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專欄《美酒聖經》文章「結霜與葡萄收成」HKEJ article “How damaging is frost to vines” – 28/7/2017

結霜與葡萄收成 28/7/2017

結霜與葡萄收成

結霜與葡萄收成

最近酒界新聞離不開法國多地葡萄園飽受霜害及冰雹蹂躪,當地農業部預算2017總收成量比去年減少一成七,他們表示2017情況比同為「霜害年份」1991年似乎更壞。

何謂結霜?

法國葡萄圈今年可說是交上霜降霉運,波爾多(Bordeaux)的收成比2016年大幅減少五成,雖香檳(Champagne)影響不大,但布根地(Bourgogne,又稱布爾岡)中,主要以夏布萊(Chablis)和夜丘(Cote de Nuits)及部分寶祖利(Beaujolais)個別特級莊園最受破壞。其他地區如阿爾薩斯(Alsace)、羅亞河谷(Loire Valley)、南隆河(Southern Rhone)和南法都因霜害而產量下跌幾個百分點至幾成不等。

暑天愈來愈炎熱的香港,跟霜降好像沒有太大關係,只要偶爾在某一年的嚴冬裏聽到天文台警報大帽山山頂結霜,便已經是大新聞,其實霜降在外國很普通,在葡萄種植區實屬常見,至於出現時是否有害,便要看時節了。結霜泛指泥土以上約兩米之內的氣溫降至零度以下,寒冷環境導致葡萄樹植物內組織結冰,故並非一定是我們肉眼所看見白濛濛一片便叫有破壞力的結霜冰封。

適合種植葡萄的區域,一般都是四季分明,冬天寒冷,葡萄樹處於冬眠狀態,植物通過脫水休養生息,細胞會有自我保護機制,不會太怕冷,只要氣溫不至於過低如攝氏(下同)零下十度以下,就算出現霜降的話,也不會有太大破壞性 — 當然,這還是要視乎葡萄品種及耕作模式等其他因素。到了春季,天氣回暖,萬物重生,葡萄樹已然萌芽,假如氣溫突降至零下二三度,正處於成長期的植物內組織含水量高,因而結霜,葡萄樹幼嫩部位如幼芽、葉子和花序等可能會被「冰壞」破裂,葡萄樹或會因而促生基部芽,可是這些幼芽的質素較差,最後能結成優質果實的質量便會不及,直接影響最後收成。

兩大類霜害

夏天出現結霜機會通常較低,但內陸地區日夜溫差大,尤其高地葡萄園,夏末初秋時分果實未完全成熟,若出現結霜,葉子會丟落,「吃不飽」的葡萄要發展到最完滿成熟便有困難,酒質將備受影響。整體來說,清涼產區出現霜害次數較多,但炎熱地區也不無隱憂,因這些地區萌芽時間早,如果春天一旦有寒流經過,後果可以十分嚴重。

霜害大致可分成兩種:平流霜害和輻射霜害,前者會有凜冽寒風吹襲,可以迅速降溫,且防不勝防,造成破壞;輻射霜害則較常見,當天空沒有風和雲,又出現乾冷空氣,植物和土壤溫度比天空溫暖得多時,熱力會被它們放射到周遭環境,葡萄樹溫度因而急降,出現霜害,還好這種霜害較易預測和防備。

不要一味以為「霜害年份」的酒質便是次貨,結霜不是農夫和釀酒師們想碰見的天災,但卻未必一定破壞葡萄質素,大多數結霜主要會衝擊產量,減少收成,因此葡萄農還是會盡力防備結霜,常用方法有選址和栽種耐寒品種,另外改善葡萄樹環境以便透氣、進行灑水、興建戶外風扇及多種耕作模式,都是現有防霜法,但畢竟人算不如天算,坊間沒有一種方法是絕對完美的。

文:梁淑意

瑞士的Cornalin紅葡萄

前幾天上載的一幅相,問大家知否相中葡萄酒是什麼品種:

有人知道這紅酒的品種是什麼嗎?

Screen Shot 2017-07-20 at 7.59.59 PM

其實這Cornalin是瑞士的原生葡萄,我早前到葡萄牙時轉機途經日內瓦機場,看見這酒,好奇心起便買回港與友品試。Cornalin早在十四世紀已經出現,又稱Rouge dy Pays,於1972年被正名為Cornalin,來自意大利Valle d’Aosta,父母是Petit Rouge和Mayolet,輾轉間來到瑞士落地生根;屬遲熟品種,但生長期間不易打理,一旦葡萄樹活力過盛,酒質便會未如理想,故在二十世紀初曾遭瑞士農夫嫌棄,減少栽種,一直到近幾十年當地酒業再次投放資源培育此品種,並用以釀製果香豐盈的鮮香清爽紅酒,近年被視為瑞士Valais區標誌性葡萄品種。Cornalin顏色呈深紫,充滿紫羅蘭香氣和覆盆子葉氣息,酸度和丹寧量中等,回味有少許苦澀,這瓶2014 Julius Cornalin有明顯的紫羅蘭、覆盆子、藍莓香氣,入口的味道相若,有雪松木味,不過稍嫌苦澀味明顯,收結甚短,質素很一般,有點失望。

雖然是次葡萄酒不是什麼佳釀美酒,總算叫作多學習一個冷門品種吧!

Tasted on 14/7/2017

經濟通品味派網頁專欄《酒意人生》文章「意大利的南部美人」 – 12/7/2017

經濟通品味派網頁專欄《酒意人生》文章「意大利的南部美人」ETNet DIVA column article “Aglianico – the exquisite beauty from Southern Italy ”

12/7/2017

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travel_columnists_detail.php?columnists=winetasting&id=35107

上次介紹過意大利南部優質紅葡萄品種艾格尼科(Aglianico)、Taurasi DOCG及 Feudi di San Gregorio,今天繼續談談我較早前的品酒會品試酒筆記:

Screen Shot 2017-07-20 at 7.51.42 PM

2012 Aglianico del Vulture Feudi di San Gregorio──這位佳麗來自Basilicata的北部DOC冠名產區,乃區內唯一的DOC,葡萄園集中在高地,土壤含有大量的火山岩石,是顯露艾格尼科的其中一個主要地區。此酒的風格形同酒瓶上的標籤般,都是紫紅鮮豔,充滿活力。鮮香黑紅色水果味豐富,容易入口,酒體與丹寧量同屬中等,質地順滑,綿柔細軟,酸度平衡和諧,酒精感不算高,毋需等待或透氣太久便可,個性直接,整體感覺平易近人,複雜性不算強,現在已經適合飲用。

2014 Rubrato Aglianico Feudi di San Gregorio──這是屬於Campania產區的Irpinia Aglianico DOC,是試酒當日我非常喜歡的其中一款酒!以百分百艾格尼科釀製,此酒花了約八至十個月時間陳放於不鏽鋼酒缸內,出廠前於瓶內陳藏半年光景,以保持艾格尼科最清香的一面來釀酒,因此風格亮麗,酒香撲鼻:紫羅蘭、黑莓、黑李子、西洋甘草,芬芳馥郁,入口味道相若,丹寧量高,口感飽滿,中段有誘人紅櫻桃、蔓越莓和香料,結構緊密,收結悠長,現在品喝已經是享受,但酒力有勁,仍可窖藏最少五年,當可挑戰閣下忍耐力!

2014 Lacryma Christi Rosso Feudi di San Gregorio──為Campania的產區,屬Lacryma Christi Rosso Vesuvio DOC,產區名字充滿宗教浪漫感,Lacryma Christi的意思是基督之淚,源自傳說基督升上天堂之際回望世界,驟見那不勒斯灣和維蘇威火山的美景,喜極而泣,眼淚灑在維蘇威火山山坡之上,葡萄樹隨即在該處叢生。另一說法是依據羅馬時期修士們在當地的釀製此酒方法,因為古時沒有過濾設備,負責釀酒的修士會讓酒通過畫布,藉此把酒澄清,酒液穿過畫布時的滴漏狀態猶如淚水,因而得名。這酒由兩個紅葡萄品種混合而成:Piedirosso(又稱Palombina)和艾格尼科,前者是Campania的原生品種,擁有特色的紅莖和分三岔樹枝,貌似紅色鴿子腳,尤其鍾情乾爽的火山岩石泥土,常釀出含有絲絲鹹香的紅酒。我在試酒會當日給此酒相當高的評價,認為這酒的果味極為吸引,豐盈有層次,雖然不是用作長期陳放的酒,但入口清爽而有質感內涵,特別愛那紅李子、覆盆子、桑葚和雪松木,酒體厚而平衡,餘韻乾淨溫柔,現在喝非常適合 。

下次會分享我最後一部分的品酒筆記。

入口商:Sino Vantage Asia Ltd.

文、圖:梁淑意 Rebecca Leung

經濟通品味派網頁專欄《酒意人生》文章「迷上了澎湃的艾格尼科」- 20/6/2017

經濟通品味派網頁專欄《酒意人生》文章「迷上了澎湃的艾格尼科」ETNet DIVA column article “Obsessed with the outrageously charming Aglianico” 

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travel_columnists_detail.php?columnists=winetasting&id=35009

20/06/2017

意大利南部的葡萄酒產區釀酒歷史悠久,但若論以酒質馴服酒客的心,還是近代的事,畢竟南意的葡萄農曾幾何時以高產量為謀生目的,並將產品售予較富庶的北部產區或外國,作為混合酒的強大來源,對控制產量和葡萄質素的追求在這十多廿個年頭才興起普及,當世人慢慢開始關注這裏的葡萄酒,南意已經搖身變成備受低估的一個優質葡萄酒領域。

擁有典型地中海氣候──普照的陽光和熱情氣溫的意大利南部,是種植多種農作物的理想地,葡萄是其中一種毋需太多照顧的天然產物。南意盛產香氣豐盈,酒體濃郁且結構緊實的高丹寧紅酒,愛「有氣有力」的澎湃飽滿紅酒之人,絕對不能錯過這裏的傑作。艾格尼科(Aglianico)是南意西岸Campania的明星紅葡萄品種之一,根據個別葡萄考古專家的估計,此葡萄可能是源自希臘,從公元前七、六世紀時期隨著希臘殖民第勒尼安海岸被傳入意大利南部,不過亦有一說,認為Aglianico一字可能來自當地古老方言A Glianica,意思是「平原的葡萄」,而且以現代的基因圖譜分析,發現艾格尼科跟任何現代的希臘葡萄品種均無關係,但與Campania和Basilicata區的原生葡萄卻有明顯的血脈關聯,似乎艾格尼科的根源就是南意,故此說得到較多人的信任。

Screen Shot 2017-07-19 at 2.08.07 AM

說艾格尼科的代表作是Taurasi DOCG該沒有人會反對,因為這裏山巒多,泥土中豐富的貧瘠的火山石和石灰岩石正好配合高農作活力和愛乾爽及溫暖的艾格尼科,釀出酒色深邃如紫紅寶石般的濃郁紅酒,新酒的丹寧量非常高,充滿黑色水果如黑醋栗、黑李子、黑莓和朱古力、咖啡、雪松木等風味,需要長時間的瓶內陳年純化,十五至二十年的陳藏時間對Taurasi DOCG紅酒不是新鮮事,愛具備複雜性紅酒的酒客,除了 Barolo、Amarone della Valpolicella和Brunello di Montalcino等,不妨多嘗試Taurasi DOCG。

近年我很喜歡飲用Taurasi區內Feudi di San Gregorio酒莊的出品,我認為莊園的商業目標清晰,品質穩定,多款產品均具有水準和風土特色。Feudi di San Gregorio被普遍看成是區內的現代風格代表,大概是因為酒莊與產區在過去三數十年間的發展並駕齊驅──因為1980年一場死傷慘重的地震慘劇出現,地震把這片寧靜的農田土地大肆破壞,經濟一蹶不振,之前出走的年輕人紛紛回歸,配合歐盟資金,協助重建,當中包括了Feudi di San Gregorio的創辦人Enzo Ercolino和太太Mirella Capaldo、兄弟Luciano、Mirella的兄弟Mario齊心合力開建酒莊,除了鑽研以原生的艾格尼科紅葡萄釀製高質紅酒外,亦有找尋最適合的白品種,製作清爽輕滑的白酒。

現在的Feudi di San Gregorio由Mirella Capaldo另一兄弟Pellegrino的兒子Antonio主理,早前他來香港推廣酒莊產品,下週會分享我的品酒筆記。

文、圖:梁淑意

《酒經月刊》文章「冷靜、熱情還是中庸?淺談葡萄酒發酵溫度」WineNow article “Wine fermentation temperature” – Jul/2017

《酒經月刊》文章「冷靜、熱情還是中庸?淺談葡萄酒發酵溫度」WineNow issue article “Wine fermentation temperature” – Jul/2017

19959166_10155010151309825_8491364087375756631_n

信報專欄《美酒聖經》文章「杜羅酒區紅酒不容忽視」HKEJ article “Wines from Douro – One of the most underrated wine regions” – 14/7/2017

《美酒聖經》杜羅酒區紅酒不容忽視 14/7/2017

杜羅河谷盛產波特酒及雄渾紅酒,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也是葡國最古老釀酒產區。

杜羅河谷盛產波特酒及雄渾紅酒,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也是葡國最古老釀酒產區。

舊世界(即歐洲)產葡萄酒向來是本港飲家的寵兒,不論是本地酒商還是我的酒友學生,他們經常舉辦的酒局主題不外乎是法國、意大利、西班牙,甚至是德國,釀酒歷史不遜於以上國家的葡萄牙反而只有波特酒(Port wine)最為人熟悉,其他酒類如紅白酒和氣泡酒的滲透率仍然偏低。隨著品酒和飲食文化的改變,曾經在二十世紀中期至中後期瘋魔世界各國市場的半甜粉紅氣泡酒Mateus近年在香港亦甚少見,至此葡萄牙酒的市場佔有率亦見顯著下降。我的觀察所得,香港人其實對葡萄牙酒的口味頗為受落,我參與過好些僅有的本地葡萄牙酒宴,賓客們品試過後往往會改觀,覺得葡萄牙酒質素好,價格合理。波特酒組織Vintage Port Academy(年份波特酒學院)看準本港飲家偏愛飲用高端酒,近幾年定期安排具備教育性的課程和品酒會,已然把波特酒文化慢慢推廣;Wines of Portugal則偶爾在香港舉辦業內活動。

耕作困難

此外,杜羅河谷(Douro Valley)盛產波特酒及雄渾紅酒,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也是葡國最古老釀酒產區,極具重要性。隨著時代變遷,很多新一代莊主為求突破,除了保存固有傳統釀酒工藝之外,亦積極往外開拓眼界,爭取經驗,回饋杜羅區,好像區內五家優秀酒莊莊主於2003年自行組織Douro Boys,幾位莊主都知道揉合科技與傳統,對釀製更高質的葡萄酒有利,他們經常周遊各國巡迴推廣自家品牌餐酒,成績理想;這兩年則有新進組織The New Douro,集合十幾家有實力的酒莊,大部分酒莊都是以先進技術把杜羅傳統原生葡萄釀製成上乘餐酒為目的,並頻密籌辦品酒活動,推廣杜羅河谷。

月前我到過葡萄牙的波特市(Oporto)參與一場由The New Douro舉辦的品酒會,品嚐超過百餘款的紅白酒,因為航班時間關係,我未能品嚐他們準備的波特酒,但已經獲益良多。杜羅河谷耕作不容易,這片土地被三面環山包圍,隔絕大西洋吹來的清涼濕潤西風,擁有最典型的內陸性氣候,夏天特別炎熱乾燥,葡萄園集中在陡峭斜坡,土壤含片岩量高,極度適合耐熱葡萄外皮厚的原生紅葡萄,葡萄生長時間長,可培育出複雜性且成熟度高的果實。因為地勢關係,區內有起碼一半的葡萄園種於斜度達30度的山坡上,耕作困難,釀酒成本不低。

杜羅河谷紅酒顏色深邃,整體風格偏濃重,酸度中等,單寧綿密豐腴,果味多,一般都有使用法國橡木桶,增加香料辛辣和複雜感,夠結實,乾淨有層次,充滿熱情。在品酒會芸芸眾多杜羅河谷紅酒中,個人最有深刻好印象的包括:2014 Casa Ferreirinha Quinta da Leda、2014 Niepoort Batuta、2014 Quinta do Passadouro Touriga Franca、2014 Quinta do Vallado Douro Superior、2015 Symington Pombal do Vesuvio和2013 Quinta Nova Grande Reserva Referencia Red。

根據杜羅區內具有悠久歷史的酒莊Quinta Vale D. Maria的負責人Cristiano van Zeller透露,杜羅河谷暫未受近年備受關注的全球暖化對葡萄園的影響,葡萄收成仍屬正常水平,但區內酒莊仍會密切注視天氣對葡萄種植的改變,我衷心希望這情況可以一直維持吧!

文:梁淑意

ETNet Diva article “The value of grape stems” 經濟通品味派專欄《酒意人生》文章「葡萄莖的價值」- 29/5/2017

ETNet Diva article “The value of grape stems” 經濟通品味派專欄《酒意人生》文章「葡萄莖的價值」- 29/5/2017

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travel_columnists_detail.php?columnists=winetasting&id=34889

我很喜歡品喝黑皮諾(Pinot Noir),愛它的優雅細緻,酒體輕盈適中的同時,丹寧如絲,口感不致太厚重,且酒味濃郁芳香,可淨飲或配襯不同地區的美食佳餚。當然,各國產區的黑皮諾因著風土和釀酒技術的分別,為市場提供了各具特色的美味黑皮諾。世界知名的法國布根地(Bourgogne,布爾岡)是黑皮諾發源地,Cote d’Or的村落有最適合黑皮諾愛清涼的內陸性氣候環境,釀出有深度的靈氣紅酒。新世界當然也有好的黑皮諾,我很欣賞澳洲雅拉河谷(Yarra Valley)及塔斯曼尼亞(Tasmania)、紐西蘭瑪爾堡(Marlborough)、馬丁堡(Martinborough)及中奧塔哥(Central Otago)、美國俄勒岡(Oregon)和聖巴巴拉(Santa Barbara)、南非Walker Bay等多地的出品。黑皮諾的酒特點是顏色淺,體態和丹寧輕柔,酸度充足,年輕版本有紫羅蘭和紅花、覆盆子、草莓等香氣和味道,成熟後會散發皮革、野味、紅棗和香料風味。總括來說,我覺得新世界黑皮諾的風格比布根地豐腴,中價酒的質素絕不遜色,很多時候甚至有較多性價比高的選擇。

Screen Shot 2017-07-17 at 2.01.30 PM

由於黑皮諾的外皮薄和葡萄特性,萃取丹寧和顏色或釀製澎湃型紅酒並不是釀酒師的目的,酒莊一般會盡量保留葡萄的香氣、酸度和優雅,保持剛好的丹寧量便好,故此釀酒期間的萃取法不會過於進取,運用新木桶的技巧也必須細膩,以免木桶強橫的味道蓋過酒應有的溫柔婉約。近年流行全球的黑皮諾釀製法是全串葡萄發酵法(Whole bunch fermentation,又稱whole cluster fermentation),即是收割時用人手整串葡萄採摘,保留葡萄的主莖,直接放進發酵缸,然後加入二氧化碳(CO2),進行發酵製酒。發酵和萃取期間保留葡萄莖,是古老的釀酒方法,戰前未有除莖機器時,是世上大部分釀酒區的釀酒法,近代主要應用在布根地和黑皮諾釀製產區,有個別切拉子(Syrah)產區也有採用,因為葡萄莖有助中和酸度,遇上較寒冷年份,可令酒的口感少些尖銳性,多一些圓潤。對丹寧高的葡萄來說,葡萄莖會被除去,以免酒的丹寧過多過硬。另外,不少釀酒師認為,成熟的葡萄莖可增加酒的香氣,更為黑皮諾酒的丹寧豐實結構及層次。 

連莖發酵製酒最好採用小型木桶,釀酒時較容易散熱,可降低發酵溫度約兩至三度,有利桶內酒液流動,方便下壓萃取和酵母移動。這種釀酒法的酒顏色較淺,因為莖會吸走顏色,而且最後酒精度一般會較低。進行全串葡萄發酵前,釀酒師必須小心檢查葡萄莖的成熟度,如果用過多生澀的葡萄莖,酒的苦澀味會突出,甚至影響酒質;因此,全串葡萄發酵法的運用,很視乎個別年份的收成質素。

文、圖:梁淑意 Rebecca Leung

 

《酒經月刊》文章「Gimblett Gravels – 奇異國度的特色礫石土壤」WineNow issue article “Gimblett Gravels – That unique soil in Hawkes Bay ” – Mar/2017

Gimblett Gravels – 奇異國度的特色礫石土壤

《酒經月刊》2017年三月號

奇異國度的特色礫石土壤-Gimblett Gravels

奇異國度的特色礫石土壤-Gimblett Gravels

中國人篤信風水,相信有天干地支,西方人的葡萄種植哲學一樣依靠風土,認為只有特定的環境條件才可種出適合釀酒的葡萄,不管是釀酒已過千年的歐洲舊世界,還是持續創新勇於嘗試的新世界國度,大家都信奉氣候必須結合土壤特質和葡萄品種特性,成就了多個經典產酒傳奇:波爾多(Bordeaux)的礫石(Gravels)與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香檳(Champagne)的石灰(Limestone)與莎當妮(Chardonnay)、羅亞河谷的Tuffeau石灰與白詩南(Chenin Blanc)、教皇新堡的鵝卵石與歌海娜(Grenache)、杜羅河谷(Douro Valley)的片岩與國產多瑞加(Touriga Nacional)、西西里島的火山土壤與黑珍珠(Nero d’Avola)、庫納瓦拉(Coonawarra)與赤霞珠和紐西蘭霍克斯灣(Hawke’s Bay)Gimblett Gravels礫石地段與赤霞珠和切拉子(Syrah)等等,讓飲家們知道風土環境與酒質風味有牢不可破的關係。

被暱稱為「奇異國」Kiwi的紐西蘭,雖然是新世界產酒國,釀酒歷史只是百多年,種植和製酒技術在過去廿多年突飛猛進,更發掘了多個別具特色的產區,成功創造了多個令人迷醉的酒款,在國際市場佔一小席位,實屬難得。上文提到的紐西蘭北島(North Island)霍克斯灣Gimblett Gravels礫石地段,位於Hastings市西北方向,總面積約八百公頃,以前曾經是Ngaruroro河的舊河道。1867年,出現了一次嚴重的河水氾濫,之後形成了深深的夾雜著淤泥和沃土的礫石床地域,因為礫石含量高,土壤貧瘠,透水度高,加上這裡可算是霍克斯灣的「暖毯」,其夏天最高氣溫較灣區內其他地域高約攝氏兩至三度,是豐厚紅葡萄品種的理想居停,卻要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才被一位叫Chris Pask的本地商人開發為葡萄種植區,大型葡萄酒廠則要到九十年代進駐。Chris自己在霍克斯灣已經擁有好幾個小型莊園,但他發覺他的赤霞珠難以全面成熟,於是積極在區內物色更好的園址,無意之間發現了Gimblett Gravels這一片甚是荒蕪之地。雖然Gimblett Gravesl發展歷史短,但只是三十多年已經成為紐西蘭一個產區名牌,而且釀造出大量質素極佳的赤霞珠、梅洛(Merlot)、切拉子和馬爾壁(Malbec)等品種紅酒,以質素打動飲家,亦在世界各地比賽中屢獲殊榮,可見其實力非凡。不過,Gimblett Gravels不是幾十年來都順風順水,也曾陷入過困境。1988年,一家水泥公司買下大面積葡萄園地欲改建成石礦場,引來一群葡萄農的反對聲音,最終成功游說地方議會保留葡萄園,並致力開發為種植產區,方才有今日的成功和好酒。

Gimblett Gravels土壤適合愛溫暖的葡萄,因此赤霞珠、梅洛、切拉子等品種在此尤其理想。以赤霞珠及梅洛釀製的紅酒層次多,有極佳的複雜性,果味豐盈,酒體飽滿,丹寧紮實有力,需時間馴服。這裡出產的切拉子則十分芬芳馥郁,充滿黑莓、藍莓、桑椹,花香如薰衣草和紫羅蘭,中段有輕微白胡椒辛香,酒體中等,丹寧滑溜潤和,我非常欣賞!

文、圖:梁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