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e “N” by Hidetoshi Nakata & Takagi Shuzo 品嚐N清酒 – 16/11/2017

今天在澳門永利皇宮日本餐廳泓一嚐中田英壽與製造十四代的山形縣高木酒造合作之「N」清酒。有梨渦的磨砂瓶子設計甚具玩味,型格得來有點調皮,瓶身頗重而色澤似黑實藍,神秘又美麗。酒味柔亦帶剛,紋理中見感性,芬芳優雅,最初有馥郁的蜜瓜和白桃,後段滲出絲絲清純的明豔鮮花香和泉水滑石氣息,複雜有深度。

Sake “N” is the collaboration of Hidetoshi Nakata & Takagi Shuzo in Yamagata Prefecture. Quite impressed by the chic blackish-blue coloured bottle & package design, particularly in love with the matte finish and dimple (yes, on the bottle!), which project an image of classy elegance & decent playfulness. Not a particularly aromatic one while the sake was first poured due to low storage temperature, but it started to open up bit by bit over time in room temperature. On palate it’s delicate yet finely structured, soft but complex, mouth filled with beautiful melon & white peach flavours, with an aftertaste full of white flowers & fountain-watered pebbles. A sake with precise depth that needs time and attention.

23669117_10155354439694825_2061216020521678170_o

ETNet DIVA column article “Understanding what kimoto & yamahai mean” 經濟通品味派專欄《酒意人生》文章「日本酒的生酛和山廢」- 17/10/2017

17/10/2017 經濟通品味派網頁《酒意人生》

日本酒的生酛和山廢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2.43.58 PM

日本酒的酒標上名詞多多,有時卻會令初學者眼花撩亂,但我認為雖然要深入了解每一個名詞背後的意義頗為困難,但只要大家多花一點時間學習後,自然會對該日本酒的風味有所估計,挑選和購買心水日本酒時,這些知識便大派用場,自可購得適合自己口味或場合的日本酒。上次談過輕輕談過酒造好適米對日本酒風味的影響,其實釀酒過程對酒的風味影響更為明顯,酵母是其中一個元素,但要知道酵母資料實在對普羅大眾太過學術,反而學懂酒標上看見的字樣更為有關聯性,例如「生酛」(Kimoto)和「山廢」(或寫成山廃,又稱山廢酛Yamahai)兩詞便十分常見。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2.45.17 PM

釀造日本酒過程複雜,杜氏(酒造釀酒師)要花盡心思把米粒中間部分含有最純淨澱粉質心白位置的精米過程之後,進行發酵前要把部分米飯製麴糖化,然後再培養酒母(即酵母)。現代的日本約有九成酒造為了釀酒過程更為衛生和順利,以便易於掌控,會使用速釀系酒母製法即添加乳酸菌,並以約攝氏(下同)20-25度溫度來同時進行糖化和發酵過程。速釀系酒母技術始於二十世紀初,令整個糖化和發酵時間縮短到大概兩星期左右。在此之前,約十七世紀末到明治時期,酒造都不添加乳酸菌(尚未有技術和科研),普遍以生酛方式培養酒母:藏人(酒廠工作人員)會把蒸米分在一個個木桶(或盆子),加入已有米麴後再添冷水(6-7度),桶內酒米堆成一個小山形狀後,幾個人會以木槳不斷搗動酒米,務求把蒸米變成米飯漿,以盡快增加乳酸菌和酒母數量,此動作為山卸(Yamaoroshi)。進行山卸所需的勞動力很大,整個製造酒母過程需時約三至四個星期,這個方法釀出的酒就被稱之為「生酛」。

山卸需要大量勞動力來促進糖化和酵母的活力

山卸需要大量勞動力來促進糖化和酵母的活力

1899年,有科學家發現製麴的冷水溫度過低,酒麴菌絲動力被冷卻,難免需要山卸過程加強糖化效果,但只要調高水溫,麴菌和酒母會更見活躍, 其實酒造可以免去山卸,而且酒質亦能保持,此舉減輕酒造對勞動力需求,提升廠房經濟效益。此實驗到了1909年得到實證認可,酒造可以免去(或廢去)山卸過程,需時約一個月。用以上天然方法製造乳酸菌,但不進行山卸的酒,便稱之為「山廢」。

山廢酒普遍比一般使用速釀系酵母釀製的日本酒較醇厚

山廢酒普遍比一般使用速釀系酵母釀製的日本酒較醇厚

整體來說,等待天然乳酸菌發揮作用的生酛和山廢酒經歷前期的微生物繁殖過程,酒會因此增加複雜性,酒體偏醇厚渾圓,豐富鮮味會明顯,酸度通常會較高。有個別進行過山卸的日本酒或會因為多了氧化而增加堅果和拖肥香氣,當然最後風格還是要看杜氏的取向和處理手法。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

經濟通品味派網頁專欄《酒意人生》文章 「兩大酒造好適米」ETNet DIVA article “Knowing your sake rice diamonds” – 4/10/2017

04/10/2017 ETNet Diva專欄《酒意人生》

品嚐日本酒前,先了解兩大酒造好適米 (Shuzo koteiki-mai)

上次談到日本酒釀酒時使用的酒造好適米必須含豐富澱粉質,因為米種繁多,每一家酒造又會因應傳統、酒質和商業考量,決定最好的釀造方法。對不懂日語的入門者來說,其實在酒標上可以看得到部分漢字,已經對酒的風格大概窺探一二,因為很多重要的資料都可以從部分漢字領略,例如米種。日本的稻米跟其他稻米一樣,都是春天插秧,夏天生長,秋天收割,一經收割,可以存儲幾個月之久。在日本共有超過百多個酒造好適米品種,每一年都有新的品種加入名單內,而其中最常見的品種就是山田錦和五百萬石,這兩個品種已經佔去所有酒造好適米產量的一半有多。

眾多酒造好適米中,山田錦(Yamada Nishiki)的地位就如葡萄酒的莎當妮(Chardonnay)一般的常見,備受推崇,更因為品質優秀,米粒晶瑩剔透而得到酒米中「白色鑽石」及「酒米之王者」的美譽。山田錦於1923年在兵庫縣的農事試驗場研發出來,並在1936年被正式命名為山田錦。雖然山田錦源自兵庫縣,但時至今日其種植版圖已經遍佈於東北地區及九州,產量佔全部米種的三成,傲視其他品種。能獲得王者讚譽,山田錦自是具備所有酒造好適米的條件:米粒大,心白部分也大,外硬而內軟,蛋白質含量少,可釀造出纖濃合度的均衡好酒,芳香馥郁,可充分顯露酵母對酒的風格影響,味道清純,是十分受酒造杜氏(釀酒師)和酒客歡迎的米種。山田錦能把酒中的甘、辛、酸、苦、澀等口感做得恰到好處。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12.34.47 PM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12.34.59 PM

另一款產量驚人的酒造好適米是五百萬石(Gohyakumangoku),來自新潟縣,研發於1938年,到1957年為紀念新潟縣的米產量衝破五百萬石(此處石的意思是量詞,故此讀音為「擔」)而命名。現時除了新潟縣,種植據點亦廣泛見於新潟附近的日本西岸縣份,福井、富山、兵庫、石川、福島等都可見其蹤跡。米粒相比山田錦稍微小一點,但其心白部分大,能釀造出非常優雅清麗的好酒,但五百萬石吸水速度較慢,且心白部分大,堅硬度稍弱,精米時容易碎開,因此酒造必須小心控制精米過程,或磨米程度保持百分之五十以上較易處理。五百萬石釀出的酒細緻清爽,輕盈亮麗,入口一般會滑溜清香,收結乾淨俐落。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12.36.32 PM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

ETNet DIVA article “Sake slush” 經濟通品味派專欄《酒意人生》「清酒思樂冰 - 銀河鐵道純米大吟釀生酒」- 25/11/2015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4.04.33 PM

經濟通品味派專欄《酒意人生》25/11/2015

清酒思樂冰 - 銀河鐵道純米大吟釀生酒

原文刊於: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article.php?section=travel&catalias=winetasting&id=31819

日本清酒近年成為香港愛酒一族的寵兒,除了是因為葡萄酒熱潮已經開始接近飽和外,日本有關酒廠這幾年努力推廣清酒文化,而且我們多種中國菜式和飲食習慣跟清酒都超配,飲用清酒更顯品味型格。我喝酒從來不跟潮流,但潮流總會為我們帶來不少好處,那就是入口商們會加大力度進口更多酒款和品牌,令市場更加百花齊放。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4.09.50 PM

清酒有不同類型風味,現在的日本食肆的清酒知識水平比以前高,又知道很多顧客對清酒有所研究,很少出現像從前的不由分說把清酒溫熱後飲用情況。一般來說,溫熱飲用法最為應用於味道濃烈,線條較豐厚,酒體堅實的清酒類型,例如本釀造或純米酒,常見的飲用溫度為攝氏36至43度左右,部分餐廳的侍酒溫度有可能更高。至於幽香的吟釀或大吟釀類別,有經驗的俐酒師會將酒冰鎮至大約攝氏十度上下,太冷的話會隱藏酒的香氣味道,太熱的話會破壞酒的清爽優雅。假如飲用生酒,最佳的飲用溫度是攝氏五至十度之間,因為生酒不經加熱殺菌過程,此舉會保留酒的最原始風味,貯存和飲用溫度都不宜過高,否則酒質會有機會被破壞,味道享受程度將因而大打折扣。

以上的侍酒溫度參考只是就一般情況而言,日本全國清酒的原材料、風味和分類細緻,每家酒廠的出品各具特色,侍酒方式自然各適其適。清酒界中有一款來自愛緩縣的生酒,名字充滿漫畫傳奇色彩:「銀河鐵道」純米大吟釀-長期熟成生酒,此酒的精密步合(磨走酒米剩下的百分比)為40%。「銀河鐵道」這款酒以冰點熟成十年的製法釀造,酒中藴含非常純淨的風味;一般出廠後的生酒平常貯儲溫度為攝氏三、四度,但「銀河鐵道」酒廠在背標上建議的貯存溫度為零下18度,並說明要「半分位解凍」── 即半分解,意思是半融雪半水狀的方式飲用。酒廠希望飲家在享用前一直保持生酒在冰封狀態中,飲用時從冰箱拿出後需用力把瓶子搖晃一會兒,倒出的酒變成雪葩伴水狀最為理想,雪葩在口腔內隨人體溫度上升慢慢融化,釋出馥郁亮麗的澎湃果味和清甜感,冰涼透心,口感滑溜無比,吞嚥後仍覺酒香芬芳四溢,叫人回味無窮。因為飲法獨特,喝此款「銀河鐵道」的時間必須在酒液剛成雪葩狀便要開始,最好更要多人一起享用喝盡,否則當瓶中酒液全變回水狀後,酒味中的清、香、純、淨會頓然消失,令人興致大減。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4.10.08 PM

「銀河鐵道」純米大吟釀生酒長期熟成生酒味道豐富清潤,可配以油分高的魚生,但我還是選擇淨飲,始終飲用方法極度特別,我寧願把雪葩酒漿細嚼慢嚥,也不欲讓其他食物味道沖淡那清淨純潔。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

Ming Pao Daily article “Japanese Sake fascination, learn these terms and enjoy!” 明報副刊文章「清酒大學問」- 18/11/2015

2015年11月18日 星期三

MingPao Daily 18/Nov/2015

原文刊於: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51118/s00005/1447784184755

風潮吹起 知其義品其味 清酒大學問 看懂專用詞彙

【明報專訊】近代因東西方飲食文化更見匯聚,西方國家對亞洲出產的非葡萄酒類如日本清酒(Sake)和中國高粱白酒類,認受性明顯比十年前高,前者在歐洲更掀起學習和品嘗風潮。這幾年香港入口商引進了大量優質清酒產品,坊間的酒類學院亦順應潮流增設清酒班,各具規模的餐廳又聘請日籍或本港的「唎酒師」駐場,而本港的酒類比賽都增加清酒項目,日本清酒在香港的風頭可謂一時無兩。

雖然日本清酒在香港非常流行,但對於偶爾才喝酒的朋友也許會覺得日本酒的釀製方式和分類不易明白,也搞不清楚部分品牌旗下的酒類。今天讓我嘗試以深入淺出的形式給大家說個明白,簡單解釋這些名稱背後的意義。

精米步合:玄米精磨後 餘下的百分比

一般而言,日本酒可分為兩大類:「特別名稱酒」和「普通酒」。前者又細分為八個種類,而分類則基於兩大因素,包括酒精添入和釀製過程的精米程度。各位大概聽過「精米步合」這名稱吧,就是指使用的酒造米被磨走後,剩下的百分比。清酒的原材料是米,用作釀酒用的稻米被統稱為玄米,要釀製特定的清酒類型,酒造或酒藏(即酒莊)必須進行精米過程,把帶有雜質的玄米外層和胚芽磨到一定程度,讓酒麴菌菌絲更易接觸米的中心——心白。因為心白澱粉含量較低,且質地柔軟,可揮發出最深層的風味。

換言之,「精米步合」愈少,代表玄米被磨走的部分愈多,精磨分量愈高,米當然愈小,然而發酵時間較長,釀酒的心血和成本相對高,最後售價自然較昂貴。

說回日本酒分類,上文提到的「特別名稱酒」分成八類:包括四種純米酒和四種本釀造酒。

純米酒只用稻米、米麴和水釀酒,本釀造酒會多出酒精,即是在清酒釀好之後再添加酒精,此類別在1992年後才出現。要分辨純米酒和本釀造酒,前者在酒的標籤上會全部寫有「純米」二字,本釀造酒則不會出現「純米」。兩者都會再依據「精米步合」來分類,在一般情况下,精米步合愈低,酒的口感會較輕盈和更具香氣風味。

以下是四類純米酒:

純米酒——沒有規定玄米精磨度

特別純米酒——精米步合60%以下,標籤必須列明特別的釀造方法

純米吟釀酒——精米步合60%以下

純米大吟釀——精磨度最高,精米步合為50%或以下

以下是四類本釀造酒:

本釀造酒——精米步合70%或以下

特別本釀造酒——精米步合60%或以下,且採用特別釀造方法

吟釀酒——精米步合60%或以下,有「特別」二字是以酒莊獨特技術釀造

大吟釀酒——精米步合為50%或以下

純米酒不代表更「醇」

至於釀造方法如精米程度和添加酒精方法,不屬於以上範疇的清酒,都被納入「普通酒」(即一般酒)的類別,標籤上往往不會列明原材料和精米比例等等的內容,故此即使「普通酒」在日本本土市場的佔有率多達三成,不少唎酒師會建議初學者適宜先品嘗「特別名稱酒」,了解釀酒方法對酒的風味影響後再深入探討。此外,「普通酒」多為大量生產,價錢較便宜但質素參差。

有很多人以為純米酒和本釀造酒兩者中以前者較優勝,錯誤地解讀為「純米酒會較『純』甚至是更『醇』,本釀造酒則因添加釀造酒精所以不夠『醇』」云云。其實兩者只是因為釀酒方法各異,會造出具備不同風味的酒而已。

曾幾何時,日本在戰後因米量供應短缺,釀酒業於是在生產酒時添加酒精增加產量,當時此類酒的質素多屬劣品。到了現代,添加酒精的過程在生產某些類型的酒上,因為這個過程能有助香氣從酒糟分離到酒液中,可提升酒的花香氣和新鮮水果風味,令酒的香氣濃郁,且味道更清爽辛口(通常酒精愈高,辛口感愈強烈)。相比本釀造酒,純米酒類的米香較濃,入口溫和而酒體較豐厚。

生酒不經殺菌 冷藏盡快飲用

在各家酒造的包裝標籤上,常見一些字眼如「生酒」、「生詰酒」和「生貯藏酒」等,酒舖更會千叮萬囑某些酒又要冷藏或盡快飲用,到底他們代表了甚麼?其實因為生產日本清酒跟釀造葡萄酒大同小異,在釀酒過程中進行不同的壓榨、殺菌和陳年方法,便會影響酒的風味。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3.08.33 PM

日本人釀酒的加熱殺菌過程叫「火入」,市面上很大部分的日本酒都會進行兩次加熱殺菌過程,一次在貯藏前,另一次在裝瓶前。整個釀酒過程完全不進行火入的酒叫「生酒」,最具原味,風格至為純淨芳香,充滿生氣,但享用前必須冷藏,否則酒中殘留的酵母和酵素因溫度過高而破壞酒質,出廠後要盡快飲用。至於「生詰酒」,那則是在貯藏前進行過一次火入,灌瓶前卻不再加熱,這種酒也會散發甚為明顯的新鮮風味,穩定性比生酒略高,口感會比生酒較圓潤。「生貯藏酒」就是把生酒直接進行貯藏,入瓶前才進行一次加熱,入口輕鬆舒服,擺放期比生酒較長。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3.11.03 PM

原酒沒稀釋 酒精度較高

除了以上多款酒外,我們會看見某些酒造會出產「原酒」和「生原酒」,兩者有些微不同。原酒是指沒有經過加水調整酒精的酒,因為清酒釀製好後酒精度一般會達十九度多,酒莊會在灌瓶前加水稍作稀釋,把酒精降低至大約十四至十七度,此之為「割水」,不經割水的就叫「原酒」,酒精度會較高,香氣和味道會濃烈馥郁。「生原酒」則是不進行「火入」和「割水」的清酒,即酒不經加熱殺菌和加水過程,乃呈現酒的最原始風味的新酒,近年在香港非常流行。

清酒不獨只有最新鮮,亦有具備陳年風味的,經過長期貯存超過三年或以上的,便可被納入古酒類別。古酒的貯藏溫度會界定酒的風味,攝氏十五度以上的叫常溫熟成,酒色帶金黃或琥珀色,十五度以下的叫低溫熟成,酒色偏淡黃。有極小量的酒藏會進行冰點熟成釀製古酒,此種酒的酒色非常淺,有時候單看酒色根本看不出是古酒。

清酒界Lafite

「十四代」獨門釀法 慢滴萃取酒味

若論日本清酒的最著名酒藏,那非山形縣的高木酒造十四代(Juyondai)莫屬。其名氣就如法國波爾多的Chateau Lafite一樣,不識酒的也聽說過名字。高木酒造釀酒已經有足足四百年歷史,現時其實已經傳承到第十五代的高木顯統,他自1993年開始涉足家業,利用非常高超的管理手法打理公司,並把旗下品牌「朝日鷹」改成「十四代」系列,保持獨有的釀酒技術「秘傳玉返」和「七垂二十貫」,前者利用酵母渣滓蒸餾出的酒精添加成本釀造酒,風味豐腴,後者則是以布袋裝着酒醪滴下,溫柔而緩慢地萃取酒味,酒質複雜細緻。

十四代有很多不同的酒,產量低、價錢高,其中最矜貴的是「龍泉」,售價往往要過港幣萬元,採用極優質的米種「龍之落」,並貯藏兩年,未必每年都推出,要視乎該年的米質。酒體豐厚,力度澎湃,極具深度。另有一款叫「双虹」,名字取其兩道七色彩虹共十四道光芒之意,風味溫婉,香氣優雅瑰麗,索價數千至接近萬元不等。還有一款酒叫「龍月」,使用愛山米種,格調亮麗,口感充滿清爽活力,售價亦約數千元。以上三款高質酒均採用酒造代代傳承的獨門「七垂二十貫釀酒法」,所以酒味都是複雜有層次。

日本清酒跟不少東西方菜式都能配襯,但畢竟博大精深,只有多嘗多跟朋友交流,方有得着。

■My Choice

豐儉由人 清酒精選

無過濾留原味

梵Gold純米大吟釀 (720ml)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3.13.47 PM

這款使用山田錦米種得清酒,釀酒過程中並無過濾,因此酒標上寫明「無濾過」字樣,保留酒的原有風味。酒色微黃,香氣味道帶有梨、蘋果和琵琶氣息,口感清爽,酒體輕盈,線條適中,層次清晰明快,性價比高,適合配搭餐前小食或淨飲。價錢:$200/查詢:2736 3866(city’super)

剛柔並重易入口

而今大吟釀 山田錦 (1.8L)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3.14.03 PM

名字對人有影響,原來對品牌發展也有極大幫助!「而今」的酒藏是三重縣木屋正酒造,酒質優秀,可是日本酒市場競爭大,由於酒廠在2004年經營艱難,於是推出「而今」品牌,寓意「應活在當下,努力生存下去」。之後憑藉酒質和銳意推廣品牌,成為市場奇葩,非常「入屋」。此款酒的精米步合是40%,入口既香且辛,剛柔並重,酒體豐滿,味道多元,容易入口。/價錢:$1799/查詢: 2808 0908(PP Wine Cellar)

不經壓榨顯優雅

東一大吟釀 (720ml)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3.14.19 PM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3.14.57 PM

這瓶是來自佐賀縣的五町田酒造以山田錦米釀製的清酒,利用特別溫柔的(圖文)(日文漢字,解水滴)榨釀酒技術來萃取米的精華,每一滴酒都在不經壓榨的情况下自然釋出,從吊袋滴入斗瓶中,顯現米的最優雅原始味道。此酒的精米步合是39%,酒味充滿密瓜、荔枝、龍眼香,入口帶幽幽的礦物清爽感,收結飽滿油潤,價錢相宜,適合配搭清蒸而鮮味十足的海產類菜式。/價錢:$720/查詢:2744 7311(Vins Spot Fine Wines)

■作者Profile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3.14.36 PM

梁淑意,Rebecca Leung,葡萄酒導師及寫作人。愛酒愛美食愛遊歷,為了把興趣變成實際經驗和知識,Rebecca多年來到過不同國家考察酒莊,足迹遍及無數酒區,更出任多個國際權威葡萄酒賽評審。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

編輯﹕屈曉彤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Headline daily article “Sake of the Month” 頭條日報專欄《酒酣意濃》文章「Sake of the Month」- 11/6/2015

2015-06-11 頭條日報酒酣意濃——Sake of the Month

http://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95/20150611/340680/

常被問及哪裏的酒最吸引我,我永遠都啞口無言,可能是貪心,認為世界各地都有好酒劣品;又或者你可以說我不安份,因為我愛喝白酒時又無時無刻思念紅酒,經常想喝氣泡酒,偶爾會極度渴求飲用強化酒(Fortified wine),如砵酒(Port wine)或雪利酒(Sherry),近年多了喝日本清酒(Sake),所以一直覺得無法為「最愛酒」定下範疇或名字。

性格使然,對於名牌,無論是酒莊或時裝,我都不賣帳,只有覺得酒好喝,衣服好看且穿得舒服,才會真心喜歡——固然某些名牌有真材實料,製作人周密雕琢每一個細節,追求完美。我很幸運,品酒路上經常碰上極度優質的酒品。不計過去,只說最近兩個月,我已品嚐兩個十分美味的酒品,把他們當作WOTM(Wine of the Month,當月「醉」佳),它們就是波爾多的2007 Chateau La Mission Haut Brion和日本十四代秘酒。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3.27.46 PM

上月我帶朋友到波爾多,團中有人偏愛白酒,所以不得不領他們到波爾多生產優質白酒地區格拉夫Pessac-Leognan的一級莊園Chateau Haut Brion參觀和品酒。另有酒莊La Mission Haut Brion,酒莊安排我們品嚐二○○七年白酒,雖然○七年並非出色的年份,但酒莊仍能生產優秀的葡萄酒。二○○七的La Mission酒體豐厚,入口油滑,味道豐富,帶蜜蠟、檸檬、柑橘和柚子,複雜性強,層次多,香氣明顯,酸度充足又優雅,收結悠長,散發楊桃和檸檬皮氣息,很是吸引,讓人情不自禁,想一喝再喝。

至於今個月的十四代秘酒,說是醉佳,其實只想取其諧音,因為如此優雅的酒讓人微醺最好,不宜狂飲買醉。秘酒的意思是限量版,只提供特定的店舖,尤其珍貴。早前朋友牛一,特地買來賀壽飯聚,如此一瓶十四代秘酒充滿蜜瓜、檸檬、柚子和泉水清香,價值不菲,卻憑綽約風姿令人輕易迷醉愛上,因此六月還未到一半,我急不及待把它捧上WOTM神台,噢,不是,該叫SOTM—Sake of the Month!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3.27.55 PM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

Headline Daily article “Let’s chill & have some sakes” 頭條日報專欄《酒酣意濃》文章「這個新年不太冷」- 26/2/2015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3.34.25 PM
頭條日報專欄《酒酣意濃》文章—— 這個新年不太冷 2015-02-26

原文刊於: http://news.hkheadline.com.hk/dailynews/headline_news_detail_columnist.asp?id=320911&section_name=wtt&kw=95

今天是初八,還是新正頭,我在這裏祝各位讀者羊年大吉大利,身壯力健,財源廣進,心想事成,好酒常在,日日有食神,開開心心!今年的農曆新年比平常的遲,天氣也沒有早兩年的寒冷,有好幾天我更要穿短袖衫外出,不過氣氛還是濃厚,最重要是我可以難得的也放放假,休息一下,心情當然好。

我的新年主要是休養生息為主,喝酒這回事輕酌淺嚐便是了。上個周末我有朋友到訪,開了幾瓶日本清酒、香檳和新舊世界紅白酒,吃吃喝喝便消磨了一天的時間,晚上臨別時喝了幾口威士忌,非常美滿。

說起日本清酒,我為了宴請老友,見天氣頗暖和潮濕,不如喝些清爽酒,於是開了一瓶「黑龍酒造」的「二左衛門」純米大吟釀和「十四代七垂二十貫」純米大吟釀,兩瓶都是好東西。前者是名莊,來自中部的福井縣,採用了特A產區的山田錦精米,精米步合是百分之三十五,酒體豐厚而飽滿,烈性中等,味道充滿黃色水果的氣息,複雜性強。至於後者,這可算是近年備受本港市場大力吹捧的著名酒廠——高木酒造品牌十四代旗下一款產品,來自東北部的山形縣,採用的是特A地區的播州愛山特米,精密步合為40%。很多人都問七垂二十貫這個名字很奇特,其實這名字顯示了這款酒的釀酒法,就是集合了日本傳統量詞和萃取方法:「七垂」意思是利用布袋裝着酒麴,讓酒少量的慢慢滴落萃取方法;而「二十貫」則代表七十五公斤,因一貫等於3.75公斤。十四代的七垂二十貫酒體中等,香氣撲鼻,入口平衡均稱,風味迷人,充滿花香、礦物、白色和粉紅色水果如水蜜桃的清香感,線條細緻優雅,餘味悠長,齒頰留香。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3.44.32 PM

文、圖:梁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