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

今屆港姐冠軍高人一等,連英文名字都選了個冷門的「花」名,叫Edelweiss(高山火絨草)。這個世代,人皆愛突出,認為改個特別(或特別深奧多筆劃)名字可以教人難忘,更可顯示品味學識。所以近年許多受過高深教育的中產父母為子女改了奇怪名字,彰顯身分。可以預期某些曾吒咤一時的名字在廿年後失傳,以下是高危類:

家強、耀祖、嘉輝、美玲、慧珍…

John, Michael, Peter, David, Mary, May, Ann…

在Google search,你可以輕易找到些突兀名字:

http://www.voterlist.com/fnamesunp.htm

http://www.i-want-baby.com/looking-for-unpopular-baby-names-we-have-some-rare-names.html

這種古怪風氣不獨只沾染香港,世界各地都有這現象。荷李活大明星個人主義強勁,自己的下一代更不能俗氣,Nicole Kidman的初生女兒便取了個叫Sunday Rose的名字;其前夫Tom Cruise的女兒也不遑多讓,叫Suri。早前閱報,知道紐西蘭政府立例禁止父母為子女改古怪名字,以防小孩在成長期間被人嘲笑形響身心。立法管制很誇張,但我看這是給今日新一代父母一記當頭棒喝,不要用自己兒女名字「靠飛」吧!

改個非凡名字,也是商業考慮;這些年來只需多留意本港新推出樓盤,定必可多學幾個中文字。葡萄酒為吸引顧客,改些標奇立異的名字是酒業新興的一種板斧,有趣例子有法國的Fat Bastard、西班牙的Scraping the Barrel、美國的Bloody Good White、匈牙利的The Unpronouceable Grape、紐西蘭的Cat's Pee on a Gooseberry Bush等。

電訊業大概知道High Tech feel不一定吸引現代追求新奇族,索性把產品名字改得天花龍鳳,手提電話生產商LG這幾年便推出了ChocolateIce-cream系列。雖然坦白說,把手機如此命名我覺得有點不知所謂,但美觀外型勉強聯繫食物,就讓他說得過去。然而去年LG推出Wine Phone,我真不能把手機性能與酒連線,今天的星島日報便為我釋去部份疑團:

同場加映 品酒手機 Wine

(星島)7月28日 星期一 06:30

(綜合報道)

(星島日報    報道)兩年前的Chocolate玩朱古力造型,不過今回入門摺機Wine(型號KF300),功能上確實跟酒有關。按下二點二吋熒幕下方的酒杯圖案鍵,即可打開Wine名酒字典,按種類、產地、味道搜尋各地的葡萄酒,又或了解不同酒類的特色,簡直是愛酒之士的隨身百科全書。售價:$1,380
  1. 熒幕下方設有四個捷徑,最右方一個按下即打開酒字典。
  2. 可以直接搜尋各地的葡萄酒。
  3. 大量酒類註釋,為不熟悉的用戶提供入門資料。
  4. 內置的酒字典功能令這部入門Wine話題性大大提高。

我未有機會試用此機,當然不會妄下評語。單就報章上的示範(到底是設計圖片還是真實的呢?)而言,酒字典的功能流於簡單;而搜尋的葡萄酒資料似乎太敷衍:「紅葡萄酒」、「法國」等資料未免毫無誠意。

西北大開發之吃在元朗:食物篇 – 21/7/08

打開Savour餐廳menu,有法菜有意菜,很典型的港式西餐。在元朗一隅,也總不能要求這裡有太authentic的味道吧!食物ok,服務不俗。最緊要係齊杯、價錢抵,夜閂門。

部份食物:

Tomato & Mozarella Salad – 好在夠多菜 – Dee哥說的:

橋哥極力推介, 炸蒜頭, 不錯啦:

Margarita Pizza:

Dee哥認為既山長水遠到元朗,應該一次過吃盡美食- 元朗的美食乃B仔涼粉,所以在Savour吃喝得飽飽後,整隊人馬移師大坑渠旁的佳記:

幾位猛男欲叫荳腐花,可惜售罄,錢總只好要了杯紅荳冰。可能有人喝了60%酒精的Grappa,神志不清,好端端一杯紅荳冰被加入之前喝剩的BA…

這是我叫的冰丸涼粉,加花奶是正路:

群情洶湧,探索心驅使,我也加進BA…

Dee哥的西瓜涼粉也BA不甘後人…然後再來Grappa…

被大麻鷹及Dee哥形容像嘔吐物的馬蹄露,橋哥聽畢後即大倒胃口:

結論: 切勿以為BA是糖漿,無論是紅荳冰或涼粉,都不適宜加BA類液體!!!

西北大開發之吃在元朗:酒水篇 – 21/7/08

在blog裡常在呻忙,呻得太多自己都覺厭悶,但事實也因太忙關係,近月經常缺席各酒友飯局,甚是可惜。不過可惜之餘也要顧合自己能力,為免因酒失健康,以往是酒飯局常客的我,現在只能一週出席一兩頓局,不用工作時,盡量在家「义電」,固本培元。所以上週五花哥魚局雖吸引,仍不情願地缺席,在家休息,此時橋哥撥電話相約元朗飯聚,受不了帥哥相邀,造就昨晚的元朗酒局。

錢總接了橋哥和我後,把車泊於保安嚴密的地方後,一行三人踱步八分鐘,到達位於裕榮徑的Savour Cafe品味餐廳:

橋哥在dinner數小時前表示最好帶備意大利酒,小妹便帶了2005 Erste & Neue Kellerei Kaltern Caldaro Weissburgunder, Alto Adige, Italy – Weissburgunder其實即是Pinot Bianco (Pinot Blanc)的德語。由於Alto Adige位處意國東北部,毗鄰奧地利,所以葡萄名字會沿用德文。此酒簡潔清爽,適合餐前或配沙律:

橋哥叫人帶意大利酒,自己卻帶來2004 Penfolds Cellar Reserve Barossa Valley Sangiovese, Australia,雖說葡萄品種源自意大利,酸度頗足,果味豐富,餘韻也好…但不合橋哥所定下的規矩囉:

大麻鷹的1999 Pol Roger Rose, 均勻細緻,氣泡力度不俗,有充分酸度把關,讓紅莓味有足夠時間在口腔內流轉, good!

Dee哥帶來的2006 Erath Prince Hill Pinot Noir, Dundee Hills, Oregon, USA – 香薰氣息,入口也是,略嫌矯揉,個人較偏好其入門版:

錢總的2005 Mongeard-Mugneret Echezeaux Grand Cru, Burgundy, France – 清甜花香,酸度果味夠平衡,最欣賞其優雅收結:

橋哥的2006 Weingut Dr. Deinhard Deidesheimer Herrgottsacker Riesling Beerenauslese, Pfalz, Germany – 中等甜度,蜜糖、荔枝味豐,但酸度後勁不繼,導致中至尾段表現平板,教人失望:

小妹向來遵循酒局攪手的規則,所以帶來切合意大利主題的飯後酒Grappa,這瓶是Alexander Grappa。我在今個月的茶杯雜誌欄目便是以Grappa為題。這Alexander充滿果香,很delicate柔和。

我有say

昨天與Simon到上環西苑吃午飯,侍應極力推介黃油蟹,我倆才突然驚醒: 「Oh yeah, it's July already, gosh!!」二零零八年轉眼已過了大半!不知時日過也難怪,皆因今年無論在公在私都忙,永遠都在衝衝衝,真個回頭已是百年身!

時間飛快,原來我在Yahoo! Blog寫這"Wine is Beautiful" blog已有兩年,連同我之前在blogspot寫下的英文網誌,這無心插柳的習慣竟已歷時三年,不長卻也不短,怎都算有九百多天的路途。

跟這blog的關係就像是兩個戀人: 開首時的熱戀如膠似漆,每天也要觸摸親吻,互相溝通,探索過程充滿刺激。最初只是兩個party之間的事,慢慢愈來愈多人知道,世界也就認定兩為一體。有一天當選做精選blog,如同被喚作模範情侶的感受。如是這般的穩定過了一段時間,每天上blog update好像是習慣,是例行公事,刺激褪去,但不見過面又不安樂,心癢難耐。最後因主動一方忙死,只好久不久才吻吻面頰,留下氣味,以示感情關係仍在,像老夫老妻般。

當初立blog目的說過許多遍: 純綷為自己酒友通消息和品酒筆記分享。寫Blog既因為酒,也就乾脆叫這Wine is Beautiful blog。後來竟也認識到一群愛酒新朋友,還有一大班素未謀面的讀者和支持者,實是非常感恩。數年下來,在多家雜誌報章的寫作日益增多(每月約交五、六份稿),亦踏進教室,工作量高,導致寫blog心態稍有轉變。

外國Wine Blog盛行,很多更只寫酒,水準專業,有人甚至寫出名堂來。我早期的網誌主要也都是只圍繞酒,不談其他。後來想: 我這blog雖因酒之名,但這既是我和葡萄酒的點滴記錄,只須我手寫我心便行。我已身負五、六份中英文酒專欄稿責,不時與各酒商釀酒師會面,又恆常授課,每天就是與酒一起活,這個網上小天地就是毋用太嚴肅專業;天南地北,心情日誌,隨心出發就是我這blog的態度!因此blog中用語多白話,也夾雜英語,coz this is me! 小妹自知文筆不算妙,未會生花,但每篇文章皆用心編寫,亦只會如實評論每杯喝過的酒,或到過的酒莊酒區。欲看純酒文章,小妹在星島日報、茶杯雜誌、ReviewAsia Magazine等有定期撰文,歡迎賜教。

今天很高興,晚上教授品酒班時,發現有多位同鄉 – 同樣都是多倫多回流一族,其中兩位學生還要是我某位舊同學的同事;另外又有位同鄉同學竟認得出我是從前電視上的主持;回到家後開Facebook,收到message發現汪少年兄的中學戰友竟是我相熟的大學校友,計算下來…唏,原來我的ex是汪兄的中學同學呀!!!

另外,昨晚參與了一場「酒本綱目」的混戰,全日共吞了十一款酒及八粒草藥,開了五個小時會議,跟四位寫酒界猛男共晉晚餐,乘了幾百元的士。其間目睹兩位高人相繼斷片,猶幸小妹明哲保身,在零晨兩時多清醒安全歸家,縱使超倦!

有趣清幽礦物花香的葡萄牙白酒,2006 Tiara, Douro DOC, Niepoort:

吃了八粒,can't believe it!!!

與多位公子在蓮香喝酒吃飯,茶杯是恩物 – 奇怪在杯子小小,也喝得醉人…

個人推介蓮香必試非常鮮香濃郁魚腸一砵,:

貴妃雞,好味!

2004 Henschke Tappa Pass Shiraz Vineyard Selection, Barossa – 奶油、椰香,重身,配魚腸好!

2005 Jerome Galeyrand Marsannay Chardonnay, Burgundy – 菠蘿、熱帶水果主導,只稍嫌酸度略遜:

舒壓夜宵@Home – 12/7/08

 

忙得不可交加    每晚雷電交加

******************************************

這幾天是全天候的忙得不可交加,早上開會,晚上授課,深夜趕稿 – 每晚「嘔」稿時,只有雷暴陪伴,更感無趣!

今晚稿債稍稍舒緩,不想stress out自己,決意停工放任洩洪。自我治療藥方如下:

1) 狂吃高鹽份Non-Vintage Doritos Nacho Cheese一包

2) 獨酎2007 澳洲Clare Valley Annie's Lane Rosé一杯

3) 衝上雲霄一集

4) 寫blog一則

「得咗,無得彈!」肉體仍然累,情緒卻有所舒泰了。

******************************************

對Doritos及Annie's Lane評語:

Doritos Nacho Cheese每塊面積相約,厚度適中,芝士味尚算可以,若可加多百分之三或可臻完美,然不及其同門師兄弟Spicy Nacho香口。

2007 澳洲Clare Valley Annie's Lane Rosé ($135, Watson's Wine Cellar)是以切拉子葡萄釀製的Rosé wine。顏色艷麗,呈活潑紫粉紅色澤,充滿芬香紅莓、小紅花氣色。易入口,酸度足,紅莓味多,再有些西瓜、草苺及香草味道,餘韻不俗,尾段帶甘甜,教人回味。此酒味道頗多,建議不需冰鎮太久(約攝氏11度為最理想),否則香氣或被冰封,流於浪費。價錢便宜,夏日佳品。

意大利酒莊行之「住」@ Badia a Coltibuono – 24/6/08

甚麽是Dream Job (夢想工作)?自小一向認為不用看人面色,或賺錢買花戴的,便是Dream Job…當然,最好就是不用做!

前兩天在某個聚會中遇上新朋友,老友介紹我的職業時,竟用上Dream Job來形容我,我是熱愛我的工作,但Dream Job之稱是有點誇了。

是酒行內人的話,便知品酒職業並非如外人想像般「好玩」。當你一天之內要品試幾百款酒,並且要有條理地作出記錄及分析,你可能情願跟老友記摸摸酒杯底,東扯西扯嘻哈聊天算了。

又,人家會想:人公幹,我公幹,我們出差wine trip做的是喝美酒,穿越葡萄園,定是如旅行般爽….well,我是很enjoy我的wine trip,但畢竟是要工作的,且多數是每天起碼十五小時,期間亦毫無「玩」的成份,跟旅遊shopping是兩碼子的事。那麽我enjoy甚麼?我享受的是得到的知識及交流過程。

外國酒莊對Wine Journalists非常重視,食、住、行各方面的安排均十分週到。雖然飲、食、行的時間多,住(即: 睡)的時間極少,作為對生活有要求的人,對每晚下塌的地方也很着意。這次我遠赴意大利中部参觀多區的莊園酒廠,除品試他們的酒款,也盡可能體驗部份Abbey的Bed & Breakfast水準。

這次旅程固然品了多家酒莊產品,但住了Badia a Coltibuono(www.coltibuono.com)的B & B倒是頗深刻。Badia a Coltibuono是Chianti區的首家葡萄酒渡假resort。這兒從前是修道院,建於公元一千年,歷史悠久。多年間經過兩次轉售,在1846年落入Guido Giuntini手中,其後人銳意發展葡萄酒事業,自八十年代中Coltibuono已傳至第三代的Emanuela Stucchi Prinetti打理。Emanuela的家族顯赫,在意大利無人不識,她的母親更是鼎鼎大名的意國料理專家Lorenza de’ Medici。今天Coltibuono集團服務多元化,有出產橄欖油、餐廳、烹任班,而修道院亦提供有十三間雙人房(約每晚歐羅160-190)、兩間適合四至六人家庭的Self Catering Apartment(約每週歐羅1800)。愛參觀莊園品酒,又有興趣學煮正宗意大利菜,同時又想感受古歷史修道院的氣派,這裡會是個很好的選擇。

Badia a Coltibuono入口:

Badia a Colitbuono佔地八百公頃:

接待的修道院中庭:

通往各雙人房的走廊黑漆漆,牆上掛了多幅巨型壁畫,昏暗的燈泡每隔十五秒即自動關上,要走路必須再自行按門旁燈掣。因各房佈置不同,我們被帶到各房時心情興奮。可能是女性的關係,我和Daenna(另外一位女journalist)被安排入住了最大的兩個房間,且外望漂亮的Valdarno Valley,教另外兩位同行的男士好不羨慕。Daenna的房較特別,要穿過書房才到達,而我的房是多位團友中最大間的,牆上掛的也盡是人像壁畫,據說是Emanuela的前人…….總之,那晚我早早就寢,並亮着燈…

我的十一號房要開兩道門才可進入:

這就是我的房間,樓底應有至少五十尺…

往浴室要上半層:

從我房窗户外望,Valdarno谷美景盡收眼底:

特意在早上有陽光灑遍走廊時拍張照:

往Daenna房前必須穿過書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