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菲力克斯吃的疍

Hi各位,這篇網誌見光之日,我已身處意大利Verona。臨行預先寫下數個網誌,希望能保持人流,讓這裡不致門可羅雀啦。

大家剛過了個長週末,吃過幾口復活疍?說起美味的疍,前幾天整裝待發,準備滕空照相機記憶卡之際,發現二月底在半島Felix餐廳吃過一頓奧地利酒Laurenz V入口酒商的dinner,那一夜的頭盤就是疍,教我難忘,可惜一直事忙未能與大家分享。菜式是「Sea Urchin Roe, Duck Egg, Vodka Cream」,鮮甜的海膽膏與鴨疍同樣豐腴,遇上酒精強勁但不搶味的伏特加忌廉,口腔如過渡了一個滿足口慾的旅程 — 濃香的開胃菜卻點到即止;說得露些,就是很arousing的aperitif。

那樣濃勁的序幕菜,配以新鮮爽口有個性的2007 Laurenz V Singing Grüner Veltliner,絕對有睇頭:

Laurenz V只造一種葡萄,就是Grüner Veltliner (GV),但晚飯卻不會因此而沉悶。喝的全是各有不同性格和成熟度的GV,配襯各菜式也有不一樣的火花,看得出主廚的心思。

\

整晚以沒有酒標的1979的GV為最出色,帶微甜,濃厚複雜性誘人,乾杏甫和乾菊芳香有韻味,我和身旁Spoon的Sommelier Thomas Schmidt乾完一杯又一杯:

其他菜式也有水準, 下圖是「Seared Scallop, Black Truffle, Caviar」:

這是「Slow Bake Cod, Prawn Pillow, Ginger」:

相對地較失色的「Citrus Cheese Cake, Cherry Ice Cream, Macadamia Nuts」:

Grüner Veltliner 是德語,有很多市場都直接把之喚作GV,這也是我們當晚的話題。風趣的準Master of Wine Debra Meiburg笑說不如叫Groovy,真有想頭。

作為非歐西裔的愛酒人,我明白要背誦艱深的酒名葡萄名是有些難度,但各位還不是用了幾年時間把波爾多的酒莊名葡萄名讀得琅琅上口?事在人為吧!況且,Grüner Veltliner已不算難讀了…

小妹早前在星島日報有關Laurenz V的拙文: 奧地利酒不容忽視

就這樣過了長週末的第一天 – 21/3/08

昨晚出席花哥觀塘魚局,為了開車而盡量少喝酒,以為今晚會有興致喝多杯,不知為何只想淺嚐…或許肝大哥開始有點錫身了…

明天後天都有工作在身,還要準備行李週一前往意大利Verona作Vinitaly葡萄酒評審,今天只想休息。下午踏了半小時單車,在家與家人燒烤,喝了兩口日本濁酒,晚上看看郭晉安(古靈精探好看過那不知所謂的美七一萬倍!),臨睡執執行李,便過了一個悠閒的首天復活節假期。Well, it's very enjoyable though…

李白特別本釀造濁酒 Rihaku Honjouzo Nigori (Citysuper, $120) – 很平板一般、不過不失的酒,但只售百餘元(在IFC要claim泊車優惠也不足!),也沒好抱怨了。

一向懶惰,只賴工人「煮」的BBQ,坐享其成, 嘻嘻..:

《香檳講座》by 弘兼憲史

昨天在大衆書局以HK$93購入。

日本人寫書實很有他們自己一套,弘兼憲史(Hirokane Kenshi)的《香檳講座》是本專介紹氣泡酒的漫畫式工具書。內容是有關氣泡酒的基本知識,只適合初學者,對酒已稍有認識的朋友們來說會是太顯淺。以入門書來說,內容有趣易明;最佳的就是有簡單推介日本產氣泡酒。

固然,$93有點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