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ine Daily article “I have a crush on sake” 頭條日報專欄《酒酣意濃》文章「可口清酒」- 8/Jan/2015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3.34.25 PM

酒酣意濃——可口清酒 2015-01-08
原文刊於:http://news.stheadline.com/dailynews/headline_news_detail_columnist.asp?id=315304&section_name=wtt&kw=95

 

最近我在facebook上寫了一句:「喝來喝去都是十四代,有沒有其他的?」給身邊朋友們冷嘲熱諷了一輪,因為十四代是日本清酒中的熱捧名牌,我在fb狀況寫上如此一句,朋友便說我在晒命。我一向都是極度「接地氣」的,從來不是愛晒命晒幸福(也沒有甚麼可以晒)的人,寫了那麼一句純粹想說說笑,並拋磚引玉,讓我的那些清酒專家朋友給點意見,分享有啥好清酒和值得嘗試的品牌而已。

十四代的名氣是否名過其實,我姑且不再次評論,因為十四代在清酒的名氣和位置儼如葡萄酒界中的拉菲紅酒(Chateau Lafite),好喝與否,跟價錢和名氣不一定成正比,總之我不會浪費過多金錢在被炒高的酒品上,卻又不會因為品牌被捧高而特意不喝,只要產品好、場合對、價錢合乎預算,我便會買來喝。

我不諳日語,又很少到日本考察,對日本清酒認識有限,只知道最基本的知識,亦會通過經常品試來增進經驗和了解。我平日喝大吟釀和純米大吟釀比較多,不論是吃日本餐或在家用膳,日本清酒都是非常好的佐餐酒,因為日本清酒的原材料是米和米麴,以之配搭亞洲米飯式及追求食物鮮味為主的餐飲菜式,十分匹配。

釀造清酒和釀製葡萄酒有很多相似之處,愈追求質素的酒廠,愈不吝嗇原材料,製造出來的酒質一般愈濃郁清醇。葡萄酒的葡萄壓榨次數不能太多,最好的葡萄汁就是用溫柔方法榨汁的free run juice,隨後過多的壓榨會釋出苦味,影響酒質;清酒的材料是玄米,米的外層含雜質較多,想要釀製玄米最純淨的精粹,便要利用精密機打磨,磨走的外層愈多,剩下的部份愈醇,釀製的酒愈乾淨香醇。我上周品嚐過的這瓶伯樂星殘響純米大吟釀清醇可口,有豐富的蜜瓜和水蜜桃風味,這酒只磨剩百分之八,是最願意犧牲成本的清酒。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3.33.27 PM

文、圖:梁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