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專欄《美酒聖經》文章「認識南隆河優秀產區:Ventoux」HKEJ article “Ventoux – Wines with purity for pure enjoyment” – 13/7/2018

「認識南隆河優秀產區:Ventoux 」 信報 《美酒聖經》13/7/2018

IMG_7902

上次談過南隆河(Southern Rhone Valley)的Costieres de Nimes是值得發掘的葡萄酒產區,除此之外當地尚待探究的還有另一低調而高質地區馮杜(Ventoux)。馮杜在2009年以前叫馮杜丘(Cotes du Ventoux),後來正式易名為馮杜,名字源自附近的馮杜山(Mont Ventoux),馮杜山是阿爾卑斯(Alps)一部分,憑著1912米高度屹立於此成為普羅旺斯區最高的山脈,有「普羅旺斯之巨人」之稱,更有氣勢別名「普羅旺斯的野獸」,其高聳威勢令人望之生畏。然而馮杜山脈懷抱著的土地卻孕育出氣度不凡得來優雅的葡萄酒,且更因為悠久歷史及周遭生態環境上佳而在1990年被列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生物圈保護區,足見當地農業對環境有多尊重和愛護。

馮杜有兩千多年釀酒歷史,位於阿維翁(Avignon)的東北面,從後者開車約四十分鐘便到達葡萄園之地,這裏面積大,為隆河酒區中以至整個法國中最大之一,比教皇新堡(Chateauneuf-du-Pape)大兩倍,比北隆河的Cote Rotie更是大二十倍之多!馮杜山頂長年都是蓋著一片白,冬天時份確是雪,但夏日山上白濛濛的其實是石灰岩,可想而知馮杜的主要土壤乃貧瘠的石灰岩,另外還夾雜石灰岩分解出來的紅土、砂岩、赭石、礫石、鵝卵石及沖積土等其他土壤種類。

馮杜在地理上坐享典型地中海氣候,但其位置和山勢關係,午後至晚上較清涼,讓這裏擁有不一樣的風土。氣候轉變令地球平均溫度上升,世界各地多個酒區不但出現極端天氣,夏天亦愈來愈熱,構成一定威脅,例如葡萄成熟度不平衡或個別品種會被熱壞;對馮杜區而言較熱天氣反而變成有利條件,因為二十多年前這裏的農夫偶爾會擔心葡萄的成熟度,但現在因為日照時間長,葡萄成熟度理想,園主反而要留意葡萄的酸度是否充分,足以平衡成熟果味和酒體。此處最優秀的葡萄園主要集中在較高地勢約海拔四、五百米左右,靠明顯日夜溫差保留葡萄酸度,並延長葡萄留在樹上的時間以增加複雜性,故此這裏的優秀酒釀以鮮香果味為主幹且平衡度高。

跟其他南隆河產區類同,馮杜的葡萄品種都是以歌海娜(Grenache)、切拉子(Syrah)、慕合懷特(Mouvedre)、佳麗釀(Carignan)及神索(Cinsault)等,紅酒佔總產量六成,其餘三成多是粉紅酒,還有百分之四白酒,出口市場比率只是三成半,所以本港市面上所見到的Ventoux酒不多,主要都是紅酒,偶爾會見到粉紅酒,白酒卻非常少見。馮杜紅酒有不同風味,以歌海娜為主或全單一品種的,紅黑水果風味豐足,切拉子當主角的則有典型胡椒味和有如砂質般的絲絨感,回甘更有礦物香味。整體來說,相比南隆河其他產區,馮杜的紅酒較突出的是那優雅酸度和跳脫活力,即使酒體都是豐滿類型,入口都相當怡人清爽。

文:梁淑意

信報專欄《美酒聖經》文章「隱藏於隆河南端的明珠」HKEJ article “The underrated region in S.Rhone – Costières de Nîmes” – 22/6/2018

IMG_6786

隱藏於隆河南端的明珠

信報 22/6/2018

隆河(Rhone Valley)產區眾多,各區擁有獨特風土環境,適合種植多款葡萄,更利於生產風味多元的葡萄酒,香港市場最受歡迎還是較著名的那幾個,中高端的有教皇新堡(Chateauneuf-du-Pape)、Hermitage、Condrieu、Cote Rotie,經濟實惠的則有St Joseph、Cornas、Cote du Rhones等,較少人會留意Costières de Nîmes和Ventoux。隆河最引人入勝的地方,是多個產區風土各具特色,每次談論個別產區都絕不能以偏概全,需要熟讀和多品嚐各區佳釀,才堪稱是隆河專家。今次先談談Costières de Nîmes。

Costières de Nîmes位處隆河最南端,夾在普羅旺斯和隆河地區之間,在1951年是屬於南法郎多克(Languedoc)的Costières de Gard之內,但在1989年正式易名為Costières de Nîmes,到2004年則被歸納於隆河酒區範圍內。有別於北隆河的內陸性氣候,Costières de Nîmes是極典型的地中海氣候地區,冬天溫和,夏天乾燥炎熱,陽光充沛,每年約有二百五十至三百天的有陽光日子,全年日照時間共有2700小時,日夜溫差大,雨水集中在深秋,擁有這些天賦條件,葡萄充分成熟是必然的,即使偶爾會有季候風吹襲,但亦可保持葡萄園乾爽,倖免於被霉菌青睞。這裏夏天日間雖然炎熱,但畢竟接近海洋,每天下午開始便開始吹來清涼海風,氣溫得到調節,葡萄酸度、香氣和清新果味得以保留。

雄踞著西歐最大河流三角洲地帶,Costières de Nîmes其實是法國最古老葡萄園的所在地。公元前五百年希臘人已經在此種植葡萄,之後再由羅馬人接手,然後更將之發揚光大。到了公元八世紀,教會修士開始在修道院附近廣泛種植葡萄並釀酒,到了十七世紀時受惠於較完善鐵路交通網絡和灌溉技術,葡萄園和釀酒業發展一日千里。到了近代,經歷過蚜蟲侵襲和戰爭的影響,到了戰後才慢慢恢復元氣,直至最近二十多年,酒質愈做愈好。當地土壤有大量的鵝卵石夾雜碎沙、石灰岩和一些名叫Gress的砂石,外貌呈紅黃色,泥土緊密結合,風蝕難以破壞結構,並可在炎夏儲存足夠水份,同時排水能力也夠高,葡萄樹根部可保持清涼,免得熱壞。相比教皇新堡,這裏的季候風勢稍稍溫和點,海洋氣候影響亦較明顯。Costières de Nîmes近代愈來愈多以持續性耕作法(Sustainable viticulture)打理莊園,而這裡的生產超過一半是紅酒,約四成粉紅酒,餘下的不足一成是白酒。主要紅葡萄包括切拉子(Syrah)、歌海娜(Grenache)、Mourvedre,另外還有Carignan、Cinsault和Marsellan。白葡萄方面Grenache Blanc、Roussanne、Marsanne,其餘尚有Clairette、Bourboulenc、Macabeu、Vermentino和Viognier等等。這裏的紅酒風味有著隆河標誌性的香料辛辣,相比勾兌較多歌海娜葡萄的教皇新堡酒,Costieres de Nimes雖然以切拉子為主幹,但此處的切拉子比教皇新堡的紅色水果味來得明顯,酸度也甚高,口感更清新,相信這就是午後涼風吹送的貢獻,致令葡萄的酸度保留能力略高一籌。粉紅酒和白酒風格偏向簡單直接,複雜欠奉,倒是勝在平易近人;在炎炎夏日將之冰鎮飲用尤其適合,屬於派對開心飲用酒類型。

文:梁淑意

罐裝俄勒岡黑皮諾紅酒 Canned Pinot Noir from Oregon

俄勒岡Willamette Valley罐裝黑皮諾(375毫升)

俄勒岡Willamette Valley罐裝黑皮諾(375毫升)

美國俄勒岡Willamette Valley Underwood罐裝黑皮諾(375毫升),風格簡單清晰,充滿紅莓、櫻桃和士多啤梨味道,酸度適中,複雜欠奉,但勝在清香且容易入口;稍稍將之冰鎮應更可口,在美國賣24美元四罐,不知道香港消費者會否捧場?

使用鋁罐包裝葡萄酒並非新鮮事,但相對玻璃瓶還是算小數,尤其香港以致亞洲市場,顧客還是喜歡玻璃瓶裝酒,認為格調較高,甚至認為質素較好。我覺得供早日飲用的酒類,使用鋁罐包裝概念不俗,方便攜帶又不易打破。唯一我憂慮的是鋁罐內層防止金屬滲透的BPA薄膜會否隨時間受破壞(或溶解?!),導致葡萄酒直接接觸到鋁質(或BPA本身是否會釋出有害物質)。

“Underwood Oregon Willamette Valley Pinot Noir” in a 375ml can, how does that sound?  Not a wine with complexity but is highly approachable, fragrant with fresh cherries, raspberries and strawberries characters. US$24 for 4 cans, not bad indeed, esp. for Oregon Pinot Noirs.

Canned wine is nothing new but still atypical, especially in the HKG / Asian market. Winery emphasises that they “believe that the contents are more important than the container…” Aluminum can is convenient & sturdy, I think it is fine to can-pack wines for early consumption. I just wonder whether the metal flavours would eventually leak through the BPA liner hence a metal (or even the BPA itself!) contamination after a certain period of shelf time.

 

信報專欄《美酒聖經》文章「柔雅小清新-布爾岡氣泡酒」HKEJ article “The delicately fresh Crémant de Bourgogne” – 1/6/2018

柔雅小清新-布爾岡氣泡酒

香港《信報》1/6/2018

大家愛喝酒,可以是因為歷史、文化或風氣;愛喝氣泡酒,倒不需要理由,大概單純的認為對口味便令人信服。市面上含氣泡飲料多不勝數,除了個別天然有氣泉水、經發酵的啤酒及氣泡酒之外,氣泡可以經由人工加壓加入。氣泡酒和啤酒歷史悠久,

到了十八世紀,出現人工加壓,把水溶性二氧化碳加入液體的含氣泡飲品,至今面世超過二百五十年,背後原因就是獨特的氣泡入口後給舌頭帶來的歡愉無限。我們舌頭上的感酸部位對氣泡尤其敏感;學術研究發現,喝一口含氣泡飲品,口腔黏膜所含的酵素會把游離二氧化碳轉化成碳酸,碳酸觸碰我們的神經末梢,讓舌頭有輕微「被咬」或「爆炸」感覺,換來的是舒服又痛快興奮。

氣泡飲料包羅萬有,以不同製法所產生的氣泡為我們口感所帶來的適意煥發自然也有分別,一般情況下,人工加入的氣泡往往比天然產生的體積較大,持久力也相對短,故此我們飲用普通汽水,會覺得有一輪「轟炸」感後便無後續,相反,開喝一瓶傳統製法釀的優質氣泡酒,氣泡口感細緻均勻,輕嚐慢嚐後仍有氣泡感,這就必須讚嘆「天然」的神奇了。

傳統製法是氣泡酒中最受尊崇的釀酒法,因為製作時間長,成本高:葡萄酒經過兩次發酵,而第二次發酵必須在瓶內開始到完成,然後連渣滓陳放經年,讓成熟韻味育成,最後才出廠售賣到用家手中。瓶內陳年正是傳統氣泡酒製法的殺著,因為微細氣泡和酒中的麵包糠、餅乾、菜乾、烤多士等風味就是從這個漫長過程蘊育出來。

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香檳外,布爾岡的氣泡酒(Crémant de Bourgogne)也是傳統製法中的好選擇。布爾岡氣泡酒的重鎮和發源地是Côte Chalonnais的Rully,然而當大家老是以為布爾岡多個重要地段例如Vosne-Romanée只種植形象貴重的葡萄,這裏的部分紅葡萄其實也用作釀造氣泡酒,因為布爾岡其他每一條村落的紅白葡萄當中,總有些是用來釀製布爾岡氣泡酒的。布爾岡氣泡酒冠名產區在1975年成立,有白和桃紅(即rosé,或稱粉紅)兩色,種植和釀製法例嚴謹認真,葡萄農和釀酒師處理氣泡酒葡萄的小心程度不比當地一般紅白酒差分毫,其零售價更是香檳之後最高的法國氣泡酒,絕對有一定程度的身分象徵。布爾岡氣泡酒的主要葡萄是黑皮諾(Pinot Noir)和霞多麗(Chardonnay),還有其他法定葡萄品種包括佳美(Gamay,紅葡萄)、Aligoté(白)、Melon(白)及Sacy(白)等,風格輕爽優雅,豐盈滑溜。

布爾岡氣泡酒的連渣陳年時間比香檳的稍短,最少要九個月,風格清新柔滑;由前年開始,當地多了兩個冠名:Eminent和Grande Eminent,前者需連渣陳年最少兩年,而後者需謹守的法例更嚴,包括壓榨限制、連渣陳年最少三年、白氣泡酒只能使用黑皮諾和霞多麗,桃紅酒則可使用最多兩成佳美、除渣(Disgorgement)三個月後方能出廠等等,提高整體酒質,以保市場競爭力。

文、圖:梁淑意

IMG_6126

Piger Henricus Gin – 10/1/2018

日前喝過這瓶加拿大魁北克的微型蒸餾廠Les Distillateurs Subversifs出品的毯酒Piger Henricus Gin,風格和做法跟一般的London dry gin差不多,用料都是常見的杜松子、香菜、當歸、檸檬皮小荳蔻等,但還有一款很少見的材料:防風草,據說會讓酒更添花香,我品喝了覺得此酒甚是含蓄輕盈,稍嫌不夠香。

Had this Piger Henricus Gin which is produced in Quebec, made of traditional gin botanicals & the unusual parsnip, quite a light and subtle one, was expecting more fragrance.

Piger Henricus Gin

Piger Henricus Gin

文、圖:梁淑意@醉美麗 By Rebecca Leung@WineisBeautiful.com

ETNet Diva article “Rum – Pirates’ romance” 經濟通品味派《酒意人生》文章「朗姆酒 – 海盜抽雪茄的永恆配搭」- 14/8/2017

14/08/2017 經濟通品味派《酒意人生》文章

原文刊於: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article.php?section=travel&catalias=winetasting&id=35267

朗姆酒—海盜抽雪茄的永恒配搭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1.12.58 PM

記得以前上酒課時知道要同時學習烈酒(Spirits),感覺好奇又具難度,因為除了威士忌(Whisky)和拔蘭地(Brandy)之外,當時的我對其他烈酒認識非常淺。我對威士忌和拔蘭地了解較深,是因為以前我曾任職洋酒代理公司,那時為了工作,不得不惡補這兩種烈酒的產品知識,若論真正愛上品嚐,倒是後來人成熟了,口味和眼界擴闊了,方明白好的烈酒是寶貝,而懂得鑑賞優質烈酒更是高深藝術。及至我認真上了酒課,念了書,開始嘗試接觸其他各式烈酒和雞尾酒,我像是開了竅,明白到不同酒類在世界各地都有著很重要的飲食文化地位,對烈酒的發展史和多樣化更覺著迷。

烈酒中,拔蘭地和威士忌受歡迎和普及,是人皆共知的事,近年新式雞尾酒潮流吹得熾熱,連帶別種酒類如伏特加(Vodka)和毯酒(Gin)都火紅起來,尤其以精品蒸餾廠出品更見受歡迎。這兩年龍舌蘭酒(Tequila)和朗姆酒(Rum)亦不輸蝕,坊間愈來愈多有質素的精品出現。烈酒歷史與世界各國發展史關係密切,也跟產酒的農業息息相關。朗姆酒就是一例:朗姆酒的原材料是甘蔗(或又甘蔗汁提煉而成的糖蜜),據估計在一萬多年前在已經在新畿内亞有種植,慢慢輾轉傳到印尼、印度、菲律賓、中國等地,到公元前三百二十多年時又由阿里山大帝從印度帶到地中海區域。公元七世紀,當時甘蔗已經在北非和地中海盆地落地生根,人民更學懂從植物中飲用甜汁,甚或將之煮食加甜以致發酵成酒。到十五世紀末,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以後,他把甘蔗帶到這裏種植於溫暖而雨水充足的加勒比海地帶,誰會想到以後這裏就是朗姆酒的天堂?

十六世紀,歐洲強國在美洲激烈爭地殖民:西班牙佔領了古巴、波多黎各和牙買加、法國要了毛里裘斯、英國拿下了巴巴多斯、葡萄牙人得到了巴西,也種植了大量甘蔗,這裏漸漸成為了甘蔗重地,產量非常高。到了十七世紀,上述殖民地的奴隸工人發現可用糖蜜發酵成酒,後來出現蒸餾技術,能夠濃縮酒精度和清除酒的雜質,朗姆酒的雛型就這樣誕生。時至今日,除了加勒比海雄霸了大部分生產量,世界各地都有釀造朗姆酒,近年更多了精品酒廠,專門釀製優質的朗姆酒。市面上的朗姆酒主要使用糖蜜為生產原料,發酵前必須經過稀釋過程,亦有個別酒廠採用甘蔗汁,毋需稀釋,可直接進行發酵成酒,然後進行蒸餾。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1.11.12 PM

巴巴多斯(Barbados)曾經是英國殖民地,殖民歷史長達數百年,主要生產甘蔗和朗姆酒,是當地主要的外匯收入來源。1966年獨立後,漸漸成為旅遊熱點,遊人到此都會參觀朗姆酒廠。

愛抽煙的朋友或許覺得威士忌是煙草的好拍檔,但抽雪茄的話,朗姆酒則被譽為是最永恒配搭。西方國家一向認為,吸雪茄時加上一杯朗姆酒,聽或唱著有關海盜的歌曲音樂,就是經典的傳統—很多歐西海盜電影中常見的就是雪茄朗姆酒,大家不妨留意。

下次會續談更多有關朗姆酒的事。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

來自美國的熱情 – 2013 Ridge Rousten Cabernet Franc – 31/7/2017

Lots of ripened blackcurrants, blueberry jam & vanilla, adequate alcohol level.

好熟的黑加侖子、藍莓果醬和雲呢拿味,酒精度適中,盲品的話,一個不留神,一定會以為是赤霞珠 (Cabernet Sauvignon)的!

Tasted on 31/7/2017

2013 Ridge Rousten Cabernet Franc

2013 Ridge Rousten Cabernet Franc

 

信報專欄《美酒聖經》文章「結霜與葡萄收成」HKEJ article “How damaging is frost to vines” – 28/7/2017

結霜與葡萄收成 28/7/2017

結霜與葡萄收成

結霜與葡萄收成

最近酒界新聞離不開法國多地葡萄園飽受霜害及冰雹蹂躪,當地農業部預算2017總收成量比去年減少一成七,他們表示2017情況比同為「霜害年份」1991年似乎更壞。

何謂結霜?

法國葡萄圈今年可說是交上霜降霉運,波爾多(Bordeaux)的收成比2016年大幅減少五成,雖香檳(Champagne)影響不大,但布根地(Bourgogne,又稱布爾岡)中,主要以夏布萊(Chablis)和夜丘(Cote de Nuits)及部分寶祖利(Beaujolais)個別特級莊園最受破壞。其他地區如阿爾薩斯(Alsace)、羅亞河谷(Loire Valley)、南隆河(Southern Rhone)和南法都因霜害而產量下跌幾個百分點至幾成不等。

暑天愈來愈炎熱的香港,跟霜降好像沒有太大關係,只要偶爾在某一年的嚴冬裏聽到天文台警報大帽山山頂結霜,便已經是大新聞,其實霜降在外國很普通,在葡萄種植區實屬常見,至於出現時是否有害,便要看時節了。結霜泛指泥土以上約兩米之內的氣溫降至零度以下,寒冷環境導致葡萄樹植物內組織結冰,故並非一定是我們肉眼所看見白濛濛一片便叫有破壞力的結霜冰封。

適合種植葡萄的區域,一般都是四季分明,冬天寒冷,葡萄樹處於冬眠狀態,植物通過脫水休養生息,細胞會有自我保護機制,不會太怕冷,只要氣溫不至於過低如攝氏(下同)零下十度以下,就算出現霜降的話,也不會有太大破壞性 — 當然,這還是要視乎葡萄品種及耕作模式等其他因素。到了春季,天氣回暖,萬物重生,葡萄樹已然萌芽,假如氣溫突降至零下二三度,正處於成長期的植物內組織含水量高,因而結霜,葡萄樹幼嫩部位如幼芽、葉子和花序等可能會被「冰壞」破裂,葡萄樹或會因而促生基部芽,可是這些幼芽的質素較差,最後能結成優質果實的質量便會不及,直接影響最後收成。

兩大類霜害

夏天出現結霜機會通常較低,但內陸地區日夜溫差大,尤其高地葡萄園,夏末初秋時分果實未完全成熟,若出現結霜,葉子會丟落,「吃不飽」的葡萄要發展到最完滿成熟便有困難,酒質將備受影響。整體來說,清涼產區出現霜害次數較多,但炎熱地區也不無隱憂,因這些地區萌芽時間早,如果春天一旦有寒流經過,後果可以十分嚴重。

霜害大致可分成兩種:平流霜害和輻射霜害,前者會有凜冽寒風吹襲,可以迅速降溫,且防不勝防,造成破壞;輻射霜害則較常見,當天空沒有風和雲,又出現乾冷空氣,植物和土壤溫度比天空溫暖得多時,熱力會被它們放射到周遭環境,葡萄樹溫度因而急降,出現霜害,還好這種霜害較易預測和防備。

不要一味以為「霜害年份」的酒質便是次貨,結霜不是農夫和釀酒師們想碰見的天災,但卻未必一定破壞葡萄質素,大多數結霜主要會衝擊產量,減少收成,因此葡萄農還是會盡力防備結霜,常用方法有選址和栽種耐寒品種,另外改善葡萄樹環境以便透氣、進行灑水、興建戶外風扇及多種耕作模式,都是現有防霜法,但畢竟人算不如天算,坊間沒有一種方法是絕對完美的。

文:梁淑意

瑞士的Cornalin紅葡萄

前幾天上載的一幅相,問大家知否相中葡萄酒是什麼品種:

有人知道這紅酒的品種是什麼嗎?

Screen Shot 2017-07-20 at 7.59.59 PM

其實這Cornalin是瑞士的原生葡萄,我早前到葡萄牙時轉機途經日內瓦機場,看見這酒,好奇心起便買回港與友品試。Cornalin早在十四世紀已經出現,又稱Rouge dy Pays,於1972年被正名為Cornalin,來自意大利Valle d’Aosta,父母是Petit Rouge和Mayolet,輾轉間來到瑞士落地生根;屬遲熟品種,但生長期間不易打理,一旦葡萄樹活力過盛,酒質便會未如理想,故在二十世紀初曾遭瑞士農夫嫌棄,減少栽種,一直到近幾十年當地酒業再次投放資源培育此品種,並用以釀製果香豐盈的鮮香清爽紅酒,近年被視為瑞士Valais區標誌性葡萄品種。Cornalin顏色呈深紫,充滿紫羅蘭香氣和覆盆子葉氣息,酸度和丹寧量中等,回味有少許苦澀,這瓶2014 Julius Cornalin有明顯的紫羅蘭、覆盆子、藍莓香氣,入口的味道相若,有雪松木味,不過稍嫌苦澀味明顯,收結甚短,質素很一般,有點失望。

雖然是次葡萄酒不是什麼佳釀美酒,總算叫作多學習一個冷門品種吧!

Tasted on 14/7/2017

經濟通品味派網頁專欄《酒意人生》文章「意大利的南部美人」 – 12/7/2017

經濟通品味派網頁專欄《酒意人生》文章「意大利的南部美人」ETNet DIVA column article “Aglianico – the exquisite beauty from Southern Italy ”

12/7/2017

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travel_columnists_detail.php?columnists=winetasting&id=35107

上次介紹過意大利南部優質紅葡萄品種艾格尼科(Aglianico)、Taurasi DOCG及 Feudi di San Gregorio,今天繼續談談我較早前的品酒會品試酒筆記:

Screen Shot 2017-07-20 at 7.51.42 PM

2012 Aglianico del Vulture Feudi di San Gregorio──這位佳麗來自Basilicata的北部DOC冠名產區,乃區內唯一的DOC,葡萄園集中在高地,土壤含有大量的火山岩石,是顯露艾格尼科的其中一個主要地區。此酒的風格形同酒瓶上的標籤般,都是紫紅鮮豔,充滿活力。鮮香黑紅色水果味豐富,容易入口,酒體與丹寧量同屬中等,質地順滑,綿柔細軟,酸度平衡和諧,酒精感不算高,毋需等待或透氣太久便可,個性直接,整體感覺平易近人,複雜性不算強,現在已經適合飲用。

2014 Rubrato Aglianico Feudi di San Gregorio──這是屬於Campania產區的Irpinia Aglianico DOC,是試酒當日我非常喜歡的其中一款酒!以百分百艾格尼科釀製,此酒花了約八至十個月時間陳放於不鏽鋼酒缸內,出廠前於瓶內陳藏半年光景,以保持艾格尼科最清香的一面來釀酒,因此風格亮麗,酒香撲鼻:紫羅蘭、黑莓、黑李子、西洋甘草,芬芳馥郁,入口味道相若,丹寧量高,口感飽滿,中段有誘人紅櫻桃、蔓越莓和香料,結構緊密,收結悠長,現在品喝已經是享受,但酒力有勁,仍可窖藏最少五年,當可挑戰閣下忍耐力!

2014 Lacryma Christi Rosso Feudi di San Gregorio──為Campania的產區,屬Lacryma Christi Rosso Vesuvio DOC,產區名字充滿宗教浪漫感,Lacryma Christi的意思是基督之淚,源自傳說基督升上天堂之際回望世界,驟見那不勒斯灣和維蘇威火山的美景,喜極而泣,眼淚灑在維蘇威火山山坡之上,葡萄樹隨即在該處叢生。另一說法是依據羅馬時期修士們在當地的釀製此酒方法,因為古時沒有過濾設備,負責釀酒的修士會讓酒通過畫布,藉此把酒澄清,酒液穿過畫布時的滴漏狀態猶如淚水,因而得名。這酒由兩個紅葡萄品種混合而成:Piedirosso(又稱Palombina)和艾格尼科,前者是Campania的原生品種,擁有特色的紅莖和分三岔樹枝,貌似紅色鴿子腳,尤其鍾情乾爽的火山岩石泥土,常釀出含有絲絲鹹香的紅酒。我在試酒會當日給此酒相當高的評價,認為這酒的果味極為吸引,豐盈有層次,雖然不是用作長期陳放的酒,但入口清爽而有質感內涵,特別愛那紅李子、覆盆子、桑葚和雪松木,酒體厚而平衡,餘韻乾淨溫柔,現在喝非常適合 。

下次會分享我最後一部分的品酒筆記。

入口商:Sino Vantage Asia Ltd.

文、圖:梁淑意 Rebecca L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