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Net DIVA article “The Mediterranean wine gem under radar” 經濟通品味派專欄《酒意人生》文章「被遺忘的希臘酒」- 27/6/2013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4.04.33 PM

27/06/2013 經濟通品味派《酒意人生》

原文刊於: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article.php?section=travel&catalias=winetasting&id=18453

Santorini的Assyrtiko可釀出精緻優質的白葡萄酒,酒味馥郁清爽,是近年新興白葡萄酒中的一股清泉。(圖片摘自New Wines of Greece 官方網頁)

Santorini的Assyrtiko可釀出精緻優質的白葡萄酒,酒味馥郁清爽,是近年新興白葡萄酒中的一股清泉。(圖片摘自New Wines of Greece 官方網頁)

被遺忘的希臘酒

說起對希臘的印象,除了古希臘神話和雅典的古蹟建築物外,大概就是愛琴海和風景優美的小島,近幾年更多了些關於財困的問題,很少會聯想起當地的葡萄酒。儘管希臘葡萄酒的知名度在亞洲很低,希臘近十多年的葡萄酒發展突飛猛進。其實希臘在公元前七世紀開始已經開始種植葡萄和釀製葡萄酒,這個文化一直延伸至古羅馬時期。希臘更是葡萄酒出口先驅,在公元前一千年已經把當地的葡萄酒輸出到歐洲各地。希臘葡萄酒文化對歐洲多地影響深遠,因為在公元前730年,希臘在歐洲多區殖民,他們帶同葡萄樹苗到彼邦生活,例如意大利南部、西西里島、法國南部和黑海地區,所以個別意大利南部的古老葡萄品種,名字不像意大利語,反而像希臘語。

希臘全國共有六百多家酒莊,相比世界其他酒國,產量很少,每年生產三億八千萬公升葡萄酒,其中六成多是白酒。希臘葡萄酒在八十年代開始進入低潮,到了九十年代後期,多了放洋海外的釀酒師和種植師回國效力,為當時沉悶的酒業注入生氣,在近十五年間,希臘的葡萄酒質素改進不少,慢慢得到國際酒評人的注視。

現時來說,希臘只有少於兩成葡萄酒被出口到海外市場,也難怪國際市場對希臘酒的認識不多。不過最近看到希臘代表來到香港和中國進行品酒會和交流會,葡萄酒莊愈見積極拓展海外市場,相信亞洲酒客未來接觸希臘酒的機會將愈來愈多。

希臘的釀酒區共分為五大地域:

1.北部(包括色雷斯Thrace、馬其頓Macedonia和伊庇魯斯Epirus)

2.中部(連同Attica)

3.伯羅奔尼撒(Pelopnnoese)和愛奧尼亞(Ionian)群島

4.克里特島(Crete,是希臘第一大島)

5.愛琴海群島

五個地域中,最主要重鎮是克里特島、伯羅奔尼撒、Macedonia和希臘中部近雅典。希臘原生葡萄樹品種眾多,多達三百餘款,現時最常見的只佔兩成,可見這裏尚待開發的品種潛力極大。隨著科技發達和國際市場對希臘酒的好奇和渴求,大量古老希臘葡萄品種將被重新發掘研究。

現時產量最高的葡萄品種有:

Savatiano(白)

Roditis(白)

Muscat白葡萄家族

Agiorgitiko(紅)

但以質素來說則是:

Moschofilero(白)

Assyrtiko(白)

Xinomavro(紅)

Agiorgitiko(紅)

全希臘共有廿八個優質葡萄酒冠名產區,最具商業價值及重要性的有:

Santorini(以釀製Assyrtiko白酒為主)

Mantinia(釀製Moschofilero白酒)

Naoussa和Amynteo(兩區均是優質紅葡萄Xinomavro的據點)

最大的白酒冠名產區Patras,紅酒的則是Nemea(釀造Agiorgitiko紅酒),甜酒的則有Samos和Patras。

是的,很多地區和葡萄名字,覺得難也不出奇。先看過這些難明的名字,遲些接觸希臘酒的時候,起碼有一絲印象吧!

文: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滋味科學》- [魚我所欲]10/8/2010

早前有幸被邀請跟酒界名人郭偉信Wilson,為港台電視節目「滋味科學」擔任嘉賓,品酒評論酒中礦物質與海魚之間的微妙味道感想。
節目已經在昨晚播出,錯過了的朋友可點擊下圖到超連結重溫。下次大家吃魚飲酒時,我建議大家不妨留意酒與魚之間有否不悅腥味!

工商業發達同時不斷製造污染物,這些環境污染亦漸漸溶入大家的食物中,香港人喜愛食魚也難逃一劫。環境污染物隠藏着一種荷爾蒙干擾素,這些激素會在人體積聚,並會影響下一代的生理系統。

浸會大學生物系副教授黃港住,從20種本港不同的鹹淡水魚著手,測試魚類受污染的程度。發現含量高的是「桂花魚」。而香港城市大學研發的一項創新轉基因鯖鱂魚技術,可偵測雌激素的存在。有助對生物或食物作出快速測試。

深海魚含豐的奧米加3,其中的DHA有助於小朋友腦部發育。原來市面上有部分嬰兒奶粉成分所含的DHA並非從魚油提取,而是從微生物微藻中提鍊。港大生物化學系陳峰教授會詳細解釋什麼是微藻油。

傳統飲食習慣是紅酒配紅肉,白酒配白肉。日本科學嘗試為這傳統智慧找出其背後的科學根據,實驗結果是紅酒中的鐵質加重了紅酒配海產後,在口腔殘留的腥味或金屬味。口味始終是人的感覺,加上不同地方有不同食材及不同的烹調方法。節目會邀請兩位葡萄酒專家,再以紅酒配地道清蒸海魚,做一次本地口味測試,結果會否與日本研究一致呢?

編導: 蔡鳳玲

戀酒前後

近日家中佈置裝備大改動,其中改動主要是為迎接老父出院而準備的,另外亦因家中書本愈來愈多而要多添三個大書柜。向來自覺是個不太看書的人,有許多從前讀過的書已轉贈他人,想不到經過多年累積,書柜也竟已達到十個,展望短期內還要添置。

問題是:以前書架上多數會是些文學或偵探小說、詩集散文集、法語學習之類的讀物,後來多了很多理財智慧、人生哲理,甚至商場攻略的書本,意料不到的卻是今天我的酒類書藉霸佔了整整四大個書柜,還未計我這些年來做的資料搜集box files。

或許是我找到了酒,酒也找到了我。我或許不是世上最瞭解酒的人,亦不一定可將之駕馭,但既然體內DNA認定了葡萄酒是個可談戀愛的對象,我也即管投放青春精力去把他摸索,希望在有生之年盡情享受他帶來的歡愉。

以下是我在跟酒正式交往後的部份改變:

                從前                                                                             現在

– Shopping以買鞋買衫最頻密                     –  買酒最多

– 做廣告年代人家對我職業好奇心不大         –  身邊90%朋友對我的職業極感興趣

– 會花費若干購買潮流雜誌                         –  訂閱酒行業內消閒讀物花費龐大

– 經常與女友們飯聚                                  –  經常會與一大班猛男酒聚

– 甚少把工作帶到私人生活                        –  經常寓工作於娛樂,或vice versa

– 經常捱更抵夜,食無定時,想肥都難       –  飲食是工作,想瘦無可能

– 不懂吐痰                                              –  吐酒還過得去,假以時日或可練成神鵰俠侶裘千尺的

                                                                絕技

上圖攝於意大利Grosseto區內Rocca di Frassinello酒莊內,一個猶如麻雀枱抽屜的牙醫診所式spittoon,備有自動灑水系統,乾淨衛生。

 

一份心意

久違了的心意咭…來自法國波爾多 – Andre Lurton先生對我早前訪問他的答謝咭。已經很久很久沒有收到人家手寫的生日咭、聖誕咭,只因近年各人都先進了,卻同時也懶惰了;現代人互相祝賀問候多依賴E-card…因此當我收到Mr. Lurton親筆撰寫的答謝咭時,心頭頓湧起一陣暖…

新城娛樂台-旅遊新發現講座 @Our Wonderland- 25/11/06

下午到尖沙咀的Our Wonderland餐廳,參加新城娛樂台鄭啟泰「生活好國度」的旅遊新發現講座,主題是「歐洲新天地」,由東歐三國: 波蘭、匈牙利和捷克的領事代表向約50位嘉賓講解他們的旅遊名勝,更準備了他們的特色飲食,如匈牙利葡萄酒、波蘭肉腸和捷克啤酒等,以加深港人對他們的瞭解。

由於講座中有多種匈牙利葡萄酒讓人品嚐,我便負責向來賓講解基本品酒步驟:

是次講座的所有匈牙利酒均由本港的入口商智羣公司提供,其負責人何先生並向在場人士詳細講述匈牙利酒的特色。下圖為我和何先生及匈牙利總領事Mr. Darvasi會後閒談時攝:

今日酒單:

– BOCK Villanyi Hárslevelü 2004

– VESZTERGOMBI Szekszardi Kékfrankos 2004

– Villanyi Phoenix Cuvee 2002

– FITOMARK Tokaji Aszu 3 puttonyos 1996

會中還有東歐特色小食,很美味!

最後和大夥兒合照 – 左起: 波蘭駐港商務領事、捷克領事代表、Tim Kwai(年青旅遊家及新城主持)、鄭啟泰(生活好國度主持)、匈牙利總領事Mr. Darvasi、我及智羣的何毓贄先生。

 

再說荷蘭酒

翻查資料,原來荷蘭遠在1324年已在其南方的Limburg及Maastricht區種植葡萄,一直到十九世紀初因連遇數個寒冷夏天及遭逢經濟動盪而暫停。至1967年當Frits Bosch建立其只有800平方米大的Slavante葡萄園,葡萄酒釀造業才再一次在荷蘭復活。

時至90年代尾,荷蘭共有59名活躍葡萄種植者,但全都是產量極小的。當中,最大規模的種植者及葡萄莊園有:

– Apostolhoeve (Fam. Hulst, 3.6公頃)

– Domein Backerbosch (R Dreesen, 2,500平方米)

– Hoeve Neekum (Fam. Bollen, 1.5公頃)

– Domaine d'Heerstayen (Peter de Wit, 0.5公頃)

白葡萄品種有: Riesling,Müller-Thurgau,Auxxerois,Sylvaner,Pinot Gris。

紅葡萄品種有: Gamay及Pinot Noir。

荷蘭大多份酒都是乾白,酒體輕盈,酒精度約10%,常依賴加入糖份(Chaptalization)以提昇酒精度。

 

荷蘭也造葡萄酒

荷蘭啤酒喜力(Heineken)譽滿全球,相信大家一定喝過;但有否想過一試荷蘭葡萄酒?

位處荷蘭東面毗鄰德國的Groesbeek區地勢平坦,到處是佈滿青草的小山丘。熱愛葡萄酒的退休大學體育教授Freek Verhoeven正努力在他的五公頃大的葡萄園進行收成。這個是他的第三個收成,亦是他的酒莊首個正式收成,今年酒莊可釀成共10,000枝的紅、白及玫瑰紅酒。

Verhoeven認為此處陽光普照,微風輕送,是種植葡萄的一片樂土。

事實上,釀製葡萄酒業在風車國仍是一項很新興的工農業,且有愈來愈多人加入。現時荷蘭約有100公頃的葡萄園土地,共生產360,000公升的葡萄酒。

荷蘭酒類商品局表示,雖然荷蘭沒有南歐國家的和暖氣候,但科技進步,現時引入荷蘭的葡萄品種足可適應該國的多雨温和氣候。

熱切期待一嚐荷蘭的葡萄酒!

白酒也有益


 

醫學界一直都普遍認為紅酒較白酒有益身體,但最近卻有研究發表其實紅、白酒對身體健康均有同等效用。

American Chemistry Society 出版的Journal of Agricultural & Food Chemistry八月號便發表了文章駁回「紅酒較白酒有益心臟」的學說。

過往不少醫學研究都指出紅酒因釀酒過程中擠壓葡萄皮及連皮發酵,從而釋放出含有抗氧化分子的多酚,有保心臟作用;反之,釀製白酒時葡萄皮卻被分隔開,只用葡萄肉,因此而令各界相信「紅酒較白酒有益心臟」。

意大利米蘭大學[University of Milan]及多間研究所與美國科學家進行的研究顯示葡萄肉和葡萄皮對心臟有同等的健康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