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Net Diva article “The value of grape stems” 經濟通品味派專欄《酒意人生》文章「葡萄莖的價值」- 29/5/2017

ETNet Diva article “The value of grape stems” 經濟通品味派專欄《酒意人生》文章「葡萄莖的價值」- 29/5/2017

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travel_columnists_detail.php?columnists=winetasting&id=34889

我很喜歡品喝黑皮諾(Pinot Noir),愛它的優雅細緻,酒體輕盈適中的同時,丹寧如絲,口感不致太厚重,且酒味濃郁芳香,可淨飲或配襯不同地區的美食佳餚。當然,各國產區的黑皮諾因著風土和釀酒技術的分別,為市場提供了各具特色的美味黑皮諾。世界知名的法國布根地(Bourgogne,布爾岡)是黑皮諾發源地,Cote d’Or的村落有最適合黑皮諾愛清涼的內陸性氣候環境,釀出有深度的靈氣紅酒。新世界當然也有好的黑皮諾,我很欣賞澳洲雅拉河谷(Yarra Valley)及塔斯曼尼亞(Tasmania)、紐西蘭瑪爾堡(Marlborough)、馬丁堡(Martinborough)及中奧塔哥(Central Otago)、美國俄勒岡(Oregon)和聖巴巴拉(Santa Barbara)、南非Walker Bay等多地的出品。黑皮諾的酒特點是顏色淺,體態和丹寧輕柔,酸度充足,年輕版本有紫羅蘭和紅花、覆盆子、草莓等香氣和味道,成熟後會散發皮革、野味、紅棗和香料風味。總括來說,我覺得新世界黑皮諾的風格比布根地豐腴,中價酒的質素絕不遜色,很多時候甚至有較多性價比高的選擇。

Screen Shot 2017-07-17 at 2.01.30 PM

由於黑皮諾的外皮薄和葡萄特性,萃取丹寧和顏色或釀製澎湃型紅酒並不是釀酒師的目的,酒莊一般會盡量保留葡萄的香氣、酸度和優雅,保持剛好的丹寧量便好,故此釀酒期間的萃取法不會過於進取,運用新木桶的技巧也必須細膩,以免木桶強橫的味道蓋過酒應有的溫柔婉約。近年流行全球的黑皮諾釀製法是全串葡萄發酵法(Whole bunch fermentation,又稱whole cluster fermentation),即是收割時用人手整串葡萄採摘,保留葡萄的主莖,直接放進發酵缸,然後加入二氧化碳(CO2),進行發酵製酒。發酵和萃取期間保留葡萄莖,是古老的釀酒方法,戰前未有除莖機器時,是世上大部分釀酒區的釀酒法,近代主要應用在布根地和黑皮諾釀製產區,有個別切拉子(Syrah)產區也有採用,因為葡萄莖有助中和酸度,遇上較寒冷年份,可令酒的口感少些尖銳性,多一些圓潤。對丹寧高的葡萄來說,葡萄莖會被除去,以免酒的丹寧過多過硬。另外,不少釀酒師認為,成熟的葡萄莖可增加酒的香氣,更為黑皮諾酒的丹寧豐實結構及層次。 

連莖發酵製酒最好採用小型木桶,釀酒時較容易散熱,可降低發酵溫度約兩至三度,有利桶內酒液流動,方便下壓萃取和酵母移動。這種釀酒法的酒顏色較淺,因為莖會吸走顏色,而且最後酒精度一般會較低。進行全串葡萄發酵前,釀酒師必須小心檢查葡萄莖的成熟度,如果用過多生澀的葡萄莖,酒的苦澀味會突出,甚至影響酒質;因此,全串葡萄發酵法的運用,很視乎個別年份的收成質素。

文、圖:梁淑意 Rebecca Leung

 

Rebecca @ Cloudy Bay’s Barracks Vineyard, Marlborough, NZ – 6/3/09



紐西蘭的Cloudy Bay除了釀造其著名的Sauvignon Blanc葡萄外,近年也致力栽種其他品種如Riesling、Pinot Gris及Chardonnay,紅葡萄方面就只有Pinot Noir。Cloudy Bay的Pinot Noir主要是以25塊田的果實混配而成。片段中的是Cloudy Bay其中一塊重點黑皮諾葡萄田:Barracks Vineyard,此田位於Marlborough的Omaka谷。由於時近收成,工 作人員正忙於檢查葡萄成熟進度;從其果核頂部的綠色觀察看,距離拍攝當日大概兩星期便 可以收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