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archive – HKEJ Lifestyle Journal article “Greek Wine’s 4As” 舊文共賞: 信報優雅生活專欄《美酒聖經》文章「四A希臘葡萄」- 3/9/2014

Screen Shot 2018-04-06 at 6.38.17 PM

希臘酒非常有趣特別,雖然這是舊文章,但仍值得大家看看:

[四A希臘葡萄]

撰文:梁淑意

文章網頁連結:http://lj.hkej.com/lj2017/foodwine/article/id/892006/梁淑意:四A希臘葡萄

上周的甘肅之行除了認識當地的葡萄酒業人士外,我也有幸碰到幾位葡萄酒專家,其中包括了一對夫婦,丈夫是退役航海員,現在負責在中國推廣希臘葡萄酒,太太是中國人,專職協助丈夫在中國的業務。他們都是葡萄酒熱愛者,因緣際會便決定在中國的土地上宣揚享受人生、享受文化交流的地中海式獨有生活態度。

我和他們聊天,就說起我很欣賞希臘的好幾種優質葡萄品種,因為在香港這麼悶熱潮濕的天氣,喝一杯希臘酒實在是一種極致的享受。希臘酒在世界各地酒壇愈來愈受歡迎,去年我在倫敦的各大小餐廳和流行酒吧都輕易看得見希臘酒,可見希臘酒的市場反映非常正面。希臘酒在亞洲區雖然尚未成為一股時尚潮流,但觀乎它在歐洲的受歡迎程度,其趨勢將很快登陸亞洲。

希臘是個葡萄古國,釀酒歷史超過四千年,已知的原生品種超過三百種,今天就讓我們來個希臘品種盤點四個A字開頭的重要葡萄品種,下次閣下到希臘餐廳用膳或在酒舖看見的話,記得要買一瓶回去嘗一嘗,讓你的夏天與眾不同,增添多一點地中海風情。

Assyrtiko

這是希臘近年最火紅的白葡萄,因為這個品種能釀造不同類型的白酒,常見於市面。最初的發源地是火山石豐富的Santorini島嶼,是當地冠名產區不可或缺的品種,現在出現在不同產區上如Macedonia和Attica,我甚至在南澳看到過它的蹤影。Assyrtiko的特性是酸度高,即使是已經達致非常成熟的地步,酸度仍能維持在高水平。一般市面可見的Assyrtiko白酒是乾身或是頗乾的類別,味道充滿礦物香和檸檬風味。Santorini的版本一般較尖銳修長,而Macedonia和Attica的白酒則比較溫柔和婉約。除了用作釀造乾身和頗乾的白酒外,Assyrtiko經常會被用作與其他品種如Aidani或Athiri等勾兌,釀造出甜酒。這些甜酒酸甜適中,不妨以之配搭油膩濃鹹味食物。

Athiri

上文提到Assyrtiko會跟其他品種勾兌,Athiri是其一。此為希臘眾多古老品種之一,另有名字Thira,發源地也是Santorini島嶼,常被釀酒師用作與Assyrtiko和Aidani葡萄勾兌,是為Santorini冠名產區白酒的主力品種。

現時希臘其他產區也有種植Athiri,包括Macedonia、Attica和Rhodes。Athiri的外皮較為薄,但汁液味道十分豐富,香氣吸引。相比Assyrtiko,Athiri的酒體較輕盈軟熟,香氣柔和,酸度略低,酒精度適中。

Aidani

又是另一個古老品種,主要見於Cyclades島嶼,屬於香氣品種,酸度及酒精度都屬中等水平,能單獨釀製酒體平衡的清新爽口白酒,但主要都是用於與另外兩個A字白品種混釀。

Agiorghitiko

希臘貴族紅葡萄,是冠名產區Nemea的重要品種。可釀製出可口開胃的粉紅酒和非常深色的紅酒,單寧柔軟,酸度適中而平衡,可釀成盡快飲用的清新果香酒或是具備複雜度、用作長年陳放的紅酒均可。

雖然希臘酒比較難發音,但最少我們要認得品種的名字,多喝便會加深印象。

(文:梁淑意)

《酒經月刊》文章「有關二氧化硫」WineNow Magazine article “SO2 or not SO2, that is the question” – Jan/2018

《酒經月刊》文章「有關二氧化硫」

Jan/2018

《酒經月刊》2018年1月號文章「有關二氧化硫」

《酒經月刊》2018年1月號文章「有關二氧化硫」

最近酒局多,跟新相識見面,少不免輕談酒經,偶爾會聽到酒齡甚深的人士「投訴」新世界區的酒含太多二氧化硫SO2),而對方又聲稱對二氧化硫過敏,喝過那些後令之頭疼不適,因此不好新世界酒云云。每次聽到這些對二氧化硫的怨言,我都會忍不住口隨即問對方平日有否吃罐裝、盒裝及包裝食物的習慣,假如有的話而不會有問題,大概頭疼並不一定二氧化硫的事了,也許是元兇是酒中的組織胺、丹寧或酒精。因為包裝食品與飲料如果汁、乾果、糖果、果醬、粟米片、餅乾、瓶裝香料、醬油、罐裝茶類、罐頭湯和一般精製食品等,統統都會加入防腐劑亦即是二氧化硫來防腐,常見的食物標籤名稱是E220-228其他化學名稱,例如亞硫酸鹽,這類包裝食品所含的二氧化硫遠比葡萄酒的量高得多,一包乾杏甫的二氧化硫比一瓶葡萄酒要高出十倍。世界多地現時對葡萄酒含二氧化硫量標籤均訂立條例,美國自1988年起,市面有售的酒含有每公升10毫克(以下同類單位以mg示)或以上的必須在標籤上寫明「含有二氧化硫」字樣,歐盟則在2005年開始推行。歐盟對葡萄酒中所含的二氧化硫量也有所管制,紅酒最多150mg,白酒200mg,甜酒400mg紅酒含有較多丹寧,天然抗氧能力較高,因此對二氧化硫要求可稍稍低些。

二氧化硫是氣體,氣味刺鼻難聞,空氣中百分之九十九來自人工製造出來,最多的就是工業製造,例如燃燒煤炭和石油等,汽車排放氣體亦有「貢獻」。吸入一定程度的二氧化硫會引起鼻子不適,過度的話可能會出現咳嗽、喘氣、呼吸困難,對哮喘病患者或會有明顯影響,但根據美國FDA的研究顯示,真正對二氧化硫過敏的人只有百分之一,除非一時間接觸大量二氧化硫,否則日常飲食到小份量的二氧化硫,根本不是問題。

二氧化硫可用作防腐、抗氧和殺菌,常被用於葡萄酒和啤酒釀製過程,酒莊會使用的型態包括氣體、液體、粉狀及丸狀。由於它可有助抑制微生物繁殖,殺菌效果理想,酒廠工人會以之清潔酒桶,並在葡萄採收回廠後,榨汁準備發酵前便可能馬上使用,以便酵母能順利工作,發酵期間和成酒後又可用二氧化硫抗氧,以免酒液氧化。另一常見技術就是灌瓶時加硫,因此舉可穩定酒質,酒在日後出廠後不會容易壞掉。近年在葡萄酒業更吹起一股「減硫」甚至是「零硫」的潮流,畢竟整體社會風氣都逐漸朝向減少進食防腐劑,天然酒(Natural wine)的興起亦推動坊間飲用含硫量低的酒,導致現時業分成幾個陣營,傳統派堅持使用一定二氧化硫以保酒質,中間溫和派會在灌瓶前加少許硫,天然酒擁護者則覺得酒液裏已經存有可供酒陳放的元素,毋需另加二氧化硫,加硫後酒味會受到影響,味道會較遜色。根據「天然酒」一書所載,斯洛文尼亞與意大利交界地區知名天然酒酒莊Radikon的實驗顯示,有酒在兩年後失掉灌瓶時注入的二氧化硫,認為加硫乃多此一舉。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

「酒知識懶人包」之土壤酸鹼 – 11/1/2018

「酒知識懶人包」之土壤酸鹼

說某人「葡萄」別人,即是代表有人酸溜溜,妒忌別人,這固然是不對的做人態度,也正反映大家都覺得葡萄是酸的。有關葡萄酸甜度平衡的事,我過往也寫了不少文章,以後也可再談,但土壤酸鹼值對葡萄有莫大關連,倒不是人人會在意。

泥土的酸鹼值會直接影響,過酸或過鹼都會引致土壤營養不平衡,酸性泥土會含有大量的游離鋁(free aluminum)和鐵(iron),這樣會把土壤溶液中的磷沈澱出來,那麼葡萄藤的根便不能將之吸收,而高鋁更會妨礙根尖細胞分裂,破壞根部發展。至於鹼性過高的土壤也見不得是好事,樹藤難以吸收微量營養元素如鋅、鐵和銅,出現營養不良。

IMG_1358

即使葡萄園開始種植時的酸鹼值理想,隨著時日過去,泥土養分會通過滲漏而自然流失,而且植物會吸收養分,還有酸雨或含氮量高的肥料之類的加入,泥土總會逐漸變酸,所以葡萄園必須每隔數年測試泥土酸鹼值,在計劃如何改善。每個葡萄品種要求的養分都不同,理想酸鹼亦不一樣,美洲原生葡萄的抗酸能力比歐洲品種和混合較高,後兩者在較鹼環境下會表現好些;另外,粘土含量高或有機物質多的土壤比砂石類需要較多的石灰(lime)來提升鹼度。

文、圖:梁淑意@醉美麗 By Rebecca Leung@WineisBeautiful.com

ETNet DIVA column article “French sweetness – Botrytised whites fm Bordeaux” 經濟通品味派專欄《酒意人生》文章「法式浪漫甜酒─波爾多甜白酒」- 20/11/2017

20/11/2017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4.04.33 PM

經濟通品味派專欄《酒意人生》文章「法式浪漫甜酒──波爾多甜白酒」

原文刊於: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article.php?section=travel&catalias=winetasting&id=35717

Screen Shot 2017-11-21 at 1.22.44 PM

天氣轉涼,我們吃的食物味道轉濃重些,喝的酒也會多點酒體和甜味。上次和大家簡略提過如何分辨甚麼是真正的甜酒,今天不如談談法國的美味甜酒。

法國釀酒歷史悠久,出產的紅、白、粉紅和氣泡酒都十分多樣化和出色,其中最著名和受廣泛歡迎的莫過於波爾多貴腐酒之后蘇岱(Sauternes)甜白酒。蘇岱甜酒以受到貴腐霉菌(Botrytis Cinerea,又稱Noble Rot)侵襲到發霉收縮為葡萄乾狀態,被人手採摘後壓榨成濃郁高糖分汁液釀製而成,含糖量高,因為製法天然而獨特,其酒石酸度及甘油量較高,雖然後者的量不足以影響口感,蘇岱甜酒的風味主要都是酒體中等至豐厚,味道濃郁,酸度充足,充滿蜜糖、水蜜桃、柑、杏脯、菠蘿、芒果、荔枝、無花果、熱情果、各種香料和蜜蠟等等令人垂涎三尺的豐富香與味。蘇岱甜白酒的主要葡萄是長相思(Sauvignon Blanc)和榭密雍(Semillon),個別酒莊又會添入密斯卡代(Muscadelle),酒中含有足夠的糖、酸及味道複合物,能長期瓶內陳年,遇上優秀年分的甚至可擺放三數十年而仍能保存果味,甚受收藏家歡迎。蘇岱區內有小區巴薩克(Barsac),酒莊可選擇選用巴薩克或蘇岱字樣,兩者通用。

蘇岱貴腐霉甜白酒豐潤優雅,猶如甜酒中極具仙氣的美女

蘇岱貴腐霉甜白酒豐潤優雅,猶如甜酒中極具仙氣的美女

甜酒市場一向落後大市,走勢比同區紅酒較弱,對消費者來說其實是好事。除了頂級酒莊Chateau d’Yquem外的價錢高企外,蘇岱很多酒莊索價均非常合理,數百元港幣已經可以找到一瓶酒味豐盈具備複雜深度的甜酒。貴腐霉酒的釀造方法獨特,製酒成本較紅白酒高,現時市場的平均價高,但性價比絕對高。假如你對甜酒情有獨鍾,欲搜羅風格像蘇岱又要經濟實惠的貴腐霉甜白酒,不妨考慮Graves Supérieures、Loupiac、Cadillac或Sainte-Croix-du-Mont的酒。Graves Supérieures(可譯作格拉夫特級酒,但釀法和酒味與Graves AOC截然不同)屬格拉夫產區,酒體比蘇岱較輕盈清爽,價錢相宜,可惜出口市場不大,在本港要找也甚是困難,期望個別酒莊未來會更見積極將之出口至香港。蘇岱、巴薩克與Graves Supérieures都位處波爾多市以南、Garonne河左岸地區,一河之隔(即右岸)的Loupiac、Cadillac和Sainte-Croix-du-Mont亦盛產貴腐霉甜白酒,擁有較多粘土石灰石混合土壤的地點可孕育出優秀的貴腐霉菌葡萄,風格類近,但一般酒體較輕,線條幼細,檸檬、橙皮、水晶梨和礦物等,飲用年輕歲數的也相當可口。

Loupiac甜酒有馥郁的新鮮白色水果和花香,複雜而清爽

Loupiac甜酒有馥郁的新鮮白色水果和花香,複雜而清爽

Cadillac明媚典雅,平衡怡人

Cadillac明媚典雅,平衡怡人

優秀的Graves Supérieures均是纖儂合度,香氣和諧綿長

優秀的Graves Supérieures均是纖儂合度,香氣和諧綿長

波爾多甜白酒芬芳馥郁,飯後來一杯,令人感覺完滿,愛吃奶酪的朋友亦可與之配搭,波爾多人最愛以他們的甜白酒與各式奶酪奉客。概括來說,年輕的甜白酒與不經陳年的奶酪很配,略經陳年的酒則與帶絲絲鹹香味的奶酪相得益彰。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

瑞士的Cornalin紅葡萄

前幾天上載的一幅相,問大家知否相中葡萄酒是什麼品種:

有人知道這紅酒的品種是什麼嗎?

Screen Shot 2017-07-20 at 7.59.59 PM

其實這Cornalin是瑞士的原生葡萄,我早前到葡萄牙時轉機途經日內瓦機場,看見這酒,好奇心起便買回港與友品試。Cornalin早在十四世紀已經出現,又稱Rouge dy Pays,於1972年被正名為Cornalin,來自意大利Valle d’Aosta,父母是Petit Rouge和Mayolet,輾轉間來到瑞士落地生根;屬遲熟品種,但生長期間不易打理,一旦葡萄樹活力過盛,酒質便會未如理想,故在二十世紀初曾遭瑞士農夫嫌棄,減少栽種,一直到近幾十年當地酒業再次投放資源培育此品種,並用以釀製果香豐盈的鮮香清爽紅酒,近年被視為瑞士Valais區標誌性葡萄品種。Cornalin顏色呈深紫,充滿紫羅蘭香氣和覆盆子葉氣息,酸度和丹寧量中等,回味有少許苦澀,這瓶2014 Julius Cornalin有明顯的紫羅蘭、覆盆子、藍莓香氣,入口的味道相若,有雪松木味,不過稍嫌苦澀味明顯,收結甚短,質素很一般,有點失望。

雖然是次葡萄酒不是什麼佳釀美酒,總算叫作多學習一個冷門品種吧!

Tasted on 14/7/2017

經濟通品味派網頁專欄《酒意人生》文章「意大利的南部美人」 – 12/7/2017

經濟通品味派網頁專欄《酒意人生》文章「意大利的南部美人」ETNet DIVA column article “Aglianico – the exquisite beauty from Southern Italy ”

12/7/2017

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travel_columnists_detail.php?columnists=winetasting&id=35107

上次介紹過意大利南部優質紅葡萄品種艾格尼科(Aglianico)、Taurasi DOCG及 Feudi di San Gregorio,今天繼續談談我較早前的品酒會品試酒筆記:

Screen Shot 2017-07-20 at 7.51.42 PM

2012 Aglianico del Vulture Feudi di San Gregorio──這位佳麗來自Basilicata的北部DOC冠名產區,乃區內唯一的DOC,葡萄園集中在高地,土壤含有大量的火山岩石,是顯露艾格尼科的其中一個主要地區。此酒的風格形同酒瓶上的標籤般,都是紫紅鮮豔,充滿活力。鮮香黑紅色水果味豐富,容易入口,酒體與丹寧量同屬中等,質地順滑,綿柔細軟,酸度平衡和諧,酒精感不算高,毋需等待或透氣太久便可,個性直接,整體感覺平易近人,複雜性不算強,現在已經適合飲用。

2014 Rubrato Aglianico Feudi di San Gregorio──這是屬於Campania產區的Irpinia Aglianico DOC,是試酒當日我非常喜歡的其中一款酒!以百分百艾格尼科釀製,此酒花了約八至十個月時間陳放於不鏽鋼酒缸內,出廠前於瓶內陳藏半年光景,以保持艾格尼科最清香的一面來釀酒,因此風格亮麗,酒香撲鼻:紫羅蘭、黑莓、黑李子、西洋甘草,芬芳馥郁,入口味道相若,丹寧量高,口感飽滿,中段有誘人紅櫻桃、蔓越莓和香料,結構緊密,收結悠長,現在品喝已經是享受,但酒力有勁,仍可窖藏最少五年,當可挑戰閣下忍耐力!

2014 Lacryma Christi Rosso Feudi di San Gregorio──為Campania的產區,屬Lacryma Christi Rosso Vesuvio DOC,產區名字充滿宗教浪漫感,Lacryma Christi的意思是基督之淚,源自傳說基督升上天堂之際回望世界,驟見那不勒斯灣和維蘇威火山的美景,喜極而泣,眼淚灑在維蘇威火山山坡之上,葡萄樹隨即在該處叢生。另一說法是依據羅馬時期修士們在當地的釀製此酒方法,因為古時沒有過濾設備,負責釀酒的修士會讓酒通過畫布,藉此把酒澄清,酒液穿過畫布時的滴漏狀態猶如淚水,因而得名。這酒由兩個紅葡萄品種混合而成:Piedirosso(又稱Palombina)和艾格尼科,前者是Campania的原生品種,擁有特色的紅莖和分三岔樹枝,貌似紅色鴿子腳,尤其鍾情乾爽的火山岩石泥土,常釀出含有絲絲鹹香的紅酒。我在試酒會當日給此酒相當高的評價,認為這酒的果味極為吸引,豐盈有層次,雖然不是用作長期陳放的酒,但入口清爽而有質感內涵,特別愛那紅李子、覆盆子、桑葚和雪松木,酒體厚而平衡,餘韻乾淨溫柔,現在喝非常適合 。

下次會分享我最後一部分的品酒筆記。

入口商:Sino Vantage Asia Ltd.

文、圖:梁淑意 Rebecca Leung

信報專欄《美酒聖經》文章「杜羅酒區紅酒不容忽視」HKEJ article “Wines from Douro – One of the most underrated wine regions” – 14/7/2017

《美酒聖經》杜羅酒區紅酒不容忽視 14/7/2017

杜羅河谷盛產波特酒及雄渾紅酒,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也是葡國最古老釀酒產區。

杜羅河谷盛產波特酒及雄渾紅酒,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也是葡國最古老釀酒產區。

舊世界(即歐洲)產葡萄酒向來是本港飲家的寵兒,不論是本地酒商還是我的酒友學生,他們經常舉辦的酒局主題不外乎是法國、意大利、西班牙,甚至是德國,釀酒歷史不遜於以上國家的葡萄牙反而只有波特酒(Port wine)最為人熟悉,其他酒類如紅白酒和氣泡酒的滲透率仍然偏低。隨著品酒和飲食文化的改變,曾經在二十世紀中期至中後期瘋魔世界各國市場的半甜粉紅氣泡酒Mateus近年在香港亦甚少見,至此葡萄牙酒的市場佔有率亦見顯著下降。我的觀察所得,香港人其實對葡萄牙酒的口味頗為受落,我參與過好些僅有的本地葡萄牙酒宴,賓客們品試過後往往會改觀,覺得葡萄牙酒質素好,價格合理。波特酒組織Vintage Port Academy(年份波特酒學院)看準本港飲家偏愛飲用高端酒,近幾年定期安排具備教育性的課程和品酒會,已然把波特酒文化慢慢推廣;Wines of Portugal則偶爾在香港舉辦業內活動。

耕作困難

此外,杜羅河谷(Douro Valley)盛產波特酒及雄渾紅酒,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也是葡國最古老釀酒產區,極具重要性。隨著時代變遷,很多新一代莊主為求突破,除了保存固有傳統釀酒工藝之外,亦積極往外開拓眼界,爭取經驗,回饋杜羅區,好像區內五家優秀酒莊莊主於2003年自行組織Douro Boys,幾位莊主都知道揉合科技與傳統,對釀製更高質的葡萄酒有利,他們經常周遊各國巡迴推廣自家品牌餐酒,成績理想;這兩年則有新進組織The New Douro,集合十幾家有實力的酒莊,大部分酒莊都是以先進技術把杜羅傳統原生葡萄釀製成上乘餐酒為目的,並頻密籌辦品酒活動,推廣杜羅河谷。

月前我到過葡萄牙的波特市(Oporto)參與一場由The New Douro舉辦的品酒會,品嚐超過百餘款的紅白酒,因為航班時間關係,我未能品嚐他們準備的波特酒,但已經獲益良多。杜羅河谷耕作不容易,這片土地被三面環山包圍,隔絕大西洋吹來的清涼濕潤西風,擁有最典型的內陸性氣候,夏天特別炎熱乾燥,葡萄園集中在陡峭斜坡,土壤含片岩量高,極度適合耐熱葡萄外皮厚的原生紅葡萄,葡萄生長時間長,可培育出複雜性且成熟度高的果實。因為地勢關係,區內有起碼一半的葡萄園種於斜度達30度的山坡上,耕作困難,釀酒成本不低。

杜羅河谷紅酒顏色深邃,整體風格偏濃重,酸度中等,單寧綿密豐腴,果味多,一般都有使用法國橡木桶,增加香料辛辣和複雜感,夠結實,乾淨有層次,充滿熱情。在品酒會芸芸眾多杜羅河谷紅酒中,個人最有深刻好印象的包括:2014 Casa Ferreirinha Quinta da Leda、2014 Niepoort Batuta、2014 Quinta do Passadouro Touriga Franca、2014 Quinta do Vallado Douro Superior、2015 Symington Pombal do Vesuvio和2013 Quinta Nova Grande Reserva Referencia Red。

根據杜羅區內具有悠久歷史的酒莊Quinta Vale D. Maria的負責人Cristiano van Zeller透露,杜羅河谷暫未受近年備受關注的全球暖化對葡萄園的影響,葡萄收成仍屬正常水平,但區內酒莊仍會密切注視天氣對葡萄種植的改變,我衷心希望這情況可以一直維持吧!

文:梁淑意

經濟通專欄《酒意人生》文章「於意國古城Montefalco嚐一口紅酒」- 20/4/2017

ETNet經濟通專欄《酒意人生》文章「於意國古城Montefalco嚐一口紅酒」- 20/4/2017

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travel_columnists_detail.php?columnists=winetasting&id=34698

有人形容意大利的中古山城形狀美麗,有些更猶如甲殼化石般。意大利中部翁布里亞(Umbria)的蒙特法爾科(Montefalco)建於十二世紀,五座城門平均分佈在幾個角落,各有一條路徑通往位於山處最高的廣場,被認為形似海星,亦因為聳立高位,能遠眺山下平原,被美譽為「翁布里亞陽台」(The balcony of Umbria)。貴為九百多歲的「陽台級古城」,蒙特法爾科以酒業及針織業傳統聞名,可惜其葡萄酒色彩往往被隔鄰的托斯卡納(Tuscany)超巨光芒掩蓋,知名度不足,幸好近年名聲開始抬頭,本土品種薩格蘭蒂諾(Sagrantino)逐漸吸引注視。薩格蘭蒂諾遠在1549年已經在蒙特法爾科出現,以神聖甜味紅酒身分雄霸當地釀酒業幾百年後竟在上世紀的六十年代式微,幾近絕跡,直到七十年代末開始一群意欲復興本地品種的酒莊和釀酒師們重新研發栽種及釀製技術,今天我們才得以一親香澤,品嚐其馥郁澎湃而性感風味。

Bocale是蒙特法爾科其中一家優質莊園,酒莊成立於2002年,由已經在該區落葉歸根超過一百年的Valentini家族主理,現在的莊主Valentino曾任蒙特法爾科市長,取名Bocale是因為此字在當地方言解作容量兩公升的油罈子或酒罈子,正好代表了Valentini在蒙市世代相傳經營的家族生意。Valentino崇尚天然風味,著重葡萄園的健康,故此種植葡萄主要以有機耕作處理,不使用化學殺蟲劑或除草劑,發酵只用天然酵母,釀酒過程不進行微細過濾法或溫度穩定技術,以保留酒中最原始味道和幼細線條。酒莊產量不多,每年釀酒約兩萬五千瓶,整個種植和釀製過程均可嚴謹地全程監控。

Screen Shot 2017-07-17 at 3.25.22 PM

Screen Shot 2017-07-17 at 3.25.40 PM

Bocale的釀酒歷史雖然不長,但整個Valentini家族都非常投入,全家總動員打理酒莊旗下五款酒。Valentini三父子同心合力做好品牌,能言外向的Valentino主要對外和出口,其弟弟和父親主力照顧酒莊大大小小事務。我在去年的聖誕前到訪過Bocale酒莊,便是由Valentino和家人接待,熱情和善,正正就是他們家的葡萄酒風味。Bocale 的蒙特法爾科紅酒(Montefalco Rosso)優雅馥郁,豐盈亮麗,丹寧滑溜而柔順,紅黑莓風味吸引,充滿活力;Sagrantino di Montefalco DOCG紅酒具備豐厚層次,複雜緊緻,結構實淨,線條分明,有極佳的陳年潛力。值得留意的還有他們的清爽得來油潤的Trebbiano Spoletino白酒,酒體輕盈,酸度適量而清晰,明亮平衡,果味怡人,我特別鍾愛那水蜜桃、楊桃和檸檬皮的甘香,富有深度,飯前來幾杯特別醒胃爽口!

Screen Shot 2017-07-17 at 3.25.48 PM

Screen Shot 2017-07-17 at 3.25.57 PM

文、圖:梁淑意

 

ETNet DIVA article “Refreshing & delicate Japanese wines” 經濟通品味派《酒意人生》文章「值得一試的日本葡萄酒」- 19/1/2017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4.04.33 PM

19/01/2017 經濟通品味派《酒意人生》

值得一試的日本葡萄酒

原文刊於: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article.php?section=travel&catalias=winetasting&id=34156

日本威士忌近年大賣,當我過年前告訴朋友們新年後會去日本,大家都以為我是去看威士忌酒廠或清酒廠,其實我是聯同一眾專業的酒類評審到訪日本考察,想要對當地的葡萄酒釀造業和清酒文化多點了解,時間緊逼,真的也沒辦法再到威士忌酒廠參觀,唯有等下一次吧,但此行的得著非常多,以知識而言,實在是獲益良多,滿載而歸。

日本的山梨縣和甲州葡萄近年聲名鵲起,部分更是配搭美食佳品,是時候多品嘗試喝!

日本的山梨縣和甲州葡萄近年聲名鵲起,部分更是配搭美食佳品,是時候多品嘗試喝!

現時日本47個縣共有超過兩百多家葡萄酒莊,不過釀出的酒主要內銷,對外出口還是佔非常小的數字,導致國外對日本酒的認識有限。我初次接觸日本葡萄酒是大概十一二年前剛學葡萄酒之時,有朋友從日本帶來一瓶日本紅酒,依稀記得當時印象很一般,甚至覺得不好喝。直到入行之後,開始出席世界各地不同的葡萄酒評審比賽,品飲日本酒的機會大為增加,偶爾可飲用質素較好的日本酒,慢慢地對日本酒印象改觀。葡萄自718年經佛教傳入日本,於本州中部山梨縣(Yamanashi)的勝沼(Katsunuma)大善寺附近,然後開花結果,據說此葡萄就是我們現在所知道的甲州葡萄(Koshu)。古時候,修道的和尚們均認為葡萄具有藥性,因此對葡萄本身的興趣大於用作釀酒,歷史文獻亦不多記載。日本葡萄釀酒業要數到16世紀葡萄牙傳教士來到東瀛後才真正展開,傳教士把葡萄酒帶來送給九州封王貴族,讓日本人嘗到的美味,葡萄酒從此開始定期進口。

縱然因為17世紀幕府將軍掌權,基督教及傳教士備受逼害,連帶飲用葡萄酒也被視為不當,葡萄酒飲用文化在日本走向低迷,直至19世紀末,山梨縣勝沼兩位從法國學成歸來的年輕人利用自己學過的釀酒技術,在當地開設葡萄園及商業用酒廠,雖然最初的酒質一般,卻因此而揭開了引入歐洲和美洲葡萄品種植根日本的歷史序幕,對日本以至整個亞洲後世的葡萄農業影響甚深。

日本的葡萄種植主要集中在本州的三個縣:山梨、長野和山形,共佔全國產量近四成,而全日本生產出來的葡萄,只有約十分之一用作釀酒,其餘的供食用。幾個縣當中,葡萄之鄉所在的山梨縣葡萄種植面積為全國四分之一。山梨的氣候備受季候風雨的影響,天氣潮濕,為免葡萄樹惹上黴菌類疾病,區內的葡萄藤大多會較高,方便樹葉舒爽通氣,田內更會把泥土近根部堆高,形成一條條的坑道,讓多餘的水分容易流走。山梨之中,勝沼被譽為葡萄之鄉,這裡的地勢較高,雨水較少,有鮮風吹送,種植葡萄較理想。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