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通品味派網頁專欄《酒意人生》文章「意大利的南部美人」 – 12/7/2017

經濟通品味派網頁專欄《酒意人生》文章「意大利的南部美人」ETNet DIVA column article “Aglianico – the exquisite beauty from Southern Italy ”

12/7/2017

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travel_columnists_detail.php?columnists=winetasting&id=35107

上次介紹過意大利南部優質紅葡萄品種艾格尼科(Aglianico)、Taurasi DOCG及 Feudi di San Gregorio,今天繼續談談我較早前的品酒會品試酒筆記:

Screen Shot 2017-07-20 at 7.51.42 PM

2012 Aglianico del Vulture Feudi di San Gregorio──這位佳麗來自Basilicata的北部DOC冠名產區,乃區內唯一的DOC,葡萄園集中在高地,土壤含有大量的火山岩石,是顯露艾格尼科的其中一個主要地區。此酒的風格形同酒瓶上的標籤般,都是紫紅鮮豔,充滿活力。鮮香黑紅色水果味豐富,容易入口,酒體與丹寧量同屬中等,質地順滑,綿柔細軟,酸度平衡和諧,酒精感不算高,毋需等待或透氣太久便可,個性直接,整體感覺平易近人,複雜性不算強,現在已經適合飲用。

2014 Rubrato Aglianico Feudi di San Gregorio──這是屬於Campania產區的Irpinia Aglianico DOC,是試酒當日我非常喜歡的其中一款酒!以百分百艾格尼科釀製,此酒花了約八至十個月時間陳放於不鏽鋼酒缸內,出廠前於瓶內陳藏半年光景,以保持艾格尼科最清香的一面來釀酒,因此風格亮麗,酒香撲鼻:紫羅蘭、黑莓、黑李子、西洋甘草,芬芳馥郁,入口味道相若,丹寧量高,口感飽滿,中段有誘人紅櫻桃、蔓越莓和香料,結構緊密,收結悠長,現在品喝已經是享受,但酒力有勁,仍可窖藏最少五年,當可挑戰閣下忍耐力!

2014 Lacryma Christi Rosso Feudi di San Gregorio──為Campania的產區,屬Lacryma Christi Rosso Vesuvio DOC,產區名字充滿宗教浪漫感,Lacryma Christi的意思是基督之淚,源自傳說基督升上天堂之際回望世界,驟見那不勒斯灣和維蘇威火山的美景,喜極而泣,眼淚灑在維蘇威火山山坡之上,葡萄樹隨即在該處叢生。另一說法是依據羅馬時期修士們在當地的釀製此酒方法,因為古時沒有過濾設備,負責釀酒的修士會讓酒通過畫布,藉此把酒澄清,酒液穿過畫布時的滴漏狀態猶如淚水,因而得名。這酒由兩個紅葡萄品種混合而成:Piedirosso(又稱Palombina)和艾格尼科,前者是Campania的原生品種,擁有特色的紅莖和分三岔樹枝,貌似紅色鴿子腳,尤其鍾情乾爽的火山岩石泥土,常釀出含有絲絲鹹香的紅酒。我在試酒會當日給此酒相當高的評價,認為這酒的果味極為吸引,豐盈有層次,雖然不是用作長期陳放的酒,但入口清爽而有質感內涵,特別愛那紅李子、覆盆子、桑葚和雪松木,酒體厚而平衡,餘韻乾淨溫柔,現在喝非常適合 。

下次會分享我最後一部分的品酒筆記。

入口商:Sino Vantage Asia Ltd.

文、圖:梁淑意 Rebecca Leung

經濟通品味派網頁專欄《酒意人生》文章「迷上了澎湃的艾格尼科」- 20/6/2017

經濟通品味派網頁專欄《酒意人生》文章「迷上了澎湃的艾格尼科」ETNet DIVA column article “Obsessed with the outrageously charming Aglianico” 

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travel_columnists_detail.php?columnists=winetasting&id=35009

20/06/2017

意大利南部的葡萄酒產區釀酒歷史悠久,但若論以酒質馴服酒客的心,還是近代的事,畢竟南意的葡萄農曾幾何時以高產量為謀生目的,並將產品售予較富庶的北部產區或外國,作為混合酒的強大來源,對控制產量和葡萄質素的追求在這十多廿個年頭才興起普及,當世人慢慢開始關注這裏的葡萄酒,南意已經搖身變成備受低估的一個優質葡萄酒領域。

擁有典型地中海氣候──普照的陽光和熱情氣溫的意大利南部,是種植多種農作物的理想地,葡萄是其中一種毋需太多照顧的天然產物。南意盛產香氣豐盈,酒體濃郁且結構緊實的高丹寧紅酒,愛「有氣有力」的澎湃飽滿紅酒之人,絕對不能錯過這裏的傑作。艾格尼科(Aglianico)是南意西岸Campania的明星紅葡萄品種之一,根據個別葡萄考古專家的估計,此葡萄可能是源自希臘,從公元前七、六世紀時期隨著希臘殖民第勒尼安海岸被傳入意大利南部,不過亦有一說,認為Aglianico一字可能來自當地古老方言A Glianica,意思是「平原的葡萄」,而且以現代的基因圖譜分析,發現艾格尼科跟任何現代的希臘葡萄品種均無關係,但與Campania和Basilicata區的原生葡萄卻有明顯的血脈關聯,似乎艾格尼科的根源就是南意,故此說得到較多人的信任。

Screen Shot 2017-07-19 at 2.08.07 AM

說艾格尼科的代表作是Taurasi DOCG該沒有人會反對,因為這裏山巒多,泥土中豐富的貧瘠的火山石和石灰岩石正好配合高農作活力和愛乾爽及溫暖的艾格尼科,釀出酒色深邃如紫紅寶石般的濃郁紅酒,新酒的丹寧量非常高,充滿黑色水果如黑醋栗、黑李子、黑莓和朱古力、咖啡、雪松木等風味,需要長時間的瓶內陳年純化,十五至二十年的陳藏時間對Taurasi DOCG紅酒不是新鮮事,愛具備複雜性紅酒的酒客,除了 Barolo、Amarone della Valpolicella和Brunello di Montalcino等,不妨多嘗試Taurasi DOCG。

近年我很喜歡飲用Taurasi區內Feudi di San Gregorio酒莊的出品,我認為莊園的商業目標清晰,品質穩定,多款產品均具有水準和風土特色。Feudi di San Gregorio被普遍看成是區內的現代風格代表,大概是因為酒莊與產區在過去三數十年間的發展並駕齊驅──因為1980年一場死傷慘重的地震慘劇出現,地震把這片寧靜的農田土地大肆破壞,經濟一蹶不振,之前出走的年輕人紛紛回歸,配合歐盟資金,協助重建,當中包括了Feudi di San Gregorio的創辦人Enzo Ercolino和太太Mirella Capaldo、兄弟Luciano、Mirella的兄弟Mario齊心合力開建酒莊,除了鑽研以原生的艾格尼科紅葡萄釀製高質紅酒外,亦有找尋最適合的白品種,製作清爽輕滑的白酒。

現在的Feudi di San Gregorio由Mirella Capaldo另一兄弟Pellegrino的兒子Antonio主理,早前他來香港推廣酒莊產品,下週會分享我的品酒筆記。

文、圖:梁淑意

ETNet Diva article “The value of grape stems” 經濟通品味派專欄《酒意人生》文章「葡萄莖的價值」- 29/5/2017

ETNet Diva article “The value of grape stems” 經濟通品味派專欄《酒意人生》文章「葡萄莖的價值」- 29/5/2017

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travel_columnists_detail.php?columnists=winetasting&id=34889

我很喜歡品喝黑皮諾(Pinot Noir),愛它的優雅細緻,酒體輕盈適中的同時,丹寧如絲,口感不致太厚重,且酒味濃郁芳香,可淨飲或配襯不同地區的美食佳餚。當然,各國產區的黑皮諾因著風土和釀酒技術的分別,為市場提供了各具特色的美味黑皮諾。世界知名的法國布根地(Bourgogne,布爾岡)是黑皮諾發源地,Cote d’Or的村落有最適合黑皮諾愛清涼的內陸性氣候環境,釀出有深度的靈氣紅酒。新世界當然也有好的黑皮諾,我很欣賞澳洲雅拉河谷(Yarra Valley)及塔斯曼尼亞(Tasmania)、紐西蘭瑪爾堡(Marlborough)、馬丁堡(Martinborough)及中奧塔哥(Central Otago)、美國俄勒岡(Oregon)和聖巴巴拉(Santa Barbara)、南非Walker Bay等多地的出品。黑皮諾的酒特點是顏色淺,體態和丹寧輕柔,酸度充足,年輕版本有紫羅蘭和紅花、覆盆子、草莓等香氣和味道,成熟後會散發皮革、野味、紅棗和香料風味。總括來說,我覺得新世界黑皮諾的風格比布根地豐腴,中價酒的質素絕不遜色,很多時候甚至有較多性價比高的選擇。

Screen Shot 2017-07-17 at 2.01.30 PM

由於黑皮諾的外皮薄和葡萄特性,萃取丹寧和顏色或釀製澎湃型紅酒並不是釀酒師的目的,酒莊一般會盡量保留葡萄的香氣、酸度和優雅,保持剛好的丹寧量便好,故此釀酒期間的萃取法不會過於進取,運用新木桶的技巧也必須細膩,以免木桶強橫的味道蓋過酒應有的溫柔婉約。近年流行全球的黑皮諾釀製法是全串葡萄發酵法(Whole bunch fermentation,又稱whole cluster fermentation),即是收割時用人手整串葡萄採摘,保留葡萄的主莖,直接放進發酵缸,然後加入二氧化碳(CO2),進行發酵製酒。發酵和萃取期間保留葡萄莖,是古老的釀酒方法,戰前未有除莖機器時,是世上大部分釀酒區的釀酒法,近代主要應用在布根地和黑皮諾釀製產區,有個別切拉子(Syrah)產區也有採用,因為葡萄莖有助中和酸度,遇上較寒冷年份,可令酒的口感少些尖銳性,多一些圓潤。對丹寧高的葡萄來說,葡萄莖會被除去,以免酒的丹寧過多過硬。另外,不少釀酒師認為,成熟的葡萄莖可增加酒的香氣,更為黑皮諾酒的丹寧豐實結構及層次。 

連莖發酵製酒最好採用小型木桶,釀酒時較容易散熱,可降低發酵溫度約兩至三度,有利桶內酒液流動,方便下壓萃取和酵母移動。這種釀酒法的酒顏色較淺,因為莖會吸走顏色,而且最後酒精度一般會較低。進行全串葡萄發酵前,釀酒師必須小心檢查葡萄莖的成熟度,如果用過多生澀的葡萄莖,酒的苦澀味會突出,甚至影響酒質;因此,全串葡萄發酵法的運用,很視乎個別年份的收成質素。

文、圖:梁淑意 Rebecca Leung

 

ETNet DIVA article “Refreshing & delicate Japanese wines” 經濟通品味派《酒意人生》文章「值得一試的日本葡萄酒」- 19/1/2017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4.04.33 PM

19/01/2017 經濟通品味派《酒意人生》

值得一試的日本葡萄酒

原文刊於: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article.php?section=travel&catalias=winetasting&id=34156

日本威士忌近年大賣,當我過年前告訴朋友們新年後會去日本,大家都以為我是去看威士忌酒廠或清酒廠,其實我是聯同一眾專業的酒類評審到訪日本考察,想要對當地的葡萄酒釀造業和清酒文化多點了解,時間緊逼,真的也沒辦法再到威士忌酒廠參觀,唯有等下一次吧,但此行的得著非常多,以知識而言,實在是獲益良多,滿載而歸。

日本的山梨縣和甲州葡萄近年聲名鵲起,部分更是配搭美食佳品,是時候多品嘗試喝!

日本的山梨縣和甲州葡萄近年聲名鵲起,部分更是配搭美食佳品,是時候多品嘗試喝!

現時日本47個縣共有超過兩百多家葡萄酒莊,不過釀出的酒主要內銷,對外出口還是佔非常小的數字,導致國外對日本酒的認識有限。我初次接觸日本葡萄酒是大概十一二年前剛學葡萄酒之時,有朋友從日本帶來一瓶日本紅酒,依稀記得當時印象很一般,甚至覺得不好喝。直到入行之後,開始出席世界各地不同的葡萄酒評審比賽,品飲日本酒的機會大為增加,偶爾可飲用質素較好的日本酒,慢慢地對日本酒印象改觀。葡萄自718年經佛教傳入日本,於本州中部山梨縣(Yamanashi)的勝沼(Katsunuma)大善寺附近,然後開花結果,據說此葡萄就是我們現在所知道的甲州葡萄(Koshu)。古時候,修道的和尚們均認為葡萄具有藥性,因此對葡萄本身的興趣大於用作釀酒,歷史文獻亦不多記載。日本葡萄釀酒業要數到16世紀葡萄牙傳教士來到東瀛後才真正展開,傳教士把葡萄酒帶來送給九州封王貴族,讓日本人嘗到的美味,葡萄酒從此開始定期進口。

縱然因為17世紀幕府將軍掌權,基督教及傳教士備受逼害,連帶飲用葡萄酒也被視為不當,葡萄酒飲用文化在日本走向低迷,直至19世紀末,山梨縣勝沼兩位從法國學成歸來的年輕人利用自己學過的釀酒技術,在當地開設葡萄園及商業用酒廠,雖然最初的酒質一般,卻因此而揭開了引入歐洲和美洲葡萄品種植根日本的歷史序幕,對日本以至整個亞洲後世的葡萄農業影響甚深。

日本的葡萄種植主要集中在本州的三個縣:山梨、長野和山形,共佔全國產量近四成,而全日本生產出來的葡萄,只有約十分之一用作釀酒,其餘的供食用。幾個縣當中,葡萄之鄉所在的山梨縣葡萄種植面積為全國四分之一。山梨的氣候備受季候風雨的影響,天氣潮濕,為免葡萄樹惹上黴菌類疾病,區內的葡萄藤大多會較高,方便樹葉舒爽通氣,田內更會把泥土近根部堆高,形成一條條的坑道,讓多餘的水分容易流走。山梨之中,勝沼被譽為葡萄之鄉,這裡的地勢較高,雨水較少,有鮮風吹送,種植葡萄較理想。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

ETNet DIVA article “Sake slush” 經濟通品味派專欄《酒意人生》「清酒思樂冰 - 銀河鐵道純米大吟釀生酒」- 25/11/2015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4.04.33 PM

經濟通品味派專欄《酒意人生》25/11/2015

清酒思樂冰 - 銀河鐵道純米大吟釀生酒

原文刊於: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article.php?section=travel&catalias=winetasting&id=31819

日本清酒近年成為香港愛酒一族的寵兒,除了是因為葡萄酒熱潮已經開始接近飽和外,日本有關酒廠這幾年努力推廣清酒文化,而且我們多種中國菜式和飲食習慣跟清酒都超配,飲用清酒更顯品味型格。我喝酒從來不跟潮流,但潮流總會為我們帶來不少好處,那就是入口商們會加大力度進口更多酒款和品牌,令市場更加百花齊放。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4.09.50 PM

清酒有不同類型風味,現在的日本食肆的清酒知識水平比以前高,又知道很多顧客對清酒有所研究,很少出現像從前的不由分說把清酒溫熱後飲用情況。一般來說,溫熱飲用法最為應用於味道濃烈,線條較豐厚,酒體堅實的清酒類型,例如本釀造或純米酒,常見的飲用溫度為攝氏36至43度左右,部分餐廳的侍酒溫度有可能更高。至於幽香的吟釀或大吟釀類別,有經驗的俐酒師會將酒冰鎮至大約攝氏十度上下,太冷的話會隱藏酒的香氣味道,太熱的話會破壞酒的清爽優雅。假如飲用生酒,最佳的飲用溫度是攝氏五至十度之間,因為生酒不經加熱殺菌過程,此舉會保留酒的最原始風味,貯存和飲用溫度都不宜過高,否則酒質會有機會被破壞,味道享受程度將因而大打折扣。

以上的侍酒溫度參考只是就一般情況而言,日本全國清酒的原材料、風味和分類細緻,每家酒廠的出品各具特色,侍酒方式自然各適其適。清酒界中有一款來自愛緩縣的生酒,名字充滿漫畫傳奇色彩:「銀河鐵道」純米大吟釀-長期熟成生酒,此酒的精密步合(磨走酒米剩下的百分比)為40%。「銀河鐵道」這款酒以冰點熟成十年的製法釀造,酒中藴含非常純淨的風味;一般出廠後的生酒平常貯儲溫度為攝氏三、四度,但「銀河鐵道」酒廠在背標上建議的貯存溫度為零下18度,並說明要「半分位解凍」── 即半分解,意思是半融雪半水狀的方式飲用。酒廠希望飲家在享用前一直保持生酒在冰封狀態中,飲用時從冰箱拿出後需用力把瓶子搖晃一會兒,倒出的酒變成雪葩伴水狀最為理想,雪葩在口腔內隨人體溫度上升慢慢融化,釋出馥郁亮麗的澎湃果味和清甜感,冰涼透心,口感滑溜無比,吞嚥後仍覺酒香芬芳四溢,叫人回味無窮。因為飲法獨特,喝此款「銀河鐵道」的時間必須在酒液剛成雪葩狀便要開始,最好更要多人一起享用喝盡,否則當瓶中酒液全變回水狀後,酒味中的清、香、純、淨會頓然消失,令人興致大減。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4.10.08 PM

「銀河鐵道」純米大吟釀生酒長期熟成生酒味道豐富清潤,可配以油分高的魚生,但我還是選擇淨飲,始終飲用方法極度特別,我寧願把雪葩酒漿細嚼慢嚥,也不欲讓其他食物味道沖淡那清淨純潔。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

經濟通品味派網頁專欄《酒意人生》文章「有關Gin酒…」ETNet DIVA article “Loving Gin” – 18/11/2015

有關Gin酒…

18/11/2015

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travel_columnists_detail.php?columnists=winetasting&id=31769

眾多酒類飲品,我對葡萄酒實是有點偏心,但這並不代表我不會飲用其他酒類,因為我喝酒向來秉承一個原則:看場合和心情。

最近我很喜歡在晚上在家自行調製Gin & Tonic(簡稱G & T),以琴酒(Gin,即毯酒或金酒)加入冰塊、通寧水(Tonic water)和檸檬片(或青瓜片),非常舒心。大概是因為我平時日間品試葡萄酒機會太多,回家想喝些不同的,淺嘗G & T,給身心來個調劑放鬆的機會。去年中拙欄也曾簡單介紹過琴通寧的出處和如何在家調製琴通寧, 不再在此重複,倒想和大家談談一些有關琴通寧的冷知識。

Screen Shot 2017-08-12 at 6.04.34 PM

1、相比其他類型的烈酒,琴酒的原材料選擇是非常的多。所有的琴酒都是利用個別技術和方法加入草本的烈酒,絕大部份的都有加入杜松子,但未必全部都只用它。換句話說,雖說琴酒的風味都是以草本香氣見稱,但草本材料的種類十分多,其他還包括各類果皮、果仁和香料等。可惜的是香港市場選擇不及西方國家,市面上的琴酒都是來自大牌子或已有名氣生產商,少見小型獨立有特色的品牌,希望將來會逐漸改進。

2、英國人愛琴酒,但最先喝琴酒的是荷蘭人,琴酒源自荷蘭。荷蘭醫生Franciscus Sylvius為病人創造出琴酒作為藥物,用以增強血液循環和強身健體。英國軍隊在十七世紀參與荷蘭獨立戰爭時發現了琴酒,把琴酒帶回國後開始飲用,並在一百五十年後調配出London gin的風格。

3、以前人們喝酒不獨為了口鼻的純感官享受或但求一醉,而是為了增強免疫力。以前的皇家海軍會把琴酒加入檸檬汁,將之稱為Gimlet,為的就是防止患上壞血病。

4、雖然英國人和荷蘭人都是愛琴酒一族,但原來菲律賓才是全球飲用琴酒最多的市場。難怪我家傭人最初見我調配G & T時經常加入意見,原來他們都是喝gin長大的!

5、除了琴通寧,原來另有一種叫Gin Twist的琴雞尾酒曾經瘋魔過英國上流紳士界。十九世紀初,英國人流行一邊抽雪茄,一邊飲用Gin Twist,當地許許多多的小說喝刊物都有提及這股風潮。調製Gin Twist也是非常簡單,先準備一只高身水杯,把一shot多的琴酒混合半個檸檬榨汁、半shot糖漿和白開水,輕輕搞勻,便是清香又溫暖的飲品,在冬天尤其適合享用。有興趣仿效十九世紀英國紳士的朋友們,不妨試試啊!

文、圖:梁淑意

ETNet DIVA article “The Mediterranean wine gem under radar” 經濟通品味派專欄《酒意人生》文章「被遺忘的希臘酒」- 27/6/2013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4.04.33 PM

27/06/2013 經濟通品味派《酒意人生》

原文刊於: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article.php?section=travel&catalias=winetasting&id=18453

Santorini的Assyrtiko可釀出精緻優質的白葡萄酒,酒味馥郁清爽,是近年新興白葡萄酒中的一股清泉。(圖片摘自New Wines of Greece 官方網頁)

Santorini的Assyrtiko可釀出精緻優質的白葡萄酒,酒味馥郁清爽,是近年新興白葡萄酒中的一股清泉。(圖片摘自New Wines of Greece 官方網頁)

被遺忘的希臘酒

說起對希臘的印象,除了古希臘神話和雅典的古蹟建築物外,大概就是愛琴海和風景優美的小島,近幾年更多了些關於財困的問題,很少會聯想起當地的葡萄酒。儘管希臘葡萄酒的知名度在亞洲很低,希臘近十多年的葡萄酒發展突飛猛進。其實希臘在公元前七世紀開始已經開始種植葡萄和釀製葡萄酒,這個文化一直延伸至古羅馬時期。希臘更是葡萄酒出口先驅,在公元前一千年已經把當地的葡萄酒輸出到歐洲各地。希臘葡萄酒文化對歐洲多地影響深遠,因為在公元前730年,希臘在歐洲多區殖民,他們帶同葡萄樹苗到彼邦生活,例如意大利南部、西西里島、法國南部和黑海地區,所以個別意大利南部的古老葡萄品種,名字不像意大利語,反而像希臘語。

希臘全國共有六百多家酒莊,相比世界其他酒國,產量很少,每年生產三億八千萬公升葡萄酒,其中六成多是白酒。希臘葡萄酒在八十年代開始進入低潮,到了九十年代後期,多了放洋海外的釀酒師和種植師回國效力,為當時沉悶的酒業注入生氣,在近十五年間,希臘的葡萄酒質素改進不少,慢慢得到國際酒評人的注視。

現時來說,希臘只有少於兩成葡萄酒被出口到海外市場,也難怪國際市場對希臘酒的認識不多。不過最近看到希臘代表來到香港和中國進行品酒會和交流會,葡萄酒莊愈見積極拓展海外市場,相信亞洲酒客未來接觸希臘酒的機會將愈來愈多。

希臘的釀酒區共分為五大地域:

1.北部(包括色雷斯Thrace、馬其頓Macedonia和伊庇魯斯Epirus)

2.中部(連同Attica)

3.伯羅奔尼撒(Pelopnnoese)和愛奧尼亞(Ionian)群島

4.克里特島(Crete,是希臘第一大島)

5.愛琴海群島

五個地域中,最主要重鎮是克里特島、伯羅奔尼撒、Macedonia和希臘中部近雅典。希臘原生葡萄樹品種眾多,多達三百餘款,現時最常見的只佔兩成,可見這裏尚待開發的品種潛力極大。隨著科技發達和國際市場對希臘酒的好奇和渴求,大量古老希臘葡萄品種將被重新發掘研究。

現時產量最高的葡萄品種有:

Savatiano(白)

Roditis(白)

Muscat白葡萄家族

Agiorgitiko(紅)

但以質素來說則是:

Moschofilero(白)

Assyrtiko(白)

Xinomavro(紅)

Agiorgitiko(紅)

全希臘共有廿八個優質葡萄酒冠名產區,最具商業價值及重要性的有:

Santorini(以釀製Assyrtiko白酒為主)

Mantinia(釀製Moschofilero白酒)

Naoussa和Amynteo(兩區均是優質紅葡萄Xinomavro的據點)

最大的白酒冠名產區Patras,紅酒的則是Nemea(釀造Agiorgitiko紅酒),甜酒的則有Samos和Patras。

是的,很多地區和葡萄名字,覺得難也不出奇。先看過這些難明的名字,遲些接觸希臘酒的時候,起碼有一絲印象吧!

文: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

經濟日報 經濟通網頁專欄 ≪酒意人生≫ 繁體版「小型葡萄農香檳抬頭 」 – 13/3/2013

經濟日報 經濟通網頁專欄 ≪酒意人生≫ 繁體版

小型葡萄農香檳抬頭

一直跟有質素的香檳很有緣分,2013年只過了三個月,已經出席了多個與香檳有關的活動。一月有2002 Dom Perignon粉紅香檳王土耳其派對,二月,我為我的電台節目主持了一個香檳聽眾活動,與五十多位朋友一起品嘗多款高質香檳。到了三月,雖然沒有甚麼特別大型的香檳活動,但日前我出席了一個由小型入口商舉辦的Grower Champagne(葡萄農香檳酒莊)午宴,感到非常滿足。

  在現時的大中華市場,著名法國香檳品牌總是佔了優勢,畢竟個別著名品牌隸屬的公司財力雄厚,市場推廣資源多,較小型的香檳酒莊卻相對難於抗衡。亞洲區(日本除外)氣泡酒市場一向以品牌牽引,未有知名度的香檳品牌必須要投放大量金錢和時間,才能慢慢開拓市場,增加滲透率,整體投資時間長很多,小型家族式酒莊未必具備如此雄厚財力。我們要品嘗小型特色香檳酒莊,只能靠入口商以誠意尋幽探寶,用心血時間來發掘高質香檳酒莊了。還好,隨著大中華酒客對葡萄酒認識日深,小型葡萄農香檳酒莊出品開始受到小眾注視,我相信假以時日,當大中華葡萄酒市場成熟,優質的小型葡萄農香檳品牌,將會受到歡迎。

  因為香檳區工商業架構獨特,包含了多個具有不同背景的酒莊,除了有自給自足務農的釀酒酒莊外,也有酒莊可以自行向葡萄農購買葡萄,再另行釀酒 ── 門外漢聽起來非常混淆,但他們的角色卻是對其出產的酒最好的闡述。其實從酒標上看,已經可以知道出產酒的酒莊屬那一個經營類別,以下是最常見的幾個:

 

酒標上寫著RM的,就是葡萄農香槟酒莊

一)Récoltant-Manipulant (簡稱RM)

  香檳葡萄務農者,除了出售自家種植葡萄外,亦有自行釀製香檳。他們釀製的香檳,就是我們所稱為的Grower Champagne。這些香檳一般都具有反映風土特色,不只是追求穩定的酒莊特色(House Style),卻是把風土和釀酒技藝結合,是研習香檳微型氣候風土愛好者的珍寶。

二)Negoçiant-Manipulant (簡稱NM)

  只向葡萄農購買葡萄,釀製成酒後推出自家品牌。葡萄質素只能依賴農夫。

三)Cooperative-Manipulant (簡稱CM)

  幾個或以上葡萄農戶的合作社,他們或會把幾家葡萄合併混配釀成一個或更多品牌。

四)Société de Récoltants (簡稱SR)

  兩家或以上的葡萄農合作,分享資源,共同釀造和推廣旗下品牌。

  RM香檳葡萄務農的香檳,一般價錢都屬經濟實惠之品,因為這些酒莊的釀酒成本多只集中在種植和釀酒過程,而不會有額外的推廣成本,加上這些酒莊追求的毛利較低,索價實際。不過小型RM的酒,始終來自單一區域,覆蓋範圍比大型酒莊小,天氣變化有較大機會影響酒質,年份間分別(Vintage Variation)可以很大。

  我在日前的Grower Champagne午宴中品嘗過而又喜歡的有以下兩款:

2005 Champagne Marcel Moineaux Millesime Blanc de Blancs Brut Grand Cru

 

  白花香和炒杏仁香誘人,入口充滿熟蘋果、鴨梨和炒米餅味道,層次清晰分明,酸度充足而平衡,結構堅實,餘韻長,具複雜性和陳年能力,十五年內仍處高峰期。

2004 Champagne Theirry Massin Brut Millesime Cru

 

  色澤金黃吸引,那七成的黑皮諾帶出明顯的紅莓香,入口有絲質感覺。酸度溫婉但有力,蘋果皮、草莓香,骨架寬,餘韻很長。現在是適飲期,有陳年潛力,相信未來十年是其黃金時光。

經濟日報 經濟通網頁專欄 ≪酒意人生≫ 繁體版「存酒四大要点」 – 21/9/2012

《酒意人生》

飲用好味的葡萄酒當然是上佳享受,不過購買葡萄酒後,要找個適合位置存儲它們,倒不是隨便的事。喜歡葡萄酒的朋友,初學時多數會出外喝酒,不過隨著認識漸深,涉獵愈來愈廣,家裏存酒數量日益增加,買回來很快飲用固然沒問題,不過有很多人喜歡買酒回家,稍作陳藏才喝,陳藏時間有長有短,打算長年儲藏葡萄酒,擺放不當的話,有機會打破玻璃瓶,甚至或會對酒有壞影響,如此不但造成金錢損失,更會因為好端端的葡萄酒受破損而心疼。

  我曾經聽說有人把葡萄酒放在衣櫃,卻同時放防潮用品,甚至擺放樟腦在附近,他們卻沒想到防潮珠把濕氣抽走,葡萄酒木塞乾裂,空氣進入酒瓶內,酒便氧化和醋化,得不償失。

cPHZsZY_Gc2idxtfk7CEJQ

葡萄酒其實甚脆弱,身處環境若然有震動,酒的味道粒子會被影響,質素因而受到破壞。

  放樟腦的問題更大,雖然葡萄酒有木塞和錫箔,但樟腦的強烈氣味會緩緩走進酒瓶內,這會大為改變酒味,假如使用的是合成樟腦,其揮發物質進入葡萄酒瓶中,酒味大受影響之餘,更有機會危害人體健康。

  我曾經有朋友因葡萄酒瓶木塞不能放在乾燥環境,於是他便索性將酒放進浴室;雖然浴室濕度較高,不過浴室多數設有坐廁,總會有異味,加上衛生問題,對存酒來說絕對不是個好地方。

存酒要小心,必須注意以下幾點:

1、葡萄酒對周遭溫度很敏感,儲存葡萄酒的地方忽冷忽熱的話,葡萄酒有機會變壞。儲藏葡萄酒最好清涼,溫度保持穩定,約攝氏十至十五度最佳。長期放置葡萄酒在冰箱裏並不妥當,因為冰箱溫度約只攝氏四、五度,酒液會因過於冰冷而壞掉,木塞亦會變硬,失去彈性,空氣便有機可乘進入酒瓶內,氣泡酒更會因此「洩氣」,而影響酒質。

2、葡萄酒酒塞有多種,其中最廣泛使用的是水松木塞。水松有彈性,可充當阻隔空氣走入酒瓶內的理想物料,可惜因為水松以木製造,必須與水份長期接觸來保持濕潤,否則乾裂碎開,導致酒液流出,或出現氧化問題;因此,以水松木塞封瓶的葡萄酒,一定要橫放,讓葡萄酒液滋潤木塞,以防木塞乾裂。利用玻璃、塑膠及扭擰蓋(又稱旋轉蓋)的,則無須橫放。

陽光、燈光等紫外線對酒傷害很大,葡萄酒要在幽暗才能保持最佳狀態。

3、陽光、燈光等紫外線對酒傷害很大,葡萄酒要在幽暗才能保持最佳狀態。儘管大部分葡萄酒以綠色或棕色瓶包裝,作抵禦光線的傷害,可是假如酒瓶長期接觸陽光或射燈光線,葡萄酒有機會被「曬」壞,未老先衰,喪失應有果味香氣和色澤。外國酒莊的酒窖,大多置於幽暗地牢,就是避免光線和保持低溫環境。

4、葡萄酒其實甚脆弱,身處環境若然有震動,酒的味道粒子會被影響,質素因而受到破壞。長時期安靜穩定的環境,是葡萄酒最理想的「藏身之所」,假如閣下經常把愛酒拿出來搖晃,即使動作不太大,對酒也是毫無益處。

  存儲葡萄酒,實是豐儉由人;數量較少的,可使用酒架,坊間傢俬店有愈來愈多供應精美的酒架,實木或金屬均有,最重要是結構堅實,不會輕易塌下。亦可考慮多花點點金錢買個專業恆溫酒櫃,容量從有十餘瓶至百多瓶不等,不少電器行和酒行均有代售。

文、圖:梁淑意

原文連結:http://columns.etnet.com.hk/column/index.php/life/winetasting/12914

ETNet Article 經濟通《酒意人生》文章(繁體版)- 葡萄酒評審話你知 壞酒的三大成因 Request for the second bottle please 27/4/2012

葡萄酒評審話你知 壞酒的三大成因       2012-04-27

今個星期我身在英國倫敦,聯同其他業界人士,出席世界知名的葡萄酒雜誌Decanter的年度大賞品評會。評審中包括各地的釀酒師、葡萄酒大師、侍酒師及酒評人等,評審時會以地區分組,三個人為一組,二十分為滿分,每天品嚐約八十款酒,為期五日,務求找出優質的葡萄酒,冠以金、銀、銅獎,為顧客提供參考值高的購買指引。這個世界性的雜誌評審結果將於半年後公告天下,屆時顧客可根據獎項,找尋適合自己的美酒。

  我們在葡萄酒評審品酒時,每款酒需時約三分鐘,依據酒的外觀、香氣和味道給酒打分。酒的分數是以三位評審各自的分數加起來之總和,期間評審之間會因意見不同而互相討論再定奪。有時爭論到了樽頸位,可能要邀請地區主席評審帶領,再拍板決定最後分數。

McmwsfXBEpXBQ.mKd2JS8A

葡萄酒評審時,遇上壞酒不是意外。

 

 

因為各地的葡萄酒風格有異,遇上好的酒固然開心,但評審過程中往往會碰到質素極差的例子,感覺不好受。今天我被編排評核中東、遠東及亞洲的類別,評審了七十款紅白酒,雖然當中有好幾瓶突出酒款,但卻竟遇上很多壞掉的酒,有點失望。

  專業評酒人當評審時,經常會遇上壞酒的誘因有好幾個,程度越大,酒越難喝。以下是我今次碰到的三個大問題:

TCA霉菌

 

  以前曾經撰文描述過如何分辨這個主要從木塞沾染過來的霉菌,不再在此煩絮重複了。凡在酒的氣味感受到帶點漂白水味、舊報紙、濕過的舊紙皮,酒又失去原本應有的果香果味,代表酒感染到若干程度的TCA霉菌,不適合飲用的了。這次我碰到很多,當中一瓶泰國釀造的酒,TCA污染非常嚴重。

酒廠衛生對最後產酒質素有莫大影響,新產酒國必須正視及嚴格執行,否則難以提高競爭力。

 

 

過度萃取 (Overextracted)

  釀紅酒時酒廠必須要適量地把葡萄皮內丹寧、味道和顏色萃取,好讓酒味更複雜細緻,但有時個別酒廠會一個不留神地過分萃取,導致酒色如墨,且酒味過濃、硬丹寧過高,苦澀味明顯,酒體不平衡,飲用時不覺是享受。新舊世界中,個別酒莊以為酒評人或顧客喜歡特濃的紅酒而故意高度萃取,可是就算是特濃咖啡(Espresso),也講究平衡吧!個別中國釀製的葡萄酒質素不俗,就是過分地萃取,破壞了酒的平衡。

Brettanomyes酵母菌作怪

  假如酒廠內有果蠅或其他昆蟲從別處帶來一定分量叫Brettanomyces的酵母菌(簡稱Brett),又或者購入了已經受感染的木桶,釀製中的酒便會出現一些味道,包括藥水膠布、消毒液、馬槽、舊馬鞍、泥土、乳酪等。少量的Brettanomyes或會增加酒的風味,過量的便會大大影響味蕾享受。昨天我剛遇上一瓶以色列製的紅酒,酒味充滿金屬和消毒藥水的怪味,非常倒胃口。酒廠可小心使用二氧化硫,抑制Brett的繁殖。

  酒廠衛生管理對酒質非常重要,新的釀酒國度必須小心處理,否則酒質難以跟傳統酒國爭一日之長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