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hoku Omakase Gin & Tonic pairing experience – 30/Oct/2017

作為狂熱Gin友,我一向認為Gin+tonic配餐很正。昨晚(30/10/2017)在銅鑼灣耀華街Kishoku楽壽司吃了個Omakase配多款店方精心安排的G&T雞尾酒,不同的香草材料與Gin的香氣芬芳讓魚生和壽司的濃濃鮮味更形吸引,令我回味無窮!

I always love pairing food with Gin & tonic, not just because of I’m a big fan of gin but I believe exploration is the key to fun gastronomy. Last night I had a very enjoyable Gin & tonic pairing dinner at Kishoku. They showed us how different infused herbs and spices in the gin drink can wonderfully pair various dishes in the omakase menu, the fragrance, flavours, low serving temperature & alcohol of gin spiced up the umami taste of many of these courses. What a savoury evening!

22904629_10155311784439825_5686658053185909382_o

Kishoku楽壽司的Gin & Tonic配Omakase有好幾款,Gin base是Beefeater再進行infusion,調酒時加入不同草本,其中這兩款就利用了青瓜和紫蘇葉帶出味道,配合多款前菜和魚生。前者輕爽,後者香氣十足,兩者都令人胃口大開!配搭鮮味主導的菜色,不得了!

All the gins we had are from the brand Beefeater, and infused with carefully selected ingredients. The ones with cucumber & basil leave were particularly outstanding, the former was distinctively refreshing whereas the latter was fragrant. Both of the above were appetizing and pleasing.

22861655_10155311835454825_6908249697596678376_o

 

ETNet DIVA column article “Understanding what kimoto & yamahai mean” 經濟通品味派專欄《酒意人生》文章「日本酒的生酛和山廢」- 17/10/2017

17/10/2017 經濟通品味派網頁《酒意人生》

日本酒的生酛和山廢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2.43.58 PM

日本酒的酒標上名詞多多,有時卻會令初學者眼花撩亂,但我認為雖然要深入了解每一個名詞背後的意義頗為困難,但只要大家多花一點時間學習後,自然會對該日本酒的風味有所估計,挑選和購買心水日本酒時,這些知識便大派用場,自可購得適合自己口味或場合的日本酒。上次談過輕輕談過酒造好適米對日本酒風味的影響,其實釀酒過程對酒的風味影響更為明顯,酵母是其中一個元素,但要知道酵母資料實在對普羅大眾太過學術,反而學懂酒標上看見的字樣更為有關聯性,例如「生酛」(Kimoto)和「山廢」(或寫成山廃,又稱山廢酛Yamahai)兩詞便十分常見。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2.45.17 PM

釀造日本酒過程複雜,杜氏(酒造釀酒師)要花盡心思把米粒中間部分含有最純淨澱粉質心白位置的精米過程之後,進行發酵前要把部分米飯製麴糖化,然後再培養酒母(即酵母)。現代的日本約有九成酒造為了釀酒過程更為衛生和順利,以便易於掌控,會使用速釀系酒母製法即添加乳酸菌,並以約攝氏(下同)20-25度溫度來同時進行糖化和發酵過程。速釀系酒母技術始於二十世紀初,令整個糖化和發酵時間縮短到大概兩星期左右。在此之前,約十七世紀末到明治時期,酒造都不添加乳酸菌(尚未有技術和科研),普遍以生酛方式培養酒母:藏人(酒廠工作人員)會把蒸米分在一個個木桶(或盆子),加入已有米麴後再添冷水(6-7度),桶內酒米堆成一個小山形狀後,幾個人會以木槳不斷搗動酒米,務求把蒸米變成米飯漿,以盡快增加乳酸菌和酒母數量,此動作為山卸(Yamaoroshi)。進行山卸所需的勞動力很大,整個製造酒母過程需時約三至四個星期,這個方法釀出的酒就被稱之為「生酛」。

山卸需要大量勞動力來促進糖化和酵母的活力

山卸需要大量勞動力來促進糖化和酵母的活力

1899年,有科學家發現製麴的冷水溫度過低,酒麴菌絲動力被冷卻,難免需要山卸過程加強糖化效果,但只要調高水溫,麴菌和酒母會更見活躍, 其實酒造可以免去山卸,而且酒質亦能保持,此舉減輕酒造對勞動力需求,提升廠房經濟效益。此實驗到了1909年得到實證認可,酒造可以免去(或廢去)山卸過程,需時約一個月。用以上天然方法製造乳酸菌,但不進行山卸的酒,便稱之為「山廢」。

山廢酒普遍比一般使用速釀系酵母釀製的日本酒較醇厚

山廢酒普遍比一般使用速釀系酵母釀製的日本酒較醇厚

整體來說,等待天然乳酸菌發揮作用的生酛和山廢酒經歷前期的微生物繁殖過程,酒會因此增加複雜性,酒體偏醇厚渾圓,豐富鮮味會明顯,酸度通常會較高。有個別進行過山卸的日本酒或會因為多了氧化而增加堅果和拖肥香氣,當然最後風格還是要看杜氏的取向和處理手法。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

經濟通品味派網頁專欄《酒意人生》文章 「兩大酒造好適米」ETNet DIVA article “Knowing your sake rice diamonds” – 4/10/2017

04/10/2017 ETNet Diva專欄《酒意人生》

品嚐日本酒前,先了解兩大酒造好適米 (Shuzo koteiki-mai)

上次談到日本酒釀酒時使用的酒造好適米必須含豐富澱粉質,因為米種繁多,每一家酒造又會因應傳統、酒質和商業考量,決定最好的釀造方法。對不懂日語的入門者來說,其實在酒標上可以看得到部分漢字,已經對酒的風格大概窺探一二,因為很多重要的資料都可以從部分漢字領略,例如米種。日本的稻米跟其他稻米一樣,都是春天插秧,夏天生長,秋天收割,一經收割,可以存儲幾個月之久。在日本共有超過百多個酒造好適米品種,每一年都有新的品種加入名單內,而其中最常見的品種就是山田錦和五百萬石,這兩個品種已經佔去所有酒造好適米產量的一半有多。

眾多酒造好適米中,山田錦(Yamada Nishiki)的地位就如葡萄酒的莎當妮(Chardonnay)一般的常見,備受推崇,更因為品質優秀,米粒晶瑩剔透而得到酒米中「白色鑽石」及「酒米之王者」的美譽。山田錦於1923年在兵庫縣的農事試驗場研發出來,並在1936年被正式命名為山田錦。雖然山田錦源自兵庫縣,但時至今日其種植版圖已經遍佈於東北地區及九州,產量佔全部米種的三成,傲視其他品種。能獲得王者讚譽,山田錦自是具備所有酒造好適米的條件:米粒大,心白部分也大,外硬而內軟,蛋白質含量少,可釀造出纖濃合度的均衡好酒,芳香馥郁,可充分顯露酵母對酒的風格影響,味道清純,是十分受酒造杜氏(釀酒師)和酒客歡迎的米種。山田錦能把酒中的甘、辛、酸、苦、澀等口感做得恰到好處。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12.34.47 PM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12.34.59 PM

另一款產量驚人的酒造好適米是五百萬石(Gohyakumangoku),來自新潟縣,研發於1938年,到1957年為紀念新潟縣的米產量衝破五百萬石(此處石的意思是量詞,故此讀音為「擔」)而命名。現時除了新潟縣,種植據點亦廣泛見於新潟附近的日本西岸縣份,福井、富山、兵庫、石川、福島等都可見其蹤跡。米粒相比山田錦稍微小一點,但其心白部分大,能釀造出非常優雅清麗的好酒,但五百萬石吸水速度較慢,且心白部分大,堅硬度稍弱,精米時容易碎開,因此酒造必須小心控制精米過程,或磨米程度保持百分之五十以上較易處理。五百萬石釀出的酒細緻清爽,輕盈亮麗,入口一般會滑溜清香,收結乾淨俐落。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12.36.32 PM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