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經月刊》文章「Gimblett Gravels – 奇異國度的特色礫石土壤」WineNow issue article “Gimblett Gravels – That unique soil in Hawkes Bay ” – Mar/2017

Gimblett Gravels – 奇異國度的特色礫石土壤

《酒經月刊》2017年三月號

奇異國度的特色礫石土壤-Gimblett Gravels

奇異國度的特色礫石土壤-Gimblett Gravels

中國人篤信風水,相信有天干地支,西方人的葡萄種植哲學一樣依靠風土,認為只有特定的環境條件才可種出適合釀酒的葡萄,不管是釀酒已過千年的歐洲舊世界,還是持續創新勇於嘗試的新世界國度,大家都信奉氣候必須結合土壤特質和葡萄品種特性,成就了多個經典產酒傳奇:波爾多(Bordeaux)的礫石(Gravels)與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香檳(Champagne)的石灰(Limestone)與莎當妮(Chardonnay)、羅亞河谷的Tuffeau石灰與白詩南(Chenin Blanc)、教皇新堡的鵝卵石與歌海娜(Grenache)、杜羅河谷(Douro Valley)的片岩與國產多瑞加(Touriga Nacional)、西西里島的火山土壤與黑珍珠(Nero d’Avola)、庫納瓦拉(Coonawarra)與赤霞珠和紐西蘭霍克斯灣(Hawke’s Bay)Gimblett Gravels礫石地段與赤霞珠和切拉子(Syrah)等等,讓飲家們知道風土環境與酒質風味有牢不可破的關係。

被暱稱為「奇異國」Kiwi的紐西蘭,雖然是新世界產酒國,釀酒歷史只是百多年,種植和製酒技術在過去廿多年突飛猛進,更發掘了多個別具特色的產區,成功創造了多個令人迷醉的酒款,在國際市場佔一小席位,實屬難得。上文提到的紐西蘭北島(North Island)霍克斯灣Gimblett Gravels礫石地段,位於Hastings市西北方向,總面積約八百公頃,以前曾經是Ngaruroro河的舊河道。1867年,出現了一次嚴重的河水氾濫,之後形成了深深的夾雜著淤泥和沃土的礫石床地域,因為礫石含量高,土壤貧瘠,透水度高,加上這裡可算是霍克斯灣的「暖毯」,其夏天最高氣溫較灣區內其他地域高約攝氏兩至三度,是豐厚紅葡萄品種的理想居停,卻要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才被一位叫Chris Pask的本地商人開發為葡萄種植區,大型葡萄酒廠則要到九十年代進駐。Chris自己在霍克斯灣已經擁有好幾個小型莊園,但他發覺他的赤霞珠難以全面成熟,於是積極在區內物色更好的園址,無意之間發現了Gimblett Gravels這一片甚是荒蕪之地。雖然Gimblett Gravesl發展歷史短,但只是三十多年已經成為紐西蘭一個產區名牌,而且釀造出大量質素極佳的赤霞珠、梅洛(Merlot)、切拉子和馬爾壁(Malbec)等品種紅酒,以質素打動飲家,亦在世界各地比賽中屢獲殊榮,可見其實力非凡。不過,Gimblett Gravels不是幾十年來都順風順水,也曾陷入過困境。1988年,一家水泥公司買下大面積葡萄園地欲改建成石礦場,引來一群葡萄農的反對聲音,最終成功游說地方議會保留葡萄園,並致力開發為種植產區,方才有今日的成功和好酒。

Gimblett Gravels土壤適合愛溫暖的葡萄,因此赤霞珠、梅洛、切拉子等品種在此尤其理想。以赤霞珠及梅洛釀製的紅酒層次多,有極佳的複雜性,果味豐盈,酒體飽滿,丹寧紮實有力,需時間馴服。這裡出產的切拉子則十分芬芳馥郁,充滿黑莓、藍莓、桑椹,花香如薰衣草和紫羅蘭,中段有輕微白胡椒辛香,酒體中等,丹寧滑溜潤和,我非常欣賞!

文、圖:梁淑意

行山動樂之【再戰大金鐘】- 5/3/2017

週日行山動樂 — 再戰大金鐘,好大霧囉! Here at the Pyramid Hill again, not a bad hike even though it’s really foggy today!

17016055_10154610237039825_745952405395237257_o

大金鐘落昂平山坡頗陡峭,出到汗,正!

17016928_10154610672704825_9053969688556551481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