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有風水命理之說,今年家宅是有點不寧。自年初父母相繼入院出院,母親回多倫多休養,以為會告一段落,豈料上月父親在家中樓梯跌倒,嚴重受傷,頭骨裂了且腦出血,幸好最後甦醒過來,但失去部份認知能力和記憶,現正接受復康訓練;期間又得知母親眼晴有黃班病變,要立即回港做手術。這幾星期大部份時間都在接載家人工人往返醫院,我活像個職業司機,噢,應是個大雨下的職業司機才對。

工作也忙碌得很,Vinexpo前前後後未停過,下星期六又要起程出發到意大利Tuscany走訪酒莊,七月回港後應要忙授課和自己各樣寫作工務…

其實以上這些東西本不想寫,好像常在訴苦般,但近日真有點心力交瘁,「撐」得辛苦,很想跟大家分享心事,請各位不要介意。

倦 – 確很倦!前晚出席由傅明憲及一衆男女拔萃、喇沙舊生發起的Inter-School Reunion酒會,碰到舊友Angela,她還道看我Facebook的各式events相片,羨慕我多姿多采的生活 — 大部份的吃喝喝其實也是工作而已,且最近也沒甚心情玩樂party。

不過,心情不佳還心情不佳,世界仍會轉,生活還是要過,上月本應要慶祝一個特別日子,原定在Vinexpo前一個週末(23/5/08)到澳門散心豪食,但爸爸睡在醫院,改了到Landmark的L'Atelier de Joel Robuchon吃晚飯,兩個人都要了Tasting Menu,另點了同是1998年,也同是約千多塊的 Veuve Clicquot Ponsardin La Grande Dame Champagne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375ml)[要駕車,不多喝了。],兩者都很delicious。貫穿整頓晚餐的La Grande Dame果味充沛,高酸度足可振奮略頹靡的精神,酒味非常富有青春氣息而不失深度。範圍廣,從蘋果水蜜桃,到茉莉花山竹甜香,妙曼餘韻縈轉喉頭間,教我暫忘煩憂俗務,投進微醺世界。

1998 Veuve Clicquot Ponsardin La Grande Dame Champagne:

Tasting Menu盛惠每位HK$1,850,有九道菜,色香味俱佳,份量不少,我吃罷全部course後肚皮「撐」到上頭頂!值得一讚是服務,很貼心週到,侍酒亦非常專業。

下圖為其中一項菜式: Salad of tomato, olive oil with basil, tomato jelly topped with mozzarella

人家常認為到Robuchon而不點First Growth 波爾多fine wines會有點浪費,我不盡同意,總之一切都是要視乎情況啦。我外出fine dining不一定要Bordeaux,因除了Bordeaux classified growths,世界上還有許多其他好酒。不過,23/5這夜因食物、氣氛、價錢各方面的關係,便要了支半瓶裝的98 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甫下杯花香氣迫人,入口丹寧舒服,梅子味是核心,隨時間溢出藍莓、礦物及少許泥土氣息,骨架結實,韻味高雅,收結長,配着我那raw、十分juicy的Kagoshima beef with horseradish mustard sauce,絕對是一大享受!

1998 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Kagoshima beef with horseradish mustard sauce:

我的至愛 – 芝士拼盤,推介要試Cabri Ariegeois & Epoisses:

生活的事迫得太緊,人便需要減壓。想藉着運動卸去壓迫感,但惰性加超忙的時間表不太容許,我選擇了焗桑拿:把自己困在桑拿房內至少廿分鐘,出一身汗,排清毒素,冀望連同抑悶感也排走;繼而開個全冷水花灑照頭淋,刺激交感神經系統,喚醒體內小宇宙,重新作戰真的很爽,人也感覺輕了,壓力也少了!

這幾個月跟意大利關係密切,難捨難離,早前VinitalyVerona棣屬Veneto區,盛產Amarone,今天一於跟大家簡單分享以下四瓶酒的個人意見(注意: 下列價錢乃本年初減稅前舊價)

Mar – June/08 @ Home

2004 Luigi Righetti Amarone della Valpolicella DOC Classico (HK$285, Castello del Vino)- 入口瘦弱,水水的,無複雜度,無深度,流於單薄。

2004 Zonin Amarone della Valpolicella DOC (HK$348, Castello del Vino)– 中等酒體,各項表現不過不失,是「樣樣有啲」但不能impress你的酒;勝在酒標精美。

2004 Zenato Amarone della Valpolicella DOC Classico (HK$438, Castello del Vino)– 非常好的酒,果味澎湃但絕不是新世界酒類的fruit bomb型,而是誘人的馥郁。入口有層次具貴氣,酸度不算高但叫可接受;酒精雖高,但豐盈濃郁果味剛需要如此這般配搭,我不停添飲足以證明是好酒。餘韻很長很長,very enjoyable,很「撐」得!

2003 Allegrini Amarone della Valpolicella DOC Classico (HK$638, Watson’s Wine Cellar) – 最貴但最平凡無性格,結論是:不值!(Not budget!現在的offer price都要HK$458呀。)

OK,一口氣和你們分享著這些那些,已抒發走大部份積藏心底的悶鬱,我又「撐」起來重新走路,猶如電腦full system scan清走virus再restart,好多了;也希望你們會繼續「撐」我吧,先謝過喇!

最後,希望各位父親有個快樂温馨的父親節,我當然要祝仍留在復康醫院的爸爸早日康復,「爸,請努力,I love you forever!」

解答問題

有Blog友留言問: 「想請教redwine內含的sulphite,用量是否限制?咩情形必須標籤?side effect有多大?tks」

答:

釀酒過程中,釀酒師會加入二氧化硫(Sulfur Dioxide / SO2),以防止酒氧化及酸化。亞硫酸鹽(Sulphites)亦有助維持紅酒顏色流失。

根據歐盟限制,紅酒內最多可含有160mg/l的亞硫酸鹽,白酒則可含有210mg/l,甜酒最高可含有260mg/l。

由於有很多人對二氧化硫有過敏反應,多國均要求產品標籤上須印有亞硫酸鹽含量。歐盟、美國、南非及澳紐規定酒內若含有超過10mg/l二氧化硫的話,便必需在招紙上註明酒內含有亞硫酸鹽。

不肯定問的“side effect”是對人體還是酒味;簡單說,酒有過多二氧化硫會有類似燒火柴、燃燒膠類物品或樟腦丸等氣味。

 

以水為例,11mg/l已是一般人能嗅出二氧化硫的水平,而酒要約100mg/l至200mg/l,因酒的酸及酒精會稍為影響判斷;具經驗的專業品酒員在20至30mg/l的水平已可辨出,最低辨別水平要視乎酒類及風格。

美國食物及藥物管理局(The Food & Drug Administration / FDA)估計,每一百名人士當中便有一位對亞硫酸鹽有過敏反應,其中約有5%會產生哮喘徵狀;亦有其他報告指出有某些過敏宿醉不適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