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專欄《美酒聖經》文章「烈酒新風潮」HK Economic Journal article “The spirits drift” – 11/8/2017

信報《美酒聖經》

烈酒新風潮 11/8/2017

信報《美酒聖經》文章「烈酒新風潮」- 11/8/2017

信報《美酒聖經》文章「烈酒新風潮」- 11/8/2017

隨著世界各地業內外人士對酒類認識加深,酒類國際市場變得愈來愈精彩,競爭自然越加激烈,加上雞尾酒風潮席捲全球,烈酒類消耗量急速增長。各大小品牌致力推出新產品,或羅致收購有潛力的新品牌,增加競爭力。除了威士忌和白蘭地名氣與普及度一直領風騷外,其餘烈酒類也加入戰團 — 前幾年有味伏特加(Flavoured Vodka)冒起,以型格包裝和產品種類多元化瘋魔年輕人,顛覆市場;近年的貴價精品氈酒(Craft Gin,又稱金酒或琴酒)和手工啤酒(Craft beer)的崛起則造就了大量主題酒肆,比起以前的酒吧只提供基本雞尾酒款式,現在絕對是百花齊放時代,北美大城市有些講究的高級酒吧和餐廳,體貼到連Gin & Tonic中放什麼水果、冰塊形狀與大小、香料和通力水等都有清單任君選擇,實在教幾多品酒之士心花怒放。

龍舌蘭酒(Tequila)看似相對較沈寂?外國酒界向有一說,認為「威士忌飲家其實都是龍舌蘭粉絲,只不過時辰未到」,龍舌蘭的好時辰似乎已經到來!其實美國市場過去十年的龍舌蘭銷售額上升一倍,其中以高價龍舌蘭酒進步最大,過去13年的整體升幅為六倍,非常驚人。現在很多中外酒吧的傳統龍舌蘭雞尾酒如Margarita、Tequila Sunrise或Tequila Sour都會採用上乘龍舌蘭酒,並加入不同的香料和水果,增添風味。外媒和酒業俱預期,龍舌蘭酒的走勢會保持凌厲,而月前酒界龍頭集團Diageo以高價78億港元收購由荷里活大明星佐治古尼(George Clooney)創立的墨西哥龍舌蘭酒品牌Casamigos,足證這酒未來的發展潛力。

佐治古尼創立

Casamigos是佐治古尼於2013年與富豪好友Rande Gerber(名模仙迪歌羅馥Cindy Crawford丈夫)無心插柳創立的 — 話說當年這兩家人到墨西哥渡假,墨西哥盛產龍舌蘭酒,為了喝到順滑好味而不會導致翌晨有宿醉的酒,兩人於是找來酒廠因應兩人口味生產,經過多輪反覆試味調校後,終於找出最理想的釀造方法,並投資生產,其時用意只作自用和送予親朋品嚐。也許兩人的酒量宏大和朋友眾多,酒廠負責人後來發現產量愈來愈多,要求申領牌照,兩人為求可以一直飲用愛酒,於是找來另一位好友Mike Meldman開設公司,正式建立Casamigos(西班牙語,有朋友家的意思)品牌,短短幾年已經躋身美國最受歡迎高端龍舌蘭酒之列;Diageo將之收購,連同旗下的龍舌蘭酒品牌包括Don Julio、DeLeon和Peligroso,明顯是對優質龍舌蘭酒前景樂觀。我們應預期未來會有不少相關的推廣營銷活動。

酒類市場大大受惠於用家對「寧願付較貴價格,也要喝好些」的追求,而冧酒(Rum)製作可以有很多變化空間,這幾年來歐美市面上陸續出現高質冧酒潮流,其發展潛力絕不比龍舌蘭酒遜色。港人到酒吧喜歡飲用以冧酒作基酒調配的Mojito、Pina Colada和長島冰茶(Long Island Iced Tea)等,淨飲冧酒較少,但隨著上乘冧酒日漸流行,我們將拭目以待即將到來的冧酒風潮。

文:梁淑意

信報專欄《美酒聖經》文章「杜羅酒區紅酒不容忽視」HKEJ article “Wines from Douro – One of the most underrated wine regions” – 14/7/2017

《美酒聖經》杜羅酒區紅酒不容忽視 14/7/2017

杜羅河谷盛產波特酒及雄渾紅酒,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也是葡國最古老釀酒產區。

杜羅河谷盛產波特酒及雄渾紅酒,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也是葡國最古老釀酒產區。

舊世界(即歐洲)產葡萄酒向來是本港飲家的寵兒,不論是本地酒商還是我的酒友學生,他們經常舉辦的酒局主題不外乎是法國、意大利、西班牙,甚至是德國,釀酒歷史不遜於以上國家的葡萄牙反而只有波特酒(Port wine)最為人熟悉,其他酒類如紅白酒和氣泡酒的滲透率仍然偏低。隨著品酒和飲食文化的改變,曾經在二十世紀中期至中後期瘋魔世界各國市場的半甜粉紅氣泡酒Mateus近年在香港亦甚少見,至此葡萄牙酒的市場佔有率亦見顯著下降。我的觀察所得,香港人其實對葡萄牙酒的口味頗為受落,我參與過好些僅有的本地葡萄牙酒宴,賓客們品試過後往往會改觀,覺得葡萄牙酒質素好,價格合理。波特酒組織Vintage Port Academy(年份波特酒學院)看準本港飲家偏愛飲用高端酒,近幾年定期安排具備教育性的課程和品酒會,已然把波特酒文化慢慢推廣;Wines of Portugal則偶爾在香港舉辦業內活動。

耕作困難

此外,杜羅河谷(Douro Valley)盛產波特酒及雄渾紅酒,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也是葡國最古老釀酒產區,極具重要性。隨著時代變遷,很多新一代莊主為求突破,除了保存固有傳統釀酒工藝之外,亦積極往外開拓眼界,爭取經驗,回饋杜羅區,好像區內五家優秀酒莊莊主於2003年自行組織Douro Boys,幾位莊主都知道揉合科技與傳統,對釀製更高質的葡萄酒有利,他們經常周遊各國巡迴推廣自家品牌餐酒,成績理想;這兩年則有新進組織The New Douro,集合十幾家有實力的酒莊,大部分酒莊都是以先進技術把杜羅傳統原生葡萄釀製成上乘餐酒為目的,並頻密籌辦品酒活動,推廣杜羅河谷。

月前我到過葡萄牙的波特市(Oporto)參與一場由The New Douro舉辦的品酒會,品嚐超過百餘款的紅白酒,因為航班時間關係,我未能品嚐他們準備的波特酒,但已經獲益良多。杜羅河谷耕作不容易,這片土地被三面環山包圍,隔絕大西洋吹來的清涼濕潤西風,擁有最典型的內陸性氣候,夏天特別炎熱乾燥,葡萄園集中在陡峭斜坡,土壤含片岩量高,極度適合耐熱葡萄外皮厚的原生紅葡萄,葡萄生長時間長,可培育出複雜性且成熟度高的果實。因為地勢關係,區內有起碼一半的葡萄園種於斜度達30度的山坡上,耕作困難,釀酒成本不低。

杜羅河谷紅酒顏色深邃,整體風格偏濃重,酸度中等,單寧綿密豐腴,果味多,一般都有使用法國橡木桶,增加香料辛辣和複雜感,夠結實,乾淨有層次,充滿熱情。在品酒會芸芸眾多杜羅河谷紅酒中,個人最有深刻好印象的包括:2014 Casa Ferreirinha Quinta da Leda、2014 Niepoort Batuta、2014 Quinta do Passadouro Touriga Franca、2014 Quinta do Vallado Douro Superior、2015 Symington Pombal do Vesuvio和2013 Quinta Nova Grande Reserva Referencia Red。

根據杜羅區內具有悠久歷史的酒莊Quinta Vale D. Maria的負責人Cristiano van Zeller透露,杜羅河谷暫未受近年備受關注的全球暖化對葡萄園的影響,葡萄收成仍屬正常水平,但區內酒莊仍會密切注視天氣對葡萄種植的改變,我衷心希望這情況可以一直維持吧!

文:梁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