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隻季候鳥

明天我會化身季候鳥,往南飛,又到澳洲去,今次目的地是西澳Margaret River,為的是以國際評審的身分,出席Lavan Legal 2010 Margaret River Wine Show。

自從去年到過Margaret River後,被當地的純樸釀酒風氣深深吸引。今次獲邀,我深感榮幸,期待能再次透徹地品試該區酒品,讓我多作深入了解。
因為上月到南澳時,我的行李箱被Mt Gambier的搬運工人弄破了,我只好盡快另覓「伴遊」,今天臨急買下了一位深紫膚色德裔美女,希望她能陪伴我長久一點。

今天下午用了短短十五分鐘買下的Rimowa Salsa Air Ultra Violet,不望與之長相廝守,但願能經歷至少幾個寒暑,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我本來都不是個花心的人,下圖這位日藉舊相好一直對我死心塌地、盡忠職守,不過因為某位懶惰的澳洲人士,聰明地以為用作拉行李箱的手抽可以承受重量,在我從阿德萊德到Mt Gambier的旅程中,狠狠地把那手抽連架帶膠的破裂而出,讓我心痛至極,只好讓之退役,從此頤養天年。

在回程時經過墨爾本機場,check-in時,地勤人員細心地用了超過十分鐘,把我的淺紫旅伴包紮好,又慷慨的把多張Fragile標籤往它貼呀貼,我的兩年旅伴變得面目全非!!
一週後回來,到時見!

頭條日報專欄《酒酣意濃》 —— 品酒不是一份超級筍工 18/11/2010


酒酣意濃——
品酒不是超級筍工
2010-11-18

前兩天跟朋友聚舊,閒聊到工作,他們紛紛羨慕我,覺得我寓興趣於娛樂,看來悠閒舒暢,是份超級筍工。我承認,作為葡萄酒導師和專欄作家,絕對是榮幸;但我要重申,工作時,非常認真,有時甚為趕急,跟悠閒舒暢享受美酒是兩碼子的事。我有一個工作目標,就是終身學習,因為我很欣賞葡萄酒文化。

        幹這份工作,不是沒犧牲的,當然不是一般的時間心機,而是健康。雖然我們專業品酒時會吐酒,但口腔卻一定要與酒液接觸,所以口腔是首當其衝受到影響的器官⋯⋯



2004 G.D. Vajra Barolo Bricco Delle Viole – 16/11/2010

2004 G.D. Vajra Barolo Bricco Delle Viole @ Home
購入點:La Trattoria di Parma 餐廳 價格: HK$890
工作繁重,心情忐忑,這夜開了瓶Barolo獨酌!香氣很討好,充滿雪茄木盒、雪松木味,吸引芳醇,深層次的紫羅蘭花香誘人。入口有鮮香櫻桃和紅莓,中等酒體,酸度優雅結實,表現和諧平衡,初段口感飽滿圓潤,不過後段略呈單薄。餘味帶草莓香,整體算是不俗。
入口商:Eccevino

極度差劣:2006 Chateau Leydet-Valentin, St-Emilion Grand Cru – 12/11/2010

這兩天終於有機會坐下來,開始整理堆積如山的案頭,也開始復上我的意大利文班。不知怎的,人一旦稍為沒有那麼頻撲,便開始東想西想,時而想起在世界某一角的爸爸,從前他的手拖著我的小手時的溫暖;時而想起遠在加拿大多倫多的媽媽,她炒的菜最香最好吃;今晚竟想起加拿大的紅葉,當地該是十分漂亮,且甚為寒冷了。

在今個香港深夜,我一個人坐在電腦前,乍暖還寒,附近沒有紅葉,心癢癢地想找瓶酒喝喝,好讓我的感官在初秋時分也能沾上一點紅。反正早前在超市買了幾瓶廉價酒,心裡渴望著找瓶抵喝貨色,可是品試後還是失望:
法國波爾多2006 Chateau Leydet-Valentin, St-Emilion Grand Cru 
購於百佳     HK$158
氣味頗濃重,是咖啡、乾木和動物毛皮味,入口毫無結構,味道欠奉,丹寧粗糙,收結極短,非常失望。

頭條日報專欄《酒酣意濃》 —— 我和Gen C的一個晚上 11/11/2010


酒酣意濃——
我和Gen C的一個晚上
2010-11-11

去了一趟南澳,得到寶貴品酒經驗外,我竟多了個奇怪的名字,叫Berecca Smith。我把名字寫在facebook status,香港的朋友不明所以,紛紛問我幹麼多了個花名,這要多得一群我在澳洲Coonawarra認識的年輕釀酒世代—— Gen C,我的花名是由他們賜予的。

        Gen C是Coonawarra當地葡萄酒協會剛成立的⋯⋯


信報視聽頻道 《美酒主義》 - 偶嚐伏特加 Grey Goose Vodk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hLWkcmzW18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hLWkcmzW18

伏特加一字在斯拉夫語言解「水」,也有象徵著生命的意思。伏特加源於波羅的海國家,是要經過蒸餾而成的烈酒,主要原材料是各樣穀物植物,當中包括了黑麥、糖蜜、稻米、馬鈴薯等,有些甚至用上葡萄及甜菜等。從前醫學不發達,伏特加這類高酒精烈酒,經常被當作藥用鎮痛。自十四世紀開始,伏特加成為俄羅斯最受歡迎飲品,隨後鄰近國家如芬蘭、波蘭和烏克蘭,也成為國民最愛飲品。時至今日,伏特加已經成為這些國家的標誌飲料。

飲用開伏特加的歐洲人士,都會喜歡把酒放在冰箱,雪得冰凍的伏特加烈性不減,但會較容易入口,配合濃味食物尤其感覺滿足。早前我喝過的法國Grey
Goose
,是法國唯一一個伏特加品牌,用法國小麥釀製,配合香檳區的泉水,再經過岩石過濾,特具風味。

 

ssxYTaA0hyr10gDzHhOvew

 

2008 Belgravia Syrah, Orange, Australia – 5/11/2010

上週五為澳洲商會主持了一個以該國新南威爾斯省酒為主的酒菜宴,我們以十四款紅白酒,配以五道精心炮製的廣東菜。
我和君悅的侍酒師Christophe Orlarei,均不約而同地覺得以上這款2008 Belgravia Syrah味道吸引,層次豐富。酒與帶濃重煙薰味的主菜Wok-fried Wagyu Beef Tenderloin smoked in Chinese Long Jing tea leaves十分匹配。因為酒很芳香純淨,味道多樣化,複雜度很高,酸度優雅,味道充滿紅莓、紅李子和白胡椒,深層味道帶藍莓、雪松木香,丹寧柔和如幼沙,收結悠長舒服。雖然主菜的煙薰味略嫌煙薰味過重,不過因為酒的結構堅實,夠份量與煙薰味互相融和。
酒莊大概知道要出奇制勝,就要向典雅入手,因此棄用了有別於其他澳洲酒莊所沿用的Shiraz,而用上了Syrah作無聲的啟示,以高貴風格去印證他們的獨特之處。因為Orange是NSW內的涼氣候區域,造出的酒較其他溫暖區域較亮麗爽口。
入口商:Merit Wine

頭條日報專欄《酒酣意濃》 —— 偷來兩小時 4/11/2010


酒酣意濃——
偷來兩小時
2010-11-04


在澳洲石灰岩海岸考察兩周,終於回來了。這兩月是香港酒壇最忙的時期,從澳洲歸來不到幾天,又要為今天開鑼的香港國際美酒展籌備幾個品酒項目,不太休息便繼續搏殺。

        作為葡萄酒業人士,到異地公幹一向都是由朝忙到晚,每天至少品嚐過百款以上的酒,與當地釀酒業不停交換意見,每晚返回住處,身心疲累。最奇怪的是,部份不知底蘊的朋友還道我是去旅遊玩樂,常問我好不好玩,有幾位厚面皮一族竟斗膽問我拿手信;我去的都是葡萄莊園的荒郊,那裏來的手信?真讓他們激死⋯⋯


頭條日報專欄《酒酣意濃》 —— 紅與黑 28/10/2010


酒酣意濃——
紅與黑
2010-10-28


葡萄酒普遍被界別為新舊世界。簡單說,舊世界是歐洲的產酒國,例如法國、意大利及德國等;其他的就是新世界。雖說歐洲的葡萄酒歷史悠久,但其實新世界中的國家,都有豐富的酒史。南非的釀酒歷史便可追溯到十七世紀,而澳洲也在十八世紀開始輸入葡萄藤,時至今日已經發展了好幾百年,因此稱他們為新世界,我總覺得有點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