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爾多的旋轉木馬

波爾多有著名的葡萄酒和酒莊,但要從市中心到酒莊,動輒要最少一個小時的車程(視乎區域)。波爾多近年決心推動旅遊業,過去多年一直改善市貌,清洗樓宇外牆,重振昔日重要海港的氣質風采,所以不要忘記瀏覽一下這個美麗的古老城市。

下圖是市中心的旋轉木馬,假日便有很多小孩展開最可愛的笑顏,怎能錯過?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遊法國寶祖莉小城Oingt

出遊酒國,除了與葡萄酒親密地接觸,最享受的還有遊歷外國歷史悠久的古城。今年年中我到訪過法國寶祖莉,期間趁機遊覽區內中世紀小古城Oingt,這裡別緻古雅,建築物保持潔淨,卻原來歷盡滄桑。Oingt(發音不容易,廣東話音像“灣”)歷史可追溯一千多年前,但小古城在1562卻被一場瘟疫而徹底催毀,後來又經歷戰亂,直到1952年才陸續修復,古城漂亮面貌終逐漸回復。

眼利的你可能會發現Oingt的屋子色澤如金黃,甚至是像橙橙紅紅之色,主要是因為古城的建築取材自這裡的泥土,本地人叫這些泥土作Golden Stone,即黃金石。暢遊寶祖莉,到處都會發現以這種泥土建成的屋子和城牆。

現場所見,有很多外地遊客以單車遊的方式遊覽Oingt附近,很寫意呢!

雖然只需廿多分鐘已經可走完整個小城,但Oingt的寧靜和可愛獨特氣質會讓你每走幾步便忍不住停下欣賞,但願下次我能在此多消磨一點時間!

酒廠中的幾何世界

許多人到訪酒區,都認為葡萄園的吸引力遠比酒廠的大。這也難怪,葡萄園有藤樹、泥土、天空,色彩似乎要比看來冷冰冰的廠房豐富得多;不過,原來釀酒廠和酒窖也有很多有趣東西看。細心觀察,踏前踏後的看,也許會看得更多。

以下是我在Alsace的Arthur Metz酒廠看到的美麗幾何世界:

與龍共醉@Chateau Phelan Segur - 5/4/2011

早前到波爾多品試新酒,回來一週有多,卻一直埋頭趕撰新酒品試報告,未能即時更新網誌。今天終於趕起部份稿件,忙不迭跟大家打個招呼,和分享一下之前在波爾多梅多克區(Medoc)內,St Estephe的中產酒莊Chateau Phelan Segur留宿的點滴。

我一直覺得Chateau Phelan Segur近年的水準非常平穩,雖然只屬中產酒莊,但酒品質素更可比波爾多不少列級酒莊。酒莊擁有一個甚有氣勢的中文名字:飛龍世家,象徵著酒莊是十分重視大中華市場。去年中莊主Thierry Gardinier訪港,晚上在灣仔君悅酒店喝酒,碰巧我剛在同一酒店完成主持某個酒宴,跟三數釀酒師朋友消遣,就此跟Thierry有一面之緣。今年,他們邀請我到酒莊,於新酒品試周期間出席他們的特別晚宴,我反正要到波爾多適喝新酒,當然要支持支持。
飛龍世家酒莊的莊主Thierry和新任總裁Veronique Dausse十分好客,因為他們很慷慨的招呼我和同行編輯入住酒莊。當晚大概約有三十多人出席盛宴。席間我們品嚐了多款飛龍世家的佳釀。
1996 - 紅、黑果子香氣濃郁,入口有芬芳紅棗茶、玫瑰花香和黑漿果,酸度適中,果味尚有活力,盡是討人喜愛的鮮香,均衡雅緻,丹寧如絲,餘味芳馥,開始步入巔峰適飲期。

1993 - 泥土氣息重,紅莓和紅李子味明顯,風格瑰麗,支架橫向,甚有力水。複雜性佳,丹寧頗厚,餘韻中等。

1990 - 成熟複雜,甚有韻味。乾黑梨子、黑棗和藍莓乾,中段有絲絲皮革、田園香氣。雪茄木盒、香料市場風味濃,酸度可口,表現優雅含蓄,餘味甚長。
飛龍世家在酒花品試周前(即本年三月底),才剛把旗下廿二公頃的貴重莊園物業售予鄰居Chateau Montrose,而其實此片優質土地曾幾何時本來就是屬於Montrose的。現時酒莊仍然持有六十八公頃莊園土地。
莊主家族Gardinier亦有染指飲食業,香檳區內的Domaine les Crayeres酒店便屬他們所有。另外,Gardinier家族於今年初才剛買入以巴黎為基地的Taillevent集團控股,現時為該飲食集團之大股東。Taillevent集團的業務包括於巴黎Arc de Tromphe的Taillevent高級酒店、L'Angle du Faubourg餐廳與及Caves Taillevent酒貿易公司。

我和飛龍世家總裁Veronique Dausse小姐合照
莊主Thierry Gardinier先生和總裁Veronique Dausse小姐合照
飛龍世家擺設別緻優雅
今天我也在頭條日報寫了一篇有關中產酒莊的文章,大家可點擊下圖到超連結:
酒酣意濃——
中產酒莊的高級享受
2011-04-21

認真學習葡萄酒,除了要學習種植和釀酒外,最令人感到頭痛和繁複的,相信是歐洲的酒業條例。歐盟訂有一套限制葡萄酒出處的法例,把葡萄酒大致分為普通餐酒和高質酒,但每國卻自有一套個別法例,國家內分區又有其獨特分級法。

        再複雜些,就是各國各區的高質酒分級,準則都層出不窮,例如法國波爾多是基於歷史原因,要追溯到一八五五年的時候,當時竟是以酒商報價單上價錢作分野…

做隻季候鳥

明天我會化身季候鳥,往南飛,又到澳洲去,今次目的地是西澳Margaret River,為的是以國際評審的身分,出席Lavan Legal 2010 Margaret River Wine Show。

自從去年到過Margaret River後,被當地的純樸釀酒風氣深深吸引。今次獲邀,我深感榮幸,期待能再次透徹地品試該區酒品,讓我多作深入了解。
因為上月到南澳時,我的行李箱被Mt Gambier的搬運工人弄破了,我只好盡快另覓「伴遊」,今天臨急買下了一位深紫膚色德裔美女,希望她能陪伴我長久一點。

今天下午用了短短十五分鐘買下的Rimowa Salsa Air Ultra Violet,不望與之長相廝守,但願能經歷至少幾個寒暑,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我本來都不是個花心的人,下圖這位日藉舊相好一直對我死心塌地、盡忠職守,不過因為某位懶惰的澳洲人士,聰明地以為用作拉行李箱的手抽可以承受重量,在我從阿德萊德到Mt Gambier的旅程中,狠狠地把那手抽連架帶膠的破裂而出,讓我心痛至極,只好讓之退役,從此頤養天年。

在回程時經過墨爾本機場,check-in時,地勤人員細心地用了超過十分鐘,把我的淺紫旅伴包紮好,又慷慨的把多張Fragile標籤往它貼呀貼,我的兩年旅伴變得面目全非!!
一週後回來,到時見!

《落手落腳Torbreck行》之[搞搞震發酵記] - 28/3/10

釀製葡萄酒最重要一環,就是要把葡萄汁液中的糖分發酵,葡萄酒才會誕生。今天我就學習把酵母搞成糊狀,然後再加入少量葡萄汁液,準備倒進大缸裡。
Torbreck用的是EC1118酵母,混合熱水後,氣味如同熱水沖開奶粉一樣,很難想像如此這般就能把釀造出果味豐饒的葡萄酒!

《落手落腳Torbreck行》之[認真驗與是但掘] - 26/3/10

要處理葡萄汁液,除了留意pumping over的時間外,我們每次進行pumping over時都要緊密留意溫度和糖分,並會寫下作為紀錄,以便釀酒師計算釀造過程所需程序和時間。
檢查汁液溫度:
檢查糖分,Baume是也
Baume計
這天我被安排進行掘酒缸,把葡萄皮鏟出缸外
要把甚多的葡萄皮鏟出缸外,原來很是用力!!又不能低頭太久,否則會吸入太多二氧化碳而覺得頭暈!
踏進葡萄皮的暖暖軟軟感覺很是特別唷!
鏟呀鏟!老實,我從來未試過認真用鏟,這次還是頭一遭,挺辛苦也不知怎樣下力!
鏟了良久,終於搞定了!
已經鏟完,怎樣才能爬出來?!

《落手落腳Torbreck行》之[Celts田採摘記]- 29/3/10

到了Torbreck多天,主要工作都是在酒廠裡,一直到臨走才有空到田裡進行採收體驗。

採摘葡萄無甚技巧,只要小心不要剪掉指頭便可!有勞Torbreck的安排,今天我就走到Celts葡萄園實驗收割!Celts是Torbreck負責人Dave Powell和他的小孩主理的葡萄園,這裡其實就是Cellar Door對出的一塊小田園,裡面種滿切拉子(Shiraz)。釀出的切拉子澎湃柔和兼備,丹寧舒服,黑漿果味豐繞。
來自越南的採收工人和最右方的Torbreck葡萄種植師Michael合照。
工人都忙於收割,他們剪葡萄的速度很快,我在這裡就是名符其實的「阻住地球轉」!!
雖然慢,但不收割怎能說是參與採收?!我只好硬著頭皮盡快剪…
這裡就是下剪的位置
摘下的葡萄會一整株的放進膠桶內
工人會幫忙把裝滿葡萄的膠桶換過空桶
集合好的一大箱葡萄就會被盡快送往酒廠壓榨處理
我已經盡力而為,但仍是落後大家…
唯有強顏笑笑拍張照吧!

《落手落腳Torbreck行》之[Pumping Over] - 24/3/10

首先在此向各位曾經作出慰問的朋友們說聲:有心!爸爸走了近兩週,心情雖仍然低沉,不過我相信經過時間洗禮,我會把對爸爸的思念轉化為力量和愛,盡心把所有事情做好,要不枉此生才對。

由於家裡有事,原定在澳洲Barossa谷體驗採收釀酒的三週旅程只能縮短,我已經在上週回港。雖然只是在酒廠工作一週,不過在Torbreck的工作體驗卻仍是十分充實有用,對我往後寫作及教學都是很有裨益,我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再次參與採收及釀酒工作。
這次的《落手落腳》體驗,令我衷心覺得大家在享用上乘葡萄酒的時候,真的要珍惜每一滴珍露!由於我一向都不是從事體力勞動工作,每天朝八晚六(有時候不只)的體力工作,真的有點辛苦。每天回住處時,全身的肌肉都冤冤疼痛,教我為自己的「普通」體力和「姐手姐腳」感到羞愧。幸好,我並不是「公主」,願意嘗試,盡量學習,經過數天的苦練,力度算是大了不少。
我在Torbreck的主要工作都是把在不同缸內的葡萄汁液處理,每天都要把重重的喉管托來托去,也要把喉管駁在適當的缸口和有關活門,再作各樣不同的處理,那些喉管的駁口都是頗大的螺絲,一不夠力,就未能打開或扭緊,未有扭緊的螺絲駁口很有機會滲流葡萄汁液或酒液,十分浪費,所以大家都要很當心。最困難的就是工作時,我們的手通常都是沾上黏黏的葡萄汁液,令我企圖扭開螺絲時倍感艱難。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每次都用盡吃奶的力來把螺絲扭開或扭緊,有時求助無門,就只好四出搜刮扳手。
今天就讓我把部份照片與大家分享:
酒廠一角
用盡我九牛二虎之力的不鏽鋼缸活門和駁口
又長又重的各式喉管
每天要操作無數次的喉管和手…
利用電動泵,我們便能把汁液葡萄酒運送無誤了!
那麼,把喉管駁來駁去幹嗎?其中一樣我要負責的功夫就是Pumping-Over。Pumping-Over是釀造紅酒的其中一環,因為製造紅酒需要將葡萄皮的顏色、味道及丹寧適量提取,除了浸泡外,工作人員也要把酒缸底部的葡萄汁液抽出,然後把汁液均勻灑在浮於缸頂的葡萄皮。這個步驟每天要做兩次,時間長短會因應需要來調節,通常發酵好幾天後的葡萄皮層(Cap)會厚些,才需要較長的Pumping-Over時間。在Torbreck,一般的Pumping-Over時間從兩分鐘至四十五分鐘不等。
也由於發酵時的葡萄汁液溫度各有差異,有需要的時候可能要降低溫度,通常這個程序會在Pumping-Over時一併處理,我們只須把喉管聯繫在Chilling Pipe,然後依平日的Pumping-Over方法,把汁液灑勻葡萄皮上,這樣,葡萄汁液的溫度便會稍稍降低,以防汁液揮發太多。
Pumping-Over是個非常勞動密集的工序,我們一整天就在泵、泵、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