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通品味派《酒意人生》文章「不讓法國獨領風騷!袋鼠國式貴族香甜」ETNet Diva article “Aussie sweetness” – 29/12/2017

經濟通品味派《酒意人生》文章 29/12/2017

不讓法國獨領風騷!袋鼠國式貴族香甜

波爾多蘇岱(Sauternes)是舉世知名的甜酒明星,以貴腐霉(Botrytis,又稱Noble Rot)葡萄釀製得來的瓊漿玉液俘虜一眾劉伶心,澳洲也有一家甜酒明星De Bortoli 的Noble One,粉絲遍佈世界各地。De Bortoli 的創始人Vittorio De Bortoli 原籍意大利。1924年正值戰火頻生的歐洲,他毅然隻身飄洋過海到南半球的澳洲展開新生活,四年後在當地買下果園,並開始釀酒,大受當地的意大利和歐洲同胞歡迎。隨著新生代降臨,酒莊運作逐漸上軌道。四十年代中戰後經濟復甦,De Bortoli 的生意愈做愈好,到五六十年代第二代成員陸續加入幫忙打理業務,並開始更新釀酒器材和技術。1982年,第三代的Darren 推出甜酒,當時名為De Bortoli Australian Sauternes Botrytis Semillon,後來改名為Noble One,在本土甚至國際葡萄酒賽事中屢獲獎項,時至今日仍經常得到國際殊榮。

1995年的優雅平衡感,味道十分豐富,層次複雜細緻,陳年能力超卓,雖然已經是廿二年酒,但仍可陳放,預計二十年內仍處顛峰狀態。

1995年的優雅平衡感,味道十分豐富,層次複雜細緻,陳年能力超卓,雖然已經是廿二年酒,但仍可陳放,預計二十年內仍處顛峰狀態。

Riverina位處新南威爾士南部,酒莊數目只有約廿家,但酒莊產量及規模宏大,品牌酒莊如McWilliam’s、Casella和Yellow Tail都是在這裏發跡,以此作基地,De Bortoli也是其中一家重要品牌。Noble One和法國蘇岱採用的同是感染貴腐霉菌的葡萄釀製而成,不過前者使用百分百單一榭蜜雍(Semillon),後者則視乎葡萄園所在和條件,通常以榭蜜雍混合長相思(Sauvignon Blanc)和密斯卡岱(Muscadelle)。貴腐霉菌對白葡萄影響較大,因為白葡萄的外皮普遍比紅葡萄薄,遇上清晨陰天多雲又濕潤,下午乾燥陽光普照的環境,貴腐霉菌便有可能滋生,繼而侵襲葡萄,把葡萄的水分蛀乾。葡萄成熟度已經達標而又遇上貴腐霉菌,果實內的果肉收縮,水分抽乾,外皮對果肉果汁的比例提高,酸度和糖分也相對高,將這些葡萄乾榨汁後,便會出現味道香甜的可口美酒。澳洲新南威爾士的Riverina產區的夏天乾熱,悠長的秋天有雨且潮濕有晨霧,地勢平坦,土壤主要是儲水量高的黏土類,對孕育的貴腐霉菌尤其有利,加上榭蜜雍的果串緊密,霉菌容易散播。Noble One的葡萄園會因應天氣環境,其葡萄園樹冠成大樹矮短灌木形狀,再配合有限度灌溉,保持莊園濕潤度,更有利於滋生貴腐霉菌。

Noble One酒質保持水準,釀酒師Julie和團隊功不可沒,Julie和Noble One是葡萄酒比賽獲獎常客,可見實力非凡

Noble One酒質保持水準,釀酒師Julie和團隊功不可沒,Julie和Noble One是葡萄酒比賽獲獎常客,可見實力非凡

月前我參加屈臣氏舉辦的一個De Bortoli Noble One垂直品試會大師班,由釀酒師Julie Mortlock帶領我們一次過品喝十多個年份,從1985年到2014,比較他們的風格和表現,主辦單位更包括了市面從未發售過的1981年(Noble One還未正式推出)Botrytis Pedro Ximenez,給我們品嚐。多個年份的風格均有些微分別,千禧後的年份尤見穩定,而且陳年緩慢,可見技術(包括瓶塞是旋轉蓋)應用有助推遲酒液陳化。眾多廿年份當中,我最欣賞1995年的優雅平衡感,味道十分豐富,無花果、姜花、土耳其糖果、鳥結糖、蜜糖等風味誘人吸引,層次複雜,結構完整,線條粗幼度剛好,酸度充足,餘味悠長舒服,是一喝再喝欲罷不能的佳釀!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

屈臣氏Grand Tasting第二說

在屈臣氏Grand Tasting (7/11)當天試酒期間,小女子遇見加藉來自滿地可的酒友JC Viens,聊天之際,說起所有貴酒快將喝光,住港多年的JC不無感慨的說:「這就是香港了,每次Public Wine Tasting都是如此的啦!我習已為常了。」唉,我身為香港人,真有點無地自容。

誠然,若不是在某攤位附近碰見酒友AMRogerDai等,我也沒機會在那瓶 04 Tenuta di Trinoro IGT Toscana被搶光前小嚐一口。

老實說,去Wine Tasting喝貴酒從來不是我的終極目的,不是因為我現在的工作,可常有機會品試名貴的酒而不希罕;這倒是從多年前學習葡萄酒時,已培養了我愛尋幽探秘的習慣。大路名莊或市場新貴固然有值得品試的地方,但市場上卻存在有許許多多奇怪有趣的hidden treasures。各式Wine Fair中總有些「勇士」把它們帶來,讓有緣人一親香澤,擴濶視野。

所以,我前天甫到場碰見Watson’sJames Hepple,劈頭便問他今年可有奇特酒展出,他很快便叫我到43號攤位試奧地利Laurenz V.Grüner Veltliner(GV),我當然就立即到該攤位一試。

Laurenz V.(是羅馬數字五,不是英文字V,所以名叫Laurenz Five才對)只造白酒,有三款不同級數100%Grüner Veltliner2005 Charming ($318)2006 Friendly ($188)2006 Singing ($138)。最貴的Charming來自奧國的Kamptal區,Friendly的則是以大部份Kamptal區的果混以少量Kremstal區的葡萄,而入門版的Singing便用上全Kremstal區的GV

Charming由於釀製過程當中有sur lees(汁液與酵母浸泡)的部份,所入口較其餘兩款平價版豐厚複雜得多,餘韻亦很長,主更給我品試收在桌底的2004,質素也不俗,酸度足,但mid-palate卻未及2005

看見那些特意用年輕而色彩班爛的酒標,又加上那些顯淺易明的英文名字,想像到酒莊對外銷的野心。不過,索價三百多,在本港恐怕前路漫漫。

Laurenz V.據聞下月便在屈臣氏有售,有冒險精神的各位不妨試試。此酒配搭淡味煮法的海鮮或輕身pasta頗佳。

這兩瓶便是前文介紹過的La Confession(未有價目)6 Vinyes de Laurona(HK$498),尤其推介後者,果味豐盈具層次,收結靚,丹寧足而質滑:

 

酒友眾多,試飽酒後聯羣結黨往揾食是最理所當然的事,我和DeeRoger等便拉隊到鏞記醫肚:

 

人山人海@萬豪 – 7/11/07

昨晚是屈臣氏酒窖(Watson's Wine Cellar)的World Wine Week大日子Grand Tasting。一如以往,場地選址金鐘萬豪酒店Grand Ball Room。

Grand tasting在下午六時開始,我在六時一刻進場時已頗墟冚,半句鐘後已擠得水洩不通,有相為證:

要埋身攤位試酒不是易事,檔與檔之間我每每用上十五至廿分鐘(還未計遇上老友寒喧的時間)才可達到目的攤位,品試三四個攤位後已出了一身汗!

現場所見,全部過千元的佳釀在七時半前已被搶喝得八八九九,八成桌上Spitoon滿瀉,就連水機也難逃一劫,唉…

總括說,場中有數款酒質素不俗,像西班牙的2002 Cellar Laurona 6 Vinyes Monstant及波爾多St Emilion的2005 Chateau La Confession。

今年Grand Tasting雖然很逼,我能試的酒款也不多,但可碰見那麽多老友記catch up一番,我仍是很enjoy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