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d articles – HKEJ Lifestyle Journal article “A taste of history – old vintage wines” 舊文共賞: 信報優雅生活專欄《美酒聖經》文章「一嘗陳酒之美」- 28/12/2015

一嘗陳酒之美

《信報 – 優雅生活》 28/12/2015

Screen Shot 2018-06-26 at 2.09.01 PM

聖誕佳節臨近,我和朋友們的飯聚非常頻密,也有不少機會品嘗到質素上乘的好酒。這兩星期一連品嘗了幾款三十至四十多歲的老酒,今天跟各位分享一下,並重溫當年的年份點滴。

兩大韻味美酒

1985法國Taittinger Collection年份香檳︰1985年香檳區上半年的天氣一般,冬天出現霜害,令部分葡萄園藤樹受損最少一成。到了7月,陽光普照和乾爽溫暖一直欠奉,只有潮濕陰天,當時釀酒師們都不敢期望太高。可幸秋天臨收成前天公造美,陽光充沛,天氣和暖,讓葡萄最終達到理想成熟度,成就了一個質素非常不俗的香檳年份。此酒以四成莎當妮(Chardonnay)及六成黑皮諾(Pinot Noir)勾兌而成,連渣滓陳年共5年後出廠。我前兩天飲用此酒,發覺氣泡不多不少,香氣和入口味道頗濃,主要是乾柚子、乾花香料、餅乾和雲呢拿曲奇,滑溜如絲,酒體適中,酸度平衡細緻,線條纖長,表現平穩四正,收結悠長優雅,黑皮諾的豐潤結實猶在。

Taittinger Collection的香檳系列採用了破格的包裝推出市面,在1983年開始推出,首個Collection香檳年份為質素很好的1978,目的是把香檳和藝術結合一起,酒莊邀請當時得令的藝術家來設計酒樽,首位獲邀的藝術家是Victor Vasarely。至於1985年的版本,瓶身以藍色塑膠物料包圍,設計師是紐約著名的當代藝術畫家Roy Lichtenstein。Roy的創作深受漫畫及廣告風氣影響,並喜歡以模擬社會時弊為主題。這瓶酒的瓶身包裝雖然已是30年前,但形象仍然前衞鮮明;我認為這個包裝設計絕對加分。綜合我這次及之前喝過的1985年份香檳,質素都非常不錯,但其最佳狀態早在10年前已到達,現在仍處飲用期,建議盡快飲用以享受其最好風味。

1971法國波爾多Chateau Haut Brion︰44年前波爾多的春天寒冷潮濕,天氣一路不穩定,個別莊園的梅洛(Merlot)開花情況不甚理想,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尚可,不過位處Graves區的Haut Brion酒莊種植之梅洛質素反而較好,故此年的勾兌亦是以梅洛為主導。經過幾番折騰,波爾多整體天氣直至6月尾終出現轉機,往後的夏天有充足陽光,十分溫暖,就算期間偶有驟雨,葡萄還是充分成熟,10月初農民總算帶着輕鬆心情進行秋收。

上周多得朋友的無私分享,我有幸一親此瓶散發中年韻味的酒。毋須怎樣透氣,酒香已然甚為開放,酒體勻稱,纖穠合度,味道頗豐富,充滿李子和乾花,單寧輕柔,優雅而有力,可是畢竟已經有一定年紀,開瓶飲用後約兩個多小時結構已經開始鬆散。此酒最佳狀態是首20年,現在雖尚處適飲期,但我強烈建議要盡快飲用此年份。1971年的波爾多紅酒產量很少,是1970年的一半,慶幸是果子的濃郁度甚高,複雜度不俗。雖然產量少,1971年波爾多酒的價錢一向不高,主要是因為七十年代中經濟不穩,銷售情況很差,價格向下瀉,一蹶不振,引致71波爾多酒多年來落後大市。

文章連結 Link to article:http://lj.hkej.com/lj2017/foodwine/article/id/1210188

Article archive – HKEJ Lifestyle Journal article “Greek Wine’s 4As” 舊文共賞: 信報優雅生活專欄《美酒聖經》文章「四A希臘葡萄」- 3/9/2014

Screen Shot 2018-04-06 at 6.38.17 PM

希臘酒非常有趣特別,雖然這是舊文章,但仍值得大家看看:

[四A希臘葡萄]

撰文:梁淑意

文章網頁連結:http://lj.hkej.com/lj2017/foodwine/article/id/892006/梁淑意:四A希臘葡萄

上周的甘肅之行除了認識當地的葡萄酒業人士外,我也有幸碰到幾位葡萄酒專家,其中包括了一對夫婦,丈夫是退役航海員,現在負責在中國推廣希臘葡萄酒,太太是中國人,專職協助丈夫在中國的業務。他們都是葡萄酒熱愛者,因緣際會便決定在中國的土地上宣揚享受人生、享受文化交流的地中海式獨有生活態度。

我和他們聊天,就說起我很欣賞希臘的好幾種優質葡萄品種,因為在香港這麼悶熱潮濕的天氣,喝一杯希臘酒實在是一種極致的享受。希臘酒在世界各地酒壇愈來愈受歡迎,去年我在倫敦的各大小餐廳和流行酒吧都輕易看得見希臘酒,可見希臘酒的市場反映非常正面。希臘酒在亞洲區雖然尚未成為一股時尚潮流,但觀乎它在歐洲的受歡迎程度,其趨勢將很快登陸亞洲。

希臘是個葡萄古國,釀酒歷史超過四千年,已知的原生品種超過三百種,今天就讓我們來個希臘品種盤點四個A字開頭的重要葡萄品種,下次閣下到希臘餐廳用膳或在酒舖看見的話,記得要買一瓶回去嘗一嘗,讓你的夏天與眾不同,增添多一點地中海風情。

Assyrtiko

這是希臘近年最火紅的白葡萄,因為這個品種能釀造不同類型的白酒,常見於市面。最初的發源地是火山石豐富的Santorini島嶼,是當地冠名產區不可或缺的品種,現在出現在不同產區上如Macedonia和Attica,我甚至在南澳看到過它的蹤影。Assyrtiko的特性是酸度高,即使是已經達致非常成熟的地步,酸度仍能維持在高水平。一般市面可見的Assyrtiko白酒是乾身或是頗乾的類別,味道充滿礦物香和檸檬風味。Santorini的版本一般較尖銳修長,而Macedonia和Attica的白酒則比較溫柔和婉約。除了用作釀造乾身和頗乾的白酒外,Assyrtiko經常會被用作與其他品種如Aidani或Athiri等勾兌,釀造出甜酒。這些甜酒酸甜適中,不妨以之配搭油膩濃鹹味食物。

Athiri

上文提到Assyrtiko會跟其他品種勾兌,Athiri是其一。此為希臘眾多古老品種之一,另有名字Thira,發源地也是Santorini島嶼,常被釀酒師用作與Assyrtiko和Aidani葡萄勾兌,是為Santorini冠名產區白酒的主力品種。

現時希臘其他產區也有種植Athiri,包括Macedonia、Attica和Rhodes。Athiri的外皮較為薄,但汁液味道十分豐富,香氣吸引。相比Assyrtiko,Athiri的酒體較輕盈軟熟,香氣柔和,酸度略低,酒精度適中。

Aidani

又是另一個古老品種,主要見於Cyclades島嶼,屬於香氣品種,酸度及酒精度都屬中等水平,能單獨釀製酒體平衡的清新爽口白酒,但主要都是用於與另外兩個A字白品種混釀。

Agiorghitiko

希臘貴族紅葡萄,是冠名產區Nemea的重要品種。可釀製出可口開胃的粉紅酒和非常深色的紅酒,單寧柔軟,酸度適中而平衡,可釀成盡快飲用的清新果香酒或是具備複雜度、用作長年陳放的紅酒均可。

雖然希臘酒比較難發音,但最少我們要認得品種的名字,多喝便會加深印象。

(文:梁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