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yster Shock – 19/9/08

Bottle Shock《醇酒醋男》(內地有更佳譯名: 《瓶擊》)果然魅力非凡,我在blog上說期待,隨後便收到各方友好的看戲喝酒活動邀請。可惜我老早決定與另一半自己觀看,只能缺席大伙活動了。

上週五到IFC把戲看了,戲拍得不過不失,平鋪直敍描述了1976年Steven Spurrier舉辦了的法美大戰。好的地方是故事忠於原著,未夠好的地方是拍攝角度有些大美國主義,特別是尾段以文字表達2006年的第二次美法交鋒結果,有指引性地讓不太清楚事件由來的觀衆誤認為,加州酒酒質是冠絕酒壇,角度有些偏執了。不過,我還是歡迎市場多製作些與葡萄酒有關的片種,對推動世界葡萄酒文化有正面作用。

當天看戲觀衆中,有六成是外藉人士,每當劇情描述Alan Rickman飾演的英國紳士Steven,在加州遇上的文化差異笑料,外藉觀衆便爆笑;到畫面出現法國名酒(尤其波爾多),我身旁的本地觀衆便明顯有大反應,似乎到來捧場的本地觀衆多是飲波爾多酒大的人士 —- 既然此片有個好寓意請世人不要局限只飲法國名酒,希望觀衆收到訊息吧!

看畢戲,本能反應要喝酒,但又想回家休息,於是走到Citysuper買了一大堆蠔和少量魚生,返家飽餐。

飢腸轆轆,以光速點了三款蠔:

North Bank,優雅清甜,口感骨肉均稱:

Fine de claire,最濃海水礦物味,鮮甜可口滑溜,餘韻長,很享受:

Tasmanian,淡味,有礦物清香:

由於Citysuper差不多關門,揀無可揀下,只要了:

縞池魚刺身,魚香撲鼻,油份足,吞嚥後餘味縈迴,難怪昂貴(HK$70,打折後HK$54):

鰹魚刺身,味道略薄,肉質偏韌,收結短,很一般:

開了瓶應景的美國加州Carneros的1997 Gloria Ferrer Brut氣泡酒:

這酒是我去年探訪Gloria Ferrer酒莊時購入的,原本打算放上一段時間才飲用,但我一向都不介懷存放時間,mood到即開是最有感覺的,也就趁「應景」這一刻把她乾了。

這是Gloria Ferrer最高檔次的氣泡酒,以香檳製法釀造,在此瓶內陳放了七年光景,零六年才進行除渣步驟,瓶頸上的掛牌便清楚將資料列明:

酒呈淺金黄色,氣泡細密,多元化青色果實味豐盛,酸度優雅,清新爽口,收結長,配合縞池魚刺身和Fine de claire很理想。

新聞稿 : 亞洲首本真正獨立的餐廳指南將於2008年10月31日隆重推出

亞洲首本真正獨立的餐廳指南

將於20081031日隆重推出

(新加坡-2008925日)

亞洲首本真正獨立的權威年度餐廳指南──The Miele Guide 2008/2009創刊號將於20081031日假新加坡舉行的盛大晚宴上面世,並由2008111日起於亞洲區各大書店發售。

The Miele Guide 2008/2009年版由一群了解及熱愛亞洲的資深美食家編寫,將成為首本以亞洲為標準,選出區內最佳餐廳的餐廳指南。The Miele Guide不但為亞洲餐飲圈子訂立全新準則,亦給予區內餐廳公平評審及獲得最佳信譽的機會。

The Miele Guide由創刊號開始,每年評選20大亞洲最佳餐廳。入選之餐廳將獲排名,該指南亦會為其作深入剖析。此外,指南同時介紹亞洲區內其他300間優秀餐廳,並以國家、城市及餐飲類別作分類。首本 The Miele Guide為來自亞洲16個國家,包括汶萊、柬埔寨、中國(包括香港及澳門)、印度、印尼、日本、韓國、老撾、馬來西亞、緬甸、菲律賓、新加坡、斯里蘭卡、台灣、泰國及越南的餐廳作出評價。

The Miele Guide 2008/2009年版及本年度「20大最佳餐廳」將會在The Miele Guide晚宴上揭曉,此時尚盛大的晚宴已定於20081031日假新加坡凱悅大酒店隆重舉行。晚宴雲集亞洲餐飲界重頭人物,宴請約350名賓客。所有列入The Miele Guide 創刊號的廚師及餐飲企業家均獲邀參加晚宴。

總部設於新加坡的Ate Media 總監暨東南亞最具名氣的食評家Tan Su-Lyn表示:「The Miele Guide的目標乃協助亞洲餐飲業發展。我們希望透過選出亞洲最佳餐廳,業界可繼續興盛發展。我們亦希望可讓世界各地認識令人讚嘆的亞洲精緻餐飲。」

Miele Pte Ltd執行總監Mario Miranda 表示:「能夠成為創下亞洲餐飲業新里程碑的一分子,我們感到十分驕傲。Miele贊助The Miele Guide一方面反映我們致力鼓勵及支持區內呈獻佳餚美酒的餐廳,一方面亦展示我們竭力為亞洲各地推廣美食享受及知識所作出的貢獻。」

The Miele Guide聯合出版人Pauline Ooi表示:「 我們熱切期待The Miele Guide 面世,而同樣令人期待的晚宴將向最耀眼的亞洲餐飲界巨星致敬。對於區內多位餐飲界傑出人物均表示出席晚宴,我們實在振奮不已,希望晚宴能成為每年區內最出色廚師及餐廳企業家均不容錯過的盛會。」

The Miele Guide Ate Media 出版,並由德國高級創新廚具生產商Miele 贊助。Miele雖為指南的冠名贊助商,卻不會於挑選及評審過程中行使任何影響力,從而影響出現在The Miele Guide 的餐廳名單。

作為一本獨立的指南,The Miele Guide或其投稿者將不會接受任何候選餐廳的廣告、贊助,或免費宴飲。

指南外型纖巧、設計高雅且價格合理,零售價僅為15美元,將成為「每位希望品嚐亞洲佳餚的旅遊人士、美食家及商務人士均渴望擁有的指南」。

是Art也是你和我

Thank God,《家好月圓》播完了!!

近年甚少看黄金時間的本地製作電視劇,最主要是沒時間,但更重要的是劇情不吸引。不計晚上的重播劇,我有心機地追劇應是上年的《溏心風暴》,和數年前的《金枝慾孽》。成長於電視行業最光輝的年代,我當然愛追看電視劇;年幼就是電視送飯,沒有動機;現在頻道媒體選擇多了,看電視劇為的多是讓心情放鬆。

而今期的《溏心風暴之家好月圓》,老實說,天天大吵大鬧大笑大哭,一個字總結:「煩」!編劇以為,天天有人哭,集集有人奸,便是行 – 唉…為過份煽情而放棄起承轉合,不讓觀衆心情放鬆,硬要人人爆血管 – 這樣必然流失一班上班族觀衆 — 上班一族早上工作已辛苦,返家開電視為求輕鬆不用費神,怎料按掣後見到一大班人大吵大叫,再不又玩甚麼親人枚,真受不了!!

Ok ok,你說不看電視便可以囉…唏,電視節目是演出藝術,更是生活文化之一,現代人避無可避,也不應該避。要改進是電視台,而不能叫觀衆退而接受之。

不過,要說明的,就是《家好月圓》一劇內的老一派演員技術高超,演譯一齣頗爛的劇本也極盡本份,值得嘉許。兩套溏心風暴系列裡,李司棋夏雨米雪等老戲骨演得好是預期之內,就連演唱出身的關菊英也做得十分好,証明努力有回報。

年紀輕的blog友或許未聽過關菊英的七十年代成名作「狂潮」,是首抒情調子,跟歌名對冲,歌詞簡潔精準,一矢道盡人性美惡,又跟同名的無線經典劇《狂潮》劇情吻合,故也吸引到黄耀明在數年前翻唱歌曲。不過,我始終較喜歡關菊英的版本。By the way,當年只有十八歲的關菊英能唱出「狂潮」的滄桑味,好厲害啊!

說起藝術,這陣子跟Leeuwin Estate的Art Series很有緣,分別在不同場合遇上她。我向來都認為釀酒是藝術,品酒是文化;西澳Margaret River名莊Leeuwin便一直都標榜他們的造酒哲學是"The Art of Fine Wine",所以他們的高檔次系列Art Series酒標會請來澳洲藝術家精心設計。Art Series有Chardonnay、Sauvignon Blanc、Riesling及Cabernet Sauvignon,當中以Chardonnay系列名氣最為響亮,價錢也是最昂貴。飲用Leeuwin Art Series Chardonnay,你會認為葡萄酒內外兼備,既有豐厚醇美的酒味,望着獨特的酒標設計,也是件賞心悅事。喝酒那刻,管你知道否誰是岳敏君,誰是Claude Monet,品酒這回事就是你我也懂的生活藝術。

上月獲邀到澳洲領事官邸晚宴,席上共有十多款佳釀,當晚的2005 Leeuwin Art Series Chardonnay酒體果味豐盈,餘味長,可惜香氣略遜;但在兩週前我在美國會的Leeuwin Dinner香味稍佳,酸度足,熱情果、柑桔果味豐厚但明顯尚含蓄,中腔現未全熟芒果的些微青澀;餘韻長,帶少許奶油味。相信五至七年陳放期後風韻更佳,介時酒味成熟,橡木成熟功效與豐盈果味會達致最均衡的時候。

上週朋友Jack自美國來,飯局少不了,Jack和一衆老朋友是識酒之士,本想花點心思找瓶古怪東西給他們品嚐,怎料整天也在忙,臨走前竟差點忙了帶酒,幸好在開車前電光火石間記起,臨急臨忙在酒柜裡抓了瓶2000年Art Series Chardonnay,還好此酒表現非常好,各老友總算欣賞:

酒呈明亮微金黄色澤,充足酸度,香氣撲鼻,入口果味豐足,結構剛實,前中後段表現穩健,大量鳳梨、牛油果、杏甫味充斥喉頭,餘韻非常漂亮,帶甘味,悠長。八年酒,現在是巔峰狀態。

藝術,就是表達人性生活的一種行為,也是演譯文化的一種釋放,品酒學酒絕對是Art,我慶幸我每天都與之繾綣。

十五位葡萄酒大師[Master of Wine]誕生

十五位葡萄酒大師[Master of Wine]誕生,亞洲佔三名,並有首名西班牙及首名巴西Master of Wine出現。

以下為摘自Master of Wine官方網頁各新任MW資料:

– Sarah Abbott, 37, UK

– Joanne Ahearne, 46, UK

– Francisco (Pancho) Campo Carrasco, 46, Spain

– James Cluer, 38, Canada. James passed his Dissertation and became a Master of Wine in May this year.

– Martin Hudson, 53, UK

– Jeannie Cho Lee, 40, Hong Kong, originally from Korea

– Benjamin Lewin, 62, USA

– Christophe Macra, 36, France

– Debra Meiburg, 47, Hong Kong, originally from USA

– Sara Muirhead, 37, UK

– Lisa Perrotti-Brown, 41, Singapore, originally from USA

– Jennifer Simonetti-Bryan, 35, USA

– Madeleine Stenwreth, 40, Sweden

– Dirceu Vianna Junior, 40, UK, originally from Brazil

– Tim Wildman, 38, UK

來自美國加州的Debra及韓裔的Jeannie經過努力不懈的鑽研,終可成功晉身MW,恭喜Debra及Jeannie,為香港爭光!!

下圖為Debra:

http://www.masters-of-wine.org/

酒宴一二三

久未update blog,難免被人覺得是懶。Well,我其他的報章雜誌寫作倒沒有疏懶,未有勤力寫blog是有另外的原因。

近來公私兩忙,心理素質不佳,自覺在blog上的抒發不會好,又每天忙到天昏地暗,連靜思獨處的時間也不多…所以…倒不如不寫 – 索性take a short break。想着,待心理思想較佳時,才好好地以文會blog友。

另有一個很無聊的原因是工作間不舒服 – 我的工作間位處玻璃屋的一隅,頂部隔光隔熱全賴一幅帳蓬,因早陣子九號風球關係,帳蓬被吹破,裂口剛好開在我的座椅對上,每日坐在其中,陽光可把雀斑統統趕出來,更熱得汗流浹背,辛苦不已,我又挑剔不欲調位(調得notebook又調不得其他雜物),所以便乘機不寫blog…固然,晚上沒熾灼陽光,總是要back to work,但計算下來已lost a day喇,只好趕起其他工作了。

今天很掛念你們,忍不住潦數粒字,慰慰相思。

上週到尖沙咀Luxe Manor的Aspasia出席Masi的Wine Dinner,有幾個得着:

 – Aspasia的食品很不錯,當晚Wine Dinner的水準更是非常impressive,我已跟洲際Spoon的首席侍酒師Thomas和Aspasia大厨Roland約好遲些再酒聚。Roland事事親力親為,飯後他更邀我進入厨房重地參觀,還請我到雪房吃新鮮茄子,那清脆爽甜的口感…現在仍難以忘懷…

– Masi的Amarone始終沒讓我失望

– 我沒有抽獎命

– 剪短了髮後有60%人認得出我,其餘40%要用上五分鐘才肯定

– 很感謝有初見面的朋友觀看敝blog – 縱然此blog未及從前茂盛…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這幾天雖然也忙,但上週出席過Maxxium的Wine Dinner,跟澳洲Leeuwin酒莊太子女Simone Horgan-Furlong共餐,有些內容想跟各位分享。

Leeuwin晚飯時,和Simone聊到著名「酒評家*」小派克對酒壇影響有正面有負面。我和Simone均不認同部份愛以酒評分數作購買葡萄酒準則的消費模式,因評分全以小派克明個人口味作準,怎能用他的喜好篩選貨品?更可悲的是有許多釀酒師為迎合小派克口味而改變釀酒風格,失去原有風味。Simone問我,作為寫酒人,我也有推介及褒貶,怎樣才算公道評酒?我一向認為RP的100分存在問題,多少分是合格?一分代表了甚麽??釀造葡萄酒是藝術及科學的結合,不能以上學考試的評分模式計算質素,反之,應品評當時該瓶酒的狀況,如整體結構及味道等因素,建議或不建議飲用,亦可表達喜歡不喜歡。每家酒莊的出品應是獨一無二的,而兩瓶100分的酒又代表了甚麽?既然沒有兩瓶一百分是一樣的,又何故要以分數定斷質素呢?Simone亦認為,作為葡萄酒出品人,應以當地的風土條件盡力釀製美酒,不能以拿高分為目標。她對部份釀酒商對市場妥協,以製作出「小派克」風格的酒為榮,感到心痛。

我知很多blog友初接觸葡萄酒都是多得小派克的名氣,其實以他的意見作參考,再同時參看其他資料,定可增進葡萄酒知識和樂趣。

* 坊間對撰寫品酒文章的人有多種不同稱呼,英語有Wine writer, Wine journalist, Wine critic或Wine commentator;華語可稱為酒評家、寫酒人、酒專欄作家等。因為覺得critic及「評」字略帶偏意,所以較少用到,故此我每被問及工作時,多會自稱Wine Journalist及寫酒人。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不慣、不太喜歡、亦不太會慶祝生辰的我,今年天大面子多得錢總發起酒局,跟老友酒友暢飲一頓,然後又夜宵吃好東西,非常多謝多謝!!!唯一要挑剔的就是疍糕上的名字…叫回Rebecca會好聽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