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ine daily article “Sake of the Month” 頭條日報專欄《酒酣意濃》文章「Sake of the Month」- 11/6/2015

2015-06-11 頭條日報酒酣意濃——Sake of the Month

http://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95/20150611/340680/

常被問及哪裏的酒最吸引我,我永遠都啞口無言,可能是貪心,認為世界各地都有好酒劣品;又或者你可以說我不安份,因為我愛喝白酒時又無時無刻思念紅酒,經常想喝氣泡酒,偶爾會極度渴求飲用強化酒(Fortified wine),如砵酒(Port wine)或雪利酒(Sherry),近年多了喝日本清酒(Sake),所以一直覺得無法為「最愛酒」定下範疇或名字。

性格使然,對於名牌,無論是酒莊或時裝,我都不賣帳,只有覺得酒好喝,衣服好看且穿得舒服,才會真心喜歡——固然某些名牌有真材實料,製作人周密雕琢每一個細節,追求完美。我很幸運,品酒路上經常碰上極度優質的酒品。不計過去,只說最近兩個月,我已品嚐兩個十分美味的酒品,把他們當作WOTM(Wine of the Month,當月「醉」佳),它們就是波爾多的2007 Chateau La Mission Haut Brion和日本十四代秘酒。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3.27.46 PM

上月我帶朋友到波爾多,團中有人偏愛白酒,所以不得不領他們到波爾多生產優質白酒地區格拉夫Pessac-Leognan的一級莊園Chateau Haut Brion參觀和品酒。另有酒莊La Mission Haut Brion,酒莊安排我們品嚐二○○七年白酒,雖然○七年並非出色的年份,但酒莊仍能生產優秀的葡萄酒。二○○七的La Mission酒體豐厚,入口油滑,味道豐富,帶蜜蠟、檸檬、柑橘和柚子,複雜性強,層次多,香氣明顯,酸度充足又優雅,收結悠長,散發楊桃和檸檬皮氣息,很是吸引,讓人情不自禁,想一喝再喝。

至於今個月的十四代秘酒,說是醉佳,其實只想取其諧音,因為如此優雅的酒讓人微醺最好,不宜狂飲買醉。秘酒的意思是限量版,只提供特定的店舖,尤其珍貴。早前朋友牛一,特地買來賀壽飯聚,如此一瓶十四代秘酒充滿蜜瓜、檸檬、柚子和泉水清香,價值不菲,卻憑綽約風姿令人輕易迷醉愛上,因此六月還未到一半,我急不及待把它捧上WOTM神台,噢,不是,該叫SOTM—Sake of the Month!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3.27.55 PM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

Headline Daily article “I have a crush on sake” 頭條日報專欄《酒酣意濃》文章「可口清酒」- 8/Jan/2015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3.34.25 PM

酒酣意濃——可口清酒 2015-01-08
原文刊於:http://news.stheadline.com/dailynews/headline_news_detail_columnist.asp?id=315304&section_name=wtt&kw=95

 

最近我在facebook上寫了一句:「喝來喝去都是十四代,有沒有其他的?」給身邊朋友們冷嘲熱諷了一輪,因為十四代是日本清酒中的熱捧名牌,我在fb狀況寫上如此一句,朋友便說我在晒命。我一向都是極度「接地氣」的,從來不是愛晒命晒幸福(也沒有甚麼可以晒)的人,寫了那麼一句純粹想說說笑,並拋磚引玉,讓我的那些清酒專家朋友給點意見,分享有啥好清酒和值得嘗試的品牌而已。

十四代的名氣是否名過其實,我姑且不再次評論,因為十四代在清酒的名氣和位置儼如葡萄酒界中的拉菲紅酒(Chateau Lafite),好喝與否,跟價錢和名氣不一定成正比,總之我不會浪費過多金錢在被炒高的酒品上,卻又不會因為品牌被捧高而特意不喝,只要產品好、場合對、價錢合乎預算,我便會買來喝。

我不諳日語,又很少到日本考察,對日本清酒認識有限,只知道最基本的知識,亦會通過經常品試來增進經驗和了解。我平日喝大吟釀和純米大吟釀比較多,不論是吃日本餐或在家用膳,日本清酒都是非常好的佐餐酒,因為日本清酒的原材料是米和米麴,以之配搭亞洲米飯式及追求食物鮮味為主的餐飲菜式,十分匹配。

釀造清酒和釀製葡萄酒有很多相似之處,愈追求質素的酒廠,愈不吝嗇原材料,製造出來的酒質一般愈濃郁清醇。葡萄酒的葡萄壓榨次數不能太多,最好的葡萄汁就是用溫柔方法榨汁的free run juice,隨後過多的壓榨會釋出苦味,影響酒質;清酒的材料是玄米,米的外層含雜質較多,想要釀製玄米最純淨的精粹,便要利用精密機打磨,磨走的外層愈多,剩下的部份愈醇,釀製的酒愈乾淨香醇。我上周品嚐過的這瓶伯樂星殘響純米大吟釀清醇可口,有豐富的蜜瓜和水蜜桃風味,這酒只磨剩百分之八,是最願意犧牲成本的清酒。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3.33.27 PM

文、圖:梁淑意

頭條日報專欄《酒酣意濃》 —— 紅酒黑天鵝 3/3/2011


酒酣意濃 —— 紅酒黑天鵝
2011-03-03

今屆奧斯卡塵埃落定,有趣的是電視新聞不但公佈結果,更報道主持人扮相和換了幾多套禮服。也許是因為今次頒獎禮主持人組合年輕有活力,當時得令,俊男美女,看得人賞心悅目,一洗以往老成持重的感覺。不過論到品酒,到底是年輕好,還是成熟佳?上周只需一個下午,我便經歷既新且熟的品酒之旅。

話說最近「酒運」不俗,上周跟新派波爾多酒莊Chateau Tour de Mirambeau莊主Thibault Despagne共晉午餐,品嚐他主理的幾款葡萄酒。Despagne家族亦同時擁有Chateau Mont-Pérat,此酒莊因一本葡萄酒漫畫,在亞洲聲名大噪。我兩年前…

頭條日報專欄《酒酣意濃》 —— 自助品酒樂趣多 10/2/2011



酒酣意濃——自助品酒樂趣多
2011-02-10

兔年伊始,我謹祝各位來年心想事成,身體健康,酒愈喝愈好!

        自從○八年政府撤銷葡萄酒稅後,香港彷彿變成了葡萄酒天堂,整個行業儼然裝了Turbo般,高速發展。葡萄酒入口商、拍賣、展覽、出版、存貯、教育機構、酒舖等相關經營者的數字急增,甚至有投資者願意開一家釀酒廠自行釀酒內銷;香港要化身世界葡萄中心的勢頭似乎銳不可當。

        身為香港葡萄酒業一員,看到本港和內地的酒文化日漸成熟,當然覺得…

頭條日報專欄《酒酣意濃》 —— 葡萄酒Apps 20/1/2011


酒酣意濃——葡萄酒Apps
2011-01-20

上周跟傳媒朋友飯聚,除了是為了一嚐新開餐廳的菜式外,不外乎又是聊天八卦,閒扯下來,大家又是回歸到兩個社會近期最熱題目上:Apps——智能手機程式。作為緊貼潮流的傳媒人,我們一夥兒當然要交換最新情報,了解市場所需,互通好玩Apps消息。蘋果的Apps可說是本世紀最神奇的發明,因為深奧至百科全書,無聊到極點的遊戲Apps,實用工具如電筒、蚊香…

頭條日報專欄《酒酣意濃》 —— 特色掃街美食 13/1/2011


酒酣意濃——
特色掃街美食
2011-01-13

大概是假期的分佈,影響我的賀爾蒙分泌,彷彿每年的十一、二月都會努力拼搏,然後放個開心盡興的聖誕假期,休息養神。狂歡過後,踏進一、二月,工作的心機仍然欠奉,像是靜待農曆新年的來臨,直到過了新歲,會驚覺案頭工作堆積如山,才重新調節回戰鬥格。

        現在適值新曆年過渡農曆年期間,酒界相對寧靜,大多飯局都是年夜飯,我最近出席飲宴的…


頭條日報專欄《酒酣意濃》—— 春光乍洩與生牛肉 6/1/2011


酒酣意濃——
春光乍洩與生牛肉
2011-01-06

對阿根廷的印象,始於王家衛的舊作《春光乍洩》,戲內美景最為印象深刻,看著主角親密地跳著淒美探戈,脈搏不期然跟隨著音樂拍子震顛。前年年底,終於落實跑去學習阿根廷探戈,不經不覺已經過了一年有多,可惜期間因公務繁忙,又疏於練習,始終學藝未精,希望今年能投放多一點時間鑽研舞藝吧!

        阿根廷探戈的靈性溝通和曼妙舞姿誘人…

頭條日報專欄《酒酣意濃》 —— 品酒不是一份超級筍工 18/11/2010


酒酣意濃——
品酒不是超級筍工
2010-11-18

前兩天跟朋友聚舊,閒聊到工作,他們紛紛羨慕我,覺得我寓興趣於娛樂,看來悠閒舒暢,是份超級筍工。我承認,作為葡萄酒導師和專欄作家,絕對是榮幸;但我要重申,工作時,非常認真,有時甚為趕急,跟悠閒舒暢享受美酒是兩碼子的事。我有一個工作目標,就是終身學習,因為我很欣賞葡萄酒文化。

        幹這份工作,不是沒犧牲的,當然不是一般的時間心機,而是健康。雖然我們專業品酒時會吐酒,但口腔卻一定要與酒液接觸,所以口腔是首當其衝受到影響的器官⋯⋯



頭條日報專欄《酒酣意濃》 —— 我和Gen C的一個晚上 11/11/2010


酒酣意濃——
我和Gen C的一個晚上
2010-11-11

去了一趟南澳,得到寶貴品酒經驗外,我竟多了個奇怪的名字,叫Berecca Smith。我把名字寫在facebook status,香港的朋友不明所以,紛紛問我幹麼多了個花名,這要多得一群我在澳洲Coonawarra認識的年輕釀酒世代—— Gen C,我的花名是由他們賜予的。

        Gen C是Coonawarra當地葡萄酒協會剛成立的⋯⋯


頭條日報專欄《酒酣意濃》 —— 偷來兩小時 4/11/2010


酒酣意濃——
偷來兩小時
2010-11-04


在澳洲石灰岩海岸考察兩周,終於回來了。這兩月是香港酒壇最忙的時期,從澳洲歸來不到幾天,又要為今天開鑼的香港國際美酒展籌備幾個品酒項目,不太休息便繼續搏殺。

        作為葡萄酒業人士,到異地公幹一向都是由朝忙到晚,每天至少品嚐過百款以上的酒,與當地釀酒業不停交換意見,每晚返回住處,身心疲累。最奇怪的是,部份不知底蘊的朋友還道我是去旅遊玩樂,常問我好不好玩,有幾位厚面皮一族竟斗膽問我拿手信;我去的都是葡萄莊園的荒郊,那裏來的手信?真讓他們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