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譽源雜誌》專欄 – 皇宮出品 - 4/2011

刊於《譽源雜誌》四月號

全文:

皇宮出品

年前到過葡萄牙各地進行莊園考察,在當地中部Mealhada地區盧梭(Luso),入住過一家酒店Hotel Palace Bussaco ,印象難忘。顧名思義,Bussaco酒店從前是皇宮,建於1888年,是葡國末代君王努埃爾二世的皇宮莊園,這裡在1917年正式被改建為五星級酒店,並開始推出同名葡萄酒品牌Bussaco,以紀念君王的榮耀,其中的1922年份更受到各界注視。Bussaco皇宮酒店設計美輪美奐,精雕細琢,幸運的我在下午到酒店,還好尚有陽光,那巧妙而古老的韻味,教我著迷。他們出品的葡萄酒甚為罕見,大部分酒都只在酒店內供應,當年我便有幸品嘗過幾瓶紅白酒,那白酒味道清新特別,可惜後來在香港並不多見,我一直念念不忘。

日前,因緣際會,我在澳門的美高梅酒店中菜餐廳金殿堂重遇Bussaco葡萄酒,並一口氣品嚐十款紅、白葡萄酒,包括舊年份的1958年紅酒和1967年白酒,高興不已。Bussaco一直沿用非常傳統的釀酒法處理佳釀:人力方法壓榨葡萄,然後把汁液置於桃木製酒桶發酵,以手造玻璃瓶裝載,最後以蜜蠟酒塞封瓶。Bussaco的葡萄酒跟傳統葡萄牙酒一樣,習慣把多種葡萄品種混配,只分為兩種酒:紅酒(Tinto)和白酒(Branco)。紅酒分別以BagaTouriga Nacional葡萄勾兌,而白酒則是EncruzadoBicalMaria Gomes;所有品種均是葡國原生葡萄。代理表示,大概十年前開始,酒莊方面逐漸採用法國新橡木桶釀酒,因此風格有點改變。

在金碧輝煌的中菜廳裡,我品試了五款白酒,分別是20052003200220011967的年份;另外還有20042002200119831958年的紅酒。以下是我對各款酒的簡評:

2005
Bussaco Branco

獨特草青、新鮮生菜香,高酸度,酒體中等,中段有烏龍茶香,收結甚長,帶無花果味。

2003
Bussaco Branco

也許是當年的熱浪關係,酒的味道豐厚,充滿椰樹樹膠味,入口帶槍火彈藥味,餘韻中度,回甘帶甜,有乾無花果和大樹菠蘿味。

2002
Bussaco Branco

乾白花香,有些菜乾味和鹹花生。入口有礦物,田園氣息重,酸度足夠,餘味有龍井茶葉香。

2001
Bussaco Branco

成熟梨子和琵琶果香,入口有點焦糖味,中段有乾青蘋果,收結帶白松露,結構實在,元素均衡,韻味特別。

1967
Bussaco Branco

線條玲瓏細緻,香味充滿蘋果乾和鴨梨,入口有杏仁和琵琶果,餘味悠長,帶礦物和龍眼清香,餘韻悠長怡人。

2004
Bussaco Tinto

香氣馥郁,紫羅蘭花香、櫻桃味濃,入口豐腴,丹寧年青有活力,味道豐富具層次,有極高陳年潛力。

2002
Bussaco Tinto

黑漿果香濃重,入口同樣以黑漿果為主幹,黑莓、藍莓和胡椒,層次豐厚,丹寧帶黑朱古力味,收結長,陳年能力優厚。

2001
Bussaco Tinto

紅、黑櫻桃味豐,乾紫羅蘭花香,入口有黑漿果、初段有泥土氣息,丹寧帶明顯酸櫻桃香,可惜中段開始鬆散,餘韻短,酒精甚高。

1983
Bussaco Tinto

香氣優雅馥郁,充滿誘人茶花香和黑色果實。入口帶田園氣息、黑莓、皮革味,複雜度高,結構堅實有力,層次穩健,丹寧有莫加香味,收結長,有雪松木味。入杯兩小時仍充滿實在的香、味,非常高質。

1958
Bussaco Branco

充滿中藥味,入口已見疲態,有明顯油漆味,中藥回甘餘韻,已經走下坡了。

得此品酒機會,實屬難得,配合澳門美高梅的熱情款待和精心炮製的精美菜式,我身心滿足,不用作皇帝也快活!

文、圖:梁淑意

皇宮外貌

皇宮內裡裝潢很骨子

《譽源雜誌》專欄 - 知己知彼 2/2011

知此知彼 [刊於2011年譽源雜誌二月號]

作為寫酒人,時刻緊貼市場動態是必須的,因為我們有責任把最新資訊傳遞給讀者;近年科技發展日新月異,溝通平台也是十分重要的,新聞資訊已經從以前的電視、電台和報章雜誌,演變成今日的百花齊放。以前做寫酒人,要兼顧的可能只是幾份報社的專欄,今日我們可以發表的平台多的是,除了傳統的媒介外,網誌、網上視訊、社交網站等的出現,給我們和讀者一個更緊密的聯繫。有朋友說我在網上很活躍,這一點我沒有異議:FacebookTwitter、微博、Youtube等,所以我都有所涉獵,全都是容許讀者可跟我有留言、對話等交流;因為只有這樣,我才可更直接地接觸用家
── 尤以年青一輩更甚;這樣我便能多了解他們的生活模式和需要,對我學習和寫作有莫大的裨益。

最近我經常用微博發表酒評,跟內地的酒業和愛酒人士的接觸多了,發覺他們的知識豐富,表達能力也非常好。不過,要跟內地朋友溝通,首先要學習他們的獨有潮語,某些字眼如「給力」、「神馬都是浮雲」等,我都是通過微博才熟悉過來。現在我除了看得懂他們的意思外,也久不久應用在我的酒評中,難得內地的年青讀者受落,我感到十分安慰。

酒評人尚且要不斷嘗試和應用,才會走在浪的前端,酒商更加要清晰了解市場所需,方會戰無不克;世界酒業龍頭Diageo當然知道這道理。Diageo公司的研發部,是市場策略成功的根源;故此他們在香港科學園設有齊全的研發實驗室,經常派員像議員「落區」般的,到不同地點接觸用家,了解他們的喜好、心態和需要,然後針對目標顧客群,專門研製適合他們的飲品。緊貼市場大勢的Diageo跟中國的水井坊合作,共同炮製了一款中國製的伏特加,名字誘人遐想,叫海上幻(Shanghai White),包裝華麗吸引,形象鮮明而特別。

我早前被邀往Diageo的實驗室參觀,了解他們的研發方針,品嚐部份新產品,並參與一個有趣的薑啤混配體驗。我們被分成幾組,獲派材料和指引,然後依據Diageo在日本推出的薑啤口味,與組員一起嘗試勾兌。像這樣的勾兌我在法國香檳做過,不過香檳的混配只牽涉到不同年份、品種和莊園,薑啤要混配多種元素:如薑汁、檸檬汁、檸檬精華、酒石酸、糖、色素、蘇打水等等,甚為繁複。雖然我經過多次嘗試,都未能混配出原產品的八成,不過通過今次的體驗,我更加了解到,凡事非僥倖,甚麼都要悉心體驗,才能知此知彼,理想達到。

文、圖:梁淑意

譽源雜誌專欄 - 尋找他鄉的故事 8/2010

《尋找他鄉的故事》

我最欣賞以酒為本的人,因為他們的造酒宗旨不是只以自己為中心點,反而會放眼世界,找尋能造好酒的根源。波爾多享負盛名的Chateau
Margaux負責人Paul PontallierChateau
Cos dEstournelBruno Prats,便是其中兩位以酒為本的表表者。這兩位備受尊重的酒業巨人
叱咤國際酒壇之餘,並未有只享受酒莊眼前的成功,但卻有遠見地看好智利的優越造酒條件,遠在八十年代便著手在當地尋覓適合地點種植優質葡萄。經過一輪努力,PaulBruno1990年,連同好友-智利釀酒師Felipe
de Solminihac在重心區域Maipo Valley開立Vina
Aquitania,主力栽種波爾多葡萄品種。七年前,香檳名莊Bollinger前前總舵手Ghislain de Montgolfier加入Vina
Aquitania,酒莊事業如虎添翼。

Vina
Aquitania的出現,是幾位釀酒大師對智利優質風土投下信任一票的表現。他們相信風土是造好酒的最重要條件,特別智利從未受蚜蟲入侵的理想環境,這樣培育出的波爾多品種擁有獨特風味。葡萄園身處安第斯山脈腳下,此處日間溫暖,陽光充沛,晚上清涼乾爽,成就了理想的葡萄成熟度和濃郁香氣味道。

智利的釀酒潛力無限,所以Vina Aquitania不斷在擴張版圖,他們在智利最南端葡萄種植區域TraiguenMalleco山谷,造出非常獨特優雅的莎當妮(Chardonnay)和黑皮諾(Pinot Noir),並命名為Sol de Sol,意即太陽中的太陽。Sol de Sol莎當妮的豐溢檸味和鳳梨非常誘人,那充足優雅的酸度爽口無比,收結悠長舒服,十分適合天時暑熱的香港夏日。Vina
Aquitania酒莊產品最大賣點是質素有保證,價錢實惠,所以他們出產的Maipo ValleyAquitania Reserve 赤霞珠 (Cabernet
Sauvignon)非常受歡迎,物值高。

一眾死硬波爾多、布根地粉絲們,是時候打開懷抱,多嘗有質素的智利酒了,因為你們也要以酒為本,無謂放棄喝好酒的機會啊!

文、圖:梁淑意 Rebecca Leung

譽源雜誌專欄 - 不要忘了那抹紅 6/2010


《譽源雜誌》專欄 - 不要忘了那抹紅 6/2010

人類世界內,有很多既定的常規,不論人或事,進入了某個框框,要超越就有困難,酒的世界亦然。 

香港的媒體報章,不知從何時起,喜歡將葡萄酒都稱為紅酒,彷彿只有紅酒才值得喝,完全省略了白酒和粉紅酒;說到紅酒,又好像只有波爾多的才算是好酒,作為葡萄酒愛好者(注意:不只是紅酒愛好者!),見到如此情況我會不勝唏噓。事實當然是每個產酒區均有好酒,也時有驚喜。所以,身為葡萄酒導師(又請注意:不獨是紅酒導師!),我唯有執意努力,盡量把開明的品酒態度弘揚開去。 

大家常說舊世界的酒高雅細緻,其實新世界同樣有超班的出品。 

以紐西蘭為例,大家都熟悉他們的長相思白酒(Sauvignon Blanc),也認同南島Marlborough區的最為出色。Marlborough位於南島最北端,葡萄園主要集中在區內的谷地,因為這裡充滿從前流經的河留下的砂礫淤泥,充滿礦物質,因此能種植出帶有豐盛礦物氣息和芳香果味的葡萄品種,例如長相思。誠然,Marlborough的長相思是最著名的,品種也是當地種植範圍最大,產量最多,這裡出產的長相思芳香濃郁,果味熱情豐富,充滿熱帶水果、花香、蘆筍風味,混合新鮮草青味,教人一試難忘,紐西蘭憑著Marlborough長相思這種世上獨一無二的風味,於八零年代成功吸引世界酒壇注意。時至今天,Marlborough的長相思仍是引領著紐西蘭酒業的龍頭大哥,不過大家可不要忘記Marlborough的黑皮諾(Pinot Noir)紅酒也做得很好。 

黑皮諾在Marlborough的種植面積是區內的第二大,僅排在長相思之後,並日漸增長,可見這個難伺候的葡萄在Marlborough的潛力。Marlborough區的陽光充沛,晚間清涼爽利,雨量低,葡萄熟成期長,很適合黑皮諾的生長。這區出產的黑皮諾酒體多為輕盈至中等,味道多草莓、紅莓和香草,酸度適中,丹寧若柔絲,表現含蓄細膩。紐西蘭酒業翹楚的Montana所釀製的Marlborough Reserve黑皮諾就很容易入口,難得的是收結帶點礦物香。雖然其複雜度未能媲美法國布根地Premier Cru的雅緻高尚,但價錢更是經濟實惠,酒的果味鮮明,酸度果味平衡,且收結帶果香回甘,夏天稍作短暫冰鎮然後享用,自是一樁樂事。 

Montana是紐西蘭最大的葡萄酒生產商,是首家商業酒莊進駐Marlborough區,並造出能引人注目的長相思,更豎立了Marlborough長相思的風格準則。現時集團以製造日用餐酒為主,長相思當然是主角,其中一些較高檔次的葡萄酒其實質素很不俗,能充分表現到酒區的獨特風味。 

由於Marlborough區種植黑皮諾成績理想,同時也有不少莊園種有優良莎當妮(Chardonnay),Montana逐引入法國香檳莊Champagne Deutz的技術,利用黑皮諾和莎當妮釀造具備紐西蘭特色的氣泡酒:Marlborough Deutz Cuvee,其豐盈果味絕對是夏天飯餐價廉物美的好伴侶。 


網頁:http://gc.freshmedia.com.hk/article.php?cat=P&type=CL&id=2978

澳洲貴族甜姐兒 – De Bortoli Noble One

[文章刊登於《Grocer & Caterer譽源雜誌》二零一零年四月號]


有很多朋友都以為,女孩特別喜歡飲用甜酒,因為較易入口云云…… 

這話不盡是對,卻也不是錯,甜酒較易入口倒是真的,不過不只是女孩,很多男孩也嗜甜。葡萄甜酒有很多種類,分別主要在於採收和釀製過程,不同類型的甜酒風格迴異,也適合搭配不同的菜式。 

我們一般最常見的紅白餐酒都是乾身的,酒內的糖份大都被發酵為酒精,而葡萄甜酒裡的甜味,是因為特別的釀酒製法,酒內仍含有果糖所致。眾多甜酒類別當中,有一種酒特別令人迷醉,因為酒的風格儼如一位高貴美女,味道華美可口,喝過後教人神往,那就是「貴腐霉甜酒」。 

貴腐霉菌(Botrytis Cinerea, 又稱Noble Rot)是一種特別……






不只是花瓶 - Perrier-Jouët香檳

[文章刊登於《Grocer & Caterer譽源雜誌》二零一零年二月號]

法國香檳是很多人喜歡的葡萄氣泡酒,愛她的高貴,也愛她的品質。雖然香檳形象十分獨特鮮明,不過眾多香檳裡風格不一,有些果味豐盈纖細,也有些如奶油般圓潤滑溜;部份重包裝,有些只忠於簡單基本酒標。要數裡外兼備的,非Perrier-Jouët莫屬。

Perrier-Jouët酒體輕盈,層次幼細。她的Chardonnay有非常優雅的礦物幽香,配合Pinot
Noir筆直的骨架和Pinot Meunier的清雅花香。其最高檔次的La Belle Époque以搪瓷銀蓮花作為瓶身設計,標緻的包裝被俗稱為「花瓶」,為幾多喝完捨不得把瓶扔掉的人充當一個真正花瓶。

雖然Perrier-Jouët看重外表,但這並不代表酒廠會忽視酒質。我於酒廠在Épernay總部即席品試多款酒,其中的Grand Brut檸香吸引,鮮香果味多,酸度剛好,酒體柔軟,收結乾身且俐落,最為適合飯前飲用,或搭配午飯的一盅兩件。2002
La Belle Époque花香撲鼻,有絲絲熟蘋果氣息,入口醒神乾爽,酒體較Grand Brut略為豐厚,海洋礦物味令我神往,層次分明,複雜度高,收結帶梨子,悠長舒服,酒的幼細和味豐與清蒸海鮮十分登對。

我有幸在前身是酒廠領導人住處、現為藝術展示館的Maison
Belle Epoque用膳品酒,我明白到Perrier-Jouët對藝術的力臻完美
,及釀酒團隊的一絲不苟是等同的。Perrier-Jouët就如內外俱備的美女-你怎能抗拒?

可點擊此處到雜誌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