈來愈熱,構成一定威脅,例如葡萄成熟度不平衡或個別品種會被熱壞;對馮杜區而言較熱天氣反而變成有利條件,因為二十多年前這裏的農夫偶爾會擔心葡萄的成熟度,但現在因為日照時間長,葡萄成熟度理想,園主反而要留意葡萄的酸度是否充分,足以平衡成熟果味和酒體。此處最優秀的葡萄園主要集中在較高地勢約海拔四、五百米左右,靠明顯日夜溫差保留葡萄酸度,並延長葡萄留在樹上的時間以增加複雜性,故此這裏的優秀酒釀以鮮香果味為主幹且平衡度高。

跟其他南隆河產區類同,馮杜的葡萄品種都是以歌海娜(Grenache)、切拉子(Syrah)、慕合懷特(Mouvedre)、佳麗釀(Carignan)及神索(Cinsault)等,紅酒佔總產量六成,其餘三成多是粉紅酒,還有百分之四白酒,出口市場比率只是三成半,所以本港市面上所見到的Ventoux酒不多,主要都是紅酒,偶爾會見到粉紅酒,白酒卻非常少見。馮杜紅酒有不同風味,以歌海娜為主或全單一品種的,紅黑水果風味豐足,切拉子當主角的則有典型胡椒味和有如砂質般的絲絨感,回甘更有礦物香味。整體來說,相比南隆河其他產區,馮杜的紅酒較突出的是那優雅酸度和跳脫活力,即使酒體都是豐滿類型,入口都相當怡人清爽。

文:梁淑意

信報專欄《美酒聖經》文章「港人偏愛紅酒?」HKEJ article “Do HongKongers like red wines more?” – 19/4/2017

信報專欄《美酒聖經》文章「港人偏愛紅酒?」HKEJ article “Do HongKongers like red wines more?” – 19/4/2017

港人偏愛紅酒?

葡萄酒有紅、白和粉紅(Rosé ,又稱桃紅酒),但即使近十年來普遍香港人對葡萄酒的認識加深很多,我們仍然屬於愛喝紅酒一族。

絕非忌「白」

外國酒莊代表和釀酒師經常問我,以香港和華南的食品、烹調方法和天氣,理應冰涼白酒會更受歡迎,為何坊間還是多見港人們吃中餐西菜時都是喝紅酒呢?有某幾位居港多年的飲食界外籍人士認為「華人對紅色有偏好,喜事就是大紅,喪事歸白,因此偏愛喝紅酒」,對此我真的未敢苟同,皆因中國盛產多種極具特色的烈酒,並統稱為「中國白酒」,是應酬飲宴中的受歡迎的高端酒品,假如中國人有這樣的白色忌諱,試問又為何常見中國白酒登上大雅之堂?

因為身體狀況、成長環境、年齡和文化差異等原因,世界各地國籍人士對於食物和飲品的喜好總有不同。「飲食」二字在今日的定義已經不單單用來賴以為生,大多數人都是以滿足口慾作大前提,導致不少城市人出現營養過剩或偏食情況。幸好近年有部分中外人士開始著重健康,挑選自身需要的飲食物品,故此坊間的飲食選擇百花齊放。2014年一份由挪威商業學院專家所做的博士論文引述,我們對飲食喜好的選擇有多個考慮因素,包括:健康、價錢、便捷度、心情、味道認知、天然材料含量、對體重影響、熟悉程度及民族道德傳統等,其中最重要的是價錢,然後就是食物或飲品的味道。論文指出,除了消費者對飲食產品認知等主要原因外,其生活文化背景對飲食喜好有極大影響,所以一個地區的消費者往往有它獨特的飲食偏好。

同住一個地區的人,往往都是同種族或基因類似的一群,受著一樣的天氣和生活文化及環境(包括宗教)影響,對個別飲料或食品的敏感程度相若,故飲食偏好多會相似。上述的挪威論文列出多個消費者飲食偏好背後原因,其中有兩個頗為有趣:一)生物學層面 — 例如人類愛甜厭苦的天性,但嗜甜行為會隨著年齡增長減少;另外,不同種族對味道敏感度各異和身體缺乏何種礦物或營養,大腦自然會發出訊息,改變口味。二)心理層面 – 一個人的自我形象、潛意識、心情、性格、價值觀、經驗,甚至有否被誤導等,都會改變觀感,好像假如有酒客看見酒瓶上貼有貴價高檔莊園,還要附上著名權威酒評人高度評價,他們對該瓶酒的預期多屬非常正面,相反,酒標只顯示名不經傳的酒莊,還要被告知評分極低,酒客多會不屑一喝 — 可見消費者們選擇飲食物品時常存偏見,且易受人云亦云的影響。

紅酒補血?

英國人愛喝清涼冰爽的啤酒和酒體雄渾的波爾多紅酒,上一代港人備受英國人喝酒習慣影響,老派人更曾認為紅酒比白酒補血有益,加上世界知名紅酒莊園品牌在港推廣已久,紅酒比白酒在香港市場受歡迎可說是根深蒂固;近代愛自主的年輕葡萄酒人消費力逐漸增加,白葡萄酒市場已算有明顯擴大。除卻中港市場普遍視紅酒為較高檔次葡萄酒,請客喝酒紅酒更體面等因由,我看華人向來覺得冰凍飲品比較寒涼,多喝可能容易引起不適,相信「室溫紅酒相對似乎更舒服安全」,而且酒與食物配搭不是華人喝葡萄酒主因,紅酒比白酒更普及的現象始終都會一直持續。

文:梁淑意

FullSizeRe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