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專欄《美酒聖經》文章「認識南隆河優秀產區:Ventoux」HKEJ article “Ventoux – Wines with purity for pure enjoyment” – 13/7/2018

「認識南隆河優秀產區:Ventoux 」 信報 《美酒聖經》13/7/2018

IMG_7902

上次談過南隆河(Southern Rhone Valley)的Costieres de Nimes是值得發掘的葡萄酒產區,除此之外當地尚待探究的還有另一低調而高質地區馮杜(Ventoux)。馮杜在2009年以前叫馮杜丘(Cotes du Ventoux),後來正式易名為馮杜,名字源自附近的馮杜山(Mont Ventoux),馮杜山是阿爾卑斯(Alps)一部分,憑著1912米高度屹立於此成為普羅旺斯區最高的山脈,有「普羅旺斯之巨人」之稱,更有氣勢別名「普羅旺斯的野獸」,其高聳威勢令人望之生畏。然而馮杜山脈懷抱著的土地卻孕育出氣度不凡得來優雅的葡萄酒,且更因為悠久歷史及周遭生態環境上佳而在1990年被列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生物圈保護區,足見當地農業對環境有多尊重和愛護。

馮杜有兩千多年釀酒歷史,位於阿維翁(Avignon)的東北面,從後者開車約四十分鐘便到達葡萄園之地,這裏面積大,為隆河酒區中以至整個法國中最大之一,比教皇新堡(Chateauneuf-du-Pape)大兩倍,比北隆河的Cote Rotie更是大二十倍之多!馮杜山頂長年都是蓋著一片白,冬天時份確是雪,但夏日山上白濛濛的其實是石灰岩,可想而知馮杜的主要土壤乃貧瘠的石灰岩,另外還夾雜石灰岩分解出來的紅土、砂岩、赭石、礫石、鵝卵石及沖積土等其他土壤種類。

馮杜在地理上坐享典型地中海氣候,但其位置和山勢關係,午後至晚上較清涼,讓這裏擁有不一樣的風土。氣候轉變令地球平均溫度上升,世界各地多個酒區不但出現極端天氣,夏天亦愈來愈熱,構成一定威脅,例如葡萄成熟度不平衡或個別品種會被熱壞;對馮杜區而言較熱天氣反而變成有利條件,因為二十多年前這裏的農夫偶爾會擔心葡萄的成熟度,但現在因為日照時間長,葡萄成熟度理想,園主反而要留意葡萄的酸度是否充分,足以平衡成熟果味和酒體。此處最優秀的葡萄園主要集中在較高地勢約海拔四、五百米左右,靠明顯日夜溫差保留葡萄酸度,並延長葡萄留在樹上的時間以增加複雜性,故此這裏的優秀酒釀以鮮香果味為主幹且平衡度高。

跟其他南隆河產區類同,馮杜的葡萄品種都是以歌海娜(Grenache)、切拉子(Syrah)、慕合懷特(Mouvedre)、佳麗釀(Carignan)及神索(Cinsault)等,紅酒佔總產量六成,其餘三成多是粉紅酒,還有百分之四白酒,出口市場比率只是三成半,所以本港市面上所見到的Ventoux酒不多,主要都是紅酒,偶爾會見到粉紅酒,白酒卻非常少見。馮杜紅酒有不同風味,以歌海娜為主或全單一品種的,紅黑水果風味豐足,切拉子當主角的則有典型胡椒味和有如砂質般的絲絨感,回甘更有礦物香味。整體來說,相比南隆河其他產區,馮杜的紅酒較突出的是那優雅酸度和跳脫活力,即使酒體都是豐滿類型,入口都相當怡人清爽。

文:梁淑意

信報專欄《美酒聖經》文章「隱藏於隆河南端的明珠」HKEJ article “The underrated region in S.Rhone – Costières de Nîmes” – 22/6/2018

IMG_6786

隱藏於隆河南端的明珠

信報 22/6/2018

隆河(Rhone Valley)產區眾多,各區擁有獨特風土環境,適合種植多款葡萄,更利於生產風味多元的葡萄酒,香港市場最受歡迎還是較著名的那幾個,中高端的有教皇新堡(Chateauneuf-du-Pape)、Hermitage、Condrieu、Cote Rotie,經濟實惠的則有St Joseph、Cornas、Cote du Rhones等,較少人會留意Costières de Nîmes和Ventoux。隆河最引人入勝的地方,是多個產區風土各具特色,每次談論個別產區都絕不能以偏概全,需要熟讀和多品嚐各區佳釀,才堪稱是隆河專家。今次先談談Costières de Nîmes。

Costières de Nîmes位處隆河最南端,夾在普羅旺斯和隆河地區之間,在1951年是屬於南法郎多克(Languedoc)的Costières de Gard之內,但在1989年正式易名為Costières de Nîmes,到2004年則被歸納於隆河酒區範圍內。有別於北隆河的內陸性氣候,Costières de Nîmes是極典型的地中海氣候地區,冬天溫和,夏天乾燥炎熱,陽光充沛,每年約有二百五十至三百天的有陽光日子,全年日照時間共有2700小時,日夜溫差大,雨水集中在深秋,擁有這些天賦條件,葡萄充分成熟是必然的,即使偶爾會有季候風吹襲,但亦可保持葡萄園乾爽,倖免於被霉菌青睞。這裏夏天日間雖然炎熱,但畢竟接近海洋,每天下午開始便開始吹來清涼海風,氣溫得到調節,葡萄酸度、香氣和清新果味得以保留。

雄踞著西歐最大河流三角洲地帶,Costières de Nîmes其實是法國最古老葡萄園的所在地。公元前五百年希臘人已經在此種植葡萄,之後再由羅馬人接手,然後更將之發揚光大。到了公元八世紀,教會修士開始在修道院附近廣泛種植葡萄並釀酒,到了十七世紀時受惠於較完善鐵路交通網絡和灌溉技術,葡萄園和釀酒業發展一日千里。到了近代,經歷過蚜蟲侵襲和戰爭的影響,到了戰後才慢慢恢復元氣,直至最近二十多年,酒質愈做愈好。當地土壤有大量的鵝卵石夾雜碎沙、石灰岩和一些名叫Gress的砂石,外貌呈紅黃色,泥土緊密結合,風蝕難以破壞結構,並可在炎夏儲存足夠水份,同時排水能力也夠高,葡萄樹根部可保持清涼,免得熱壞。相比教皇新堡,這裏的季候風勢稍稍溫和點,海洋氣候影響亦較明顯。Costières de Nîmes近代愈來愈多以持續性耕作法(Sustainable viticulture)打理莊園,而這裡的生產超過一半是紅酒,約四成粉紅酒,餘下的不足一成是白酒。主要紅葡萄包括切拉子(Syrah)、歌海娜(Grenache)、Mourvedre,另外還有Carignan、Cinsault和Marsellan。白葡萄方面Grenache Blanc、Roussanne、Marsanne,其餘尚有Clairette、Bourboulenc、Macabeu、Vermentino和Viognier等等。這裏的紅酒風味有著隆河標誌性的香料辛辣,相比勾兌較多歌海娜葡萄的教皇新堡酒,Costieres de Nimes雖然以切拉子為主幹,但此處的切拉子比教皇新堡的紅色水果味來得明顯,酸度也甚高,口感更清新,相信這就是午後涼風吹送的貢獻,致令葡萄的酸度保留能力略高一籌。粉紅酒和白酒風格偏向簡單直接,複雜欠奉,倒是勝在平易近人;在炎炎夏日將之冰鎮飲用尤其適合,屬於派對開心飲用酒類型。

文:梁淑意

來自美國的熱情 – 2013 Ridge Rousten Cabernet Franc – 31/7/2017

Lots of ripened blackcurrants, blueberry jam & vanilla, adequate alcohol level.

好熟的黑加侖子、藍莓果醬和雲呢拿味,酒精度適中,盲品的話,一個不留神,一定會以為是赤霞珠 (Cabernet Sauvignon)的!

Tasted on 31/7/2017

2013 Ridge Rousten Cabernet Franc

2013 Ridge Rousten Cabernet Franc

 

瑞士的Cornalin紅葡萄

前幾天上載的一幅相,問大家知否相中葡萄酒是什麼品種:

有人知道這紅酒的品種是什麼嗎?

Screen Shot 2017-07-20 at 7.59.59 PM

其實這Cornalin是瑞士的原生葡萄,我早前到葡萄牙時轉機途經日內瓦機場,看見這酒,好奇心起便買回港與友品試。Cornalin早在十四世紀已經出現,又稱Rouge dy Pays,於1972年被正名為Cornalin,來自意大利Valle d’Aosta,父母是Petit Rouge和Mayolet,輾轉間來到瑞士落地生根;屬遲熟品種,但生長期間不易打理,一旦葡萄樹活力過盛,酒質便會未如理想,故在二十世紀初曾遭瑞士農夫嫌棄,減少栽種,一直到近幾十年當地酒業再次投放資源培育此品種,並用以釀製果香豐盈的鮮香清爽紅酒,近年被視為瑞士Valais區標誌性葡萄品種。Cornalin顏色呈深紫,充滿紫羅蘭香氣和覆盆子葉氣息,酸度和丹寧量中等,回味有少許苦澀,這瓶2014 Julius Cornalin有明顯的紫羅蘭、覆盆子、藍莓香氣,入口的味道相若,有雪松木味,不過稍嫌苦澀味明顯,收結甚短,質素很一般,有點失望。

雖然是次葡萄酒不是什麼佳釀美酒,總算叫作多學習一個冷門品種吧!

Tasted on 14/7/2017

經濟通品味派網頁專欄《酒意人生》文章「迷上了澎湃的艾格尼科」- 20/6/2017

經濟通品味派網頁專欄《酒意人生》文章「迷上了澎湃的艾格尼科」ETNet DIVA column article “Obsessed with the outrageously charming Aglianico” 

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travel_columnists_detail.php?columnists=winetasting&id=35009

20/06/2017

意大利南部的葡萄酒產區釀酒歷史悠久,但若論以酒質馴服酒客的心,還是近代的事,畢竟南意的葡萄農曾幾何時以高產量為謀生目的,並將產品售予較富庶的北部產區或外國,作為混合酒的強大來源,對控制產量和葡萄質素的追求在這十多廿個年頭才興起普及,當世人慢慢開始關注這裏的葡萄酒,南意已經搖身變成備受低估的一個優質葡萄酒領域。

擁有典型地中海氣候──普照的陽光和熱情氣溫的意大利南部,是種植多種農作物的理想地,葡萄是其中一種毋需太多照顧的天然產物。南意盛產香氣豐盈,酒體濃郁且結構緊實的高丹寧紅酒,愛「有氣有力」的澎湃飽滿紅酒之人,絕對不能錯過這裏的傑作。艾格尼科(Aglianico)是南意西岸Campania的明星紅葡萄品種之一,根據個別葡萄考古專家的估計,此葡萄可能是源自希臘,從公元前七、六世紀時期隨著希臘殖民第勒尼安海岸被傳入意大利南部,不過亦有一說,認為Aglianico一字可能來自當地古老方言A Glianica,意思是「平原的葡萄」,而且以現代的基因圖譜分析,發現艾格尼科跟任何現代的希臘葡萄品種均無關係,但與Campania和Basilicata區的原生葡萄卻有明顯的血脈關聯,似乎艾格尼科的根源就是南意,故此說得到較多人的信任。

Screen Shot 2017-07-19 at 2.08.07 AM

說艾格尼科的代表作是Taurasi DOCG該沒有人會反對,因為這裏山巒多,泥土中豐富的貧瘠的火山石和石灰岩石正好配合高農作活力和愛乾爽及溫暖的艾格尼科,釀出酒色深邃如紫紅寶石般的濃郁紅酒,新酒的丹寧量非常高,充滿黑色水果如黑醋栗、黑李子、黑莓和朱古力、咖啡、雪松木等風味,需要長時間的瓶內陳年純化,十五至二十年的陳藏時間對Taurasi DOCG紅酒不是新鮮事,愛具備複雜性紅酒的酒客,除了 Barolo、Amarone della Valpolicella和Brunello di Montalcino等,不妨多嘗試Taurasi DOCG。

近年我很喜歡飲用Taurasi區內Feudi di San Gregorio酒莊的出品,我認為莊園的商業目標清晰,品質穩定,多款產品均具有水準和風土特色。Feudi di San Gregorio被普遍看成是區內的現代風格代表,大概是因為酒莊與產區在過去三數十年間的發展並駕齊驅──因為1980年一場死傷慘重的地震慘劇出現,地震把這片寧靜的農田土地大肆破壞,經濟一蹶不振,之前出走的年輕人紛紛回歸,配合歐盟資金,協助重建,當中包括了Feudi di San Gregorio的創辦人Enzo Ercolino和太太Mirella Capaldo、兄弟Luciano、Mirella的兄弟Mario齊心合力開建酒莊,除了鑽研以原生的艾格尼科紅葡萄釀製高質紅酒外,亦有找尋最適合的白品種,製作清爽輕滑的白酒。

現在的Feudi di San Gregorio由Mirella Capaldo另一兄弟Pellegrino的兒子Antonio主理,早前他來香港推廣酒莊產品,下週會分享我的品酒筆記。

文、圖:梁淑意

中意行之美味發現’04 Grattamacco @ Bolgheri, Italy – 26/6/08

六月到意大利中部走了一趟,行程超緊密,每天均要到訪約三至四家酒莊。怎料其中有一天早上卻因其中一家酒莊主人有事,臨時取消探訪,我們便把握這三個小時驅車到Tuscany內的小區Bolgheri市參觀。Bolgheri是個很細小的地方,但名氣卻很大。香港人熟悉的Sassicaia及Ornellaia便是出自此處。Bolgheri DOC只有約一千英畝的葡萄田,此地帶位處Tuscany心臟位置,並取名自其附近的古舊小鎮Bolgheri。

下圖的是我和同行的老友Daenna和Aare在Bolgheri路牌前留影:

Bolgheri鎮很細小,只花十五分鐘便已走畢,所以我和Daenna和Aare走到某家Enoteca試酒。我們用廿二歐羅要了這兒的葡萄酒販賣機內的三款紅酒:

2005 Sassicaia

2005 Ornellaia

2004 Grattamacco

喝畢,我們三人一致栽定,Grattamacco遠遠把對手拋離,成為冠軍;Ornellaia是阿二,Sassicaia包尾。Grattamacco芬芳優雅,果味豐溢,黑紅莓味濃,丹寧幼滑,充足酸度是結實骨幹,具豐厚複雜度,有深層次悠長收結,美妙!Ornellaia香氣含蓄,入口感覺良好,層次工整,黑莓味硬淨,餘韻不俗。Sassicaia表現令人失望,平板無層次,尾段有少苦,酸度略遜,毫不起眼。

Grattamacco Rosso的酒廠是Colle Massari,級別界定是Bolgheri Rosso Superiore DOC。葡萄田面積只有10公頃,每年約生產二萬瓶。葡萄品種是65% Cabernet Sauvignon、20% Merlot、15% Sangiovese。值得一提的是2005年的版本表現未及2004: 05版本雖有雪松木、田園等討好氣息,尾段更溢出香草及胡椒清新味道,但持久力及優雅度卻不能與04年相提並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