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hoku Omakase Gin & Tonic pairing experience – 30/Oct/2017

作為狂熱Gin友,我一向認為Gin+tonic配餐很正。昨晚(30/10/2017)在銅鑼灣耀華街Kishoku楽壽司吃了個Omakase配多款店方精心安排的G&T雞尾酒,不同的香草材料與Gin的香氣芬芳讓魚生和壽司的濃濃鮮味更形吸引,令我回味無窮!

I always love pairing food with Gin & tonic, not just because of I’m a big fan of gin but I believe exploration is the key to fun gastronomy. Last night I had a very enjoyable Gin & tonic pairing dinner at Kishoku. They showed us how different infused herbs and spices in the gin drink can wonderfully pair various dishes in the omakase menu, the fragrance, flavours, low serving temperature & alcohol of gin spiced up the umami taste of many of these courses. What a savoury evening!

22904629_10155311784439825_5686658053185909382_o

Kishoku楽壽司的Gin & Tonic配Omakase有好幾款,Gin base是Beefeater再進行infusion,調酒時加入不同草本,其中這兩款就利用了青瓜和紫蘇葉帶出味道,配合多款前菜和魚生。前者輕爽,後者香氣十足,兩者都令人胃口大開!配搭鮮味主導的菜色,不得了!

All the gins we had are from the brand Beefeater, and infused with carefully selected ingredients. The ones with cucumber & basil leave were particularly outstanding, the former was distinctively refreshing whereas the latter was fragrant. Both of the above were appetizing and pleasing.

22861655_10155311835454825_6908249697596678376_o

 

ETNet DIVA column article “Understanding what kimoto & yamahai mean” 經濟通品味派專欄《酒意人生》文章「日本酒的生酛和山廢」- 17/10/2017

17/10/2017 經濟通品味派網頁《酒意人生》

日本酒的生酛和山廢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2.43.58 PM

日本酒的酒標上名詞多多,有時卻會令初學者眼花撩亂,但我認為雖然要深入了解每一個名詞背後的意義頗為困難,但只要大家多花一點時間學習後,自然會對該日本酒的風味有所估計,挑選和購買心水日本酒時,這些知識便大派用場,自可購得適合自己口味或場合的日本酒。上次談過輕輕談過酒造好適米對日本酒風味的影響,其實釀酒過程對酒的風味影響更為明顯,酵母是其中一個元素,但要知道酵母資料實在對普羅大眾太過學術,反而學懂酒標上看見的字樣更為有關聯性,例如「生酛」(Kimoto)和「山廢」(或寫成山廃,又稱山廢酛Yamahai)兩詞便十分常見。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2.45.17 PM

釀造日本酒過程複雜,杜氏(酒造釀酒師)要花盡心思把米粒中間部分含有最純淨澱粉質心白位置的精米過程之後,進行發酵前要把部分米飯製麴糖化,然後再培養酒母(即酵母)。現代的日本約有九成酒造為了釀酒過程更為衛生和順利,以便易於掌控,會使用速釀系酒母製法即添加乳酸菌,並以約攝氏(下同)20-25度溫度來同時進行糖化和發酵過程。速釀系酒母技術始於二十世紀初,令整個糖化和發酵時間縮短到大概兩星期左右。在此之前,約十七世紀末到明治時期,酒造都不添加乳酸菌(尚未有技術和科研),普遍以生酛方式培養酒母:藏人(酒廠工作人員)會把蒸米分在一個個木桶(或盆子),加入已有米麴後再添冷水(6-7度),桶內酒米堆成一個小山形狀後,幾個人會以木槳不斷搗動酒米,務求把蒸米變成米飯漿,以盡快增加乳酸菌和酒母數量,此動作為山卸(Yamaoroshi)。進行山卸所需的勞動力很大,整個製造酒母過程需時約三至四個星期,這個方法釀出的酒就被稱之為「生酛」。

山卸需要大量勞動力來促進糖化和酵母的活力

山卸需要大量勞動力來促進糖化和酵母的活力

1899年,有科學家發現製麴的冷水溫度過低,酒麴菌絲動力被冷卻,難免需要山卸過程加強糖化效果,但只要調高水溫,麴菌和酒母會更見活躍, 其實酒造可以免去山卸,而且酒質亦能保持,此舉減輕酒造對勞動力需求,提升廠房經濟效益。此實驗到了1909年得到實證認可,酒造可以免去(或廢去)山卸過程,需時約一個月。用以上天然方法製造乳酸菌,但不進行山卸的酒,便稱之為「山廢」。

山廢酒普遍比一般使用速釀系酵母釀製的日本酒較醇厚

山廢酒普遍比一般使用速釀系酵母釀製的日本酒較醇厚

整體來說,等待天然乳酸菌發揮作用的生酛和山廢酒經歷前期的微生物繁殖過程,酒會因此增加複雜性,酒體偏醇厚渾圓,豐富鮮味會明顯,酸度通常會較高。有個別進行過山卸的日本酒或會因為多了氧化而增加堅果和拖肥香氣,當然最後風格還是要看杜氏的取向和處理手法。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

經濟通品味派網頁專欄《酒意人生》文章 「兩大酒造好適米」ETNet DIVA article “Knowing your sake rice diamonds” – 4/10/2017

04/10/2017 ETNet Diva專欄《酒意人生》

品嚐日本酒前,先了解兩大酒造好適米 (Shuzo koteiki-mai)

上次談到日本酒釀酒時使用的酒造好適米必須含豐富澱粉質,因為米種繁多,每一家酒造又會因應傳統、酒質和商業考量,決定最好的釀造方法。對不懂日語的入門者來說,其實在酒標上可以看得到部分漢字,已經對酒的風格大概窺探一二,因為很多重要的資料都可以從部分漢字領略,例如米種。日本的稻米跟其他稻米一樣,都是春天插秧,夏天生長,秋天收割,一經收割,可以存儲幾個月之久。在日本共有超過百多個酒造好適米品種,每一年都有新的品種加入名單內,而其中最常見的品種就是山田錦和五百萬石,這兩個品種已經佔去所有酒造好適米產量的一半有多。

眾多酒造好適米中,山田錦(Yamada Nishiki)的地位就如葡萄酒的莎當妮(Chardonnay)一般的常見,備受推崇,更因為品質優秀,米粒晶瑩剔透而得到酒米中「白色鑽石」及「酒米之王者」的美譽。山田錦於1923年在兵庫縣的農事試驗場研發出來,並在1936年被正式命名為山田錦。雖然山田錦源自兵庫縣,但時至今日其種植版圖已經遍佈於東北地區及九州,產量佔全部米種的三成,傲視其他品種。能獲得王者讚譽,山田錦自是具備所有酒造好適米的條件:米粒大,心白部分也大,外硬而內軟,蛋白質含量少,可釀造出纖濃合度的均衡好酒,芳香馥郁,可充分顯露酵母對酒的風格影響,味道清純,是十分受酒造杜氏(釀酒師)和酒客歡迎的米種。山田錦能把酒中的甘、辛、酸、苦、澀等口感做得恰到好處。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12.34.47 PM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12.34.59 PM

另一款產量驚人的酒造好適米是五百萬石(Gohyakumangoku),來自新潟縣,研發於1938年,到1957年為紀念新潟縣的米產量衝破五百萬石(此處石的意思是量詞,故此讀音為「擔」)而命名。現時除了新潟縣,種植據點亦廣泛見於新潟附近的日本西岸縣份,福井、富山、兵庫、石川、福島等都可見其蹤跡。米粒相比山田錦稍微小一點,但其心白部分大,能釀造出非常優雅清麗的好酒,但五百萬石吸水速度較慢,且心白部分大,堅硬度稍弱,精米時容易碎開,因此酒造必須小心控制精米過程,或磨米程度保持百分之五十以上較易處理。五百萬石釀出的酒細緻清爽,輕盈亮麗,入口一般會滑溜清香,收結乾淨俐落。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12.36.32 PM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

譽港龍皇美酒佳餚之夜 Dragon King Food & Wine Pairing night – 19/9/2017

 

20170919_194155

感謝Liquid Assets的邀請,前晚榮幸為他們與龍皇舉辦的美酒佳餚宴嘉賓,品評葡萄酒與菜餚配對和分享品酒心得。當晚的菜和酒都極具水準,四款酒都有捧場客,尤其以2012年 Cascina Chicco Barbera d’Alba Bric Loira最受歡迎,足證酒商選酒有道。

享受美食佳釀固然暢快,我也很開心跟老友Alison聚舊,是時候約定下次酒聚了!

Pleasure to be the speaker to talk about food & wine pairing for diners at Dragon King Mikiki on Tuesday, while catching up with my friend Alison, we should dine & wine more!

All four wines received very good feedbacks, esp. the 2012 Cascina Chicco Barbera d’Alba Bric Loira, well done Liquid Assets!

20170919_204230 20170919_204233

IMG_1808

 

《酒經月刊》文章「叉燒配酒」WineNow article “What to drink with BBQ Pork” – Aug/2017

酒經月刊2017八月號

【叉燒配酒】

身為廣東人的我常吃粵菜,喜歡吃的菜式多不勝數,但說出走到海外是會特別掛念的菜式,非叉燒莫屬。近這兩年因體質關係不能吃太多牛和羊肉,吃豬肉的機會大大增加,我吃叉燒的頻率變相更為高了。無論是到餐廳酒樓食用還是購外賣,有烤得恰到好處的半肥瘦梅頭(脢頭或枚頭)當然最好,假如只有略瘦和略肥的話,我還是選擇較肥者,貪戀其油脂甘香也,尤其是配白飯或我更鍾情的瀨粉,油分一點都不能少。雖然我不是什麼廚藝了得的高手,都知道要做叉燒大致步驟是什麼,程序不難,但要做好吃的叉燒卻非常困難。從來不是食評家的我不在此班門弄斧如何烹調叉燒,倒想談談此燒味名物配酒的一些心得。

我偏愛吃的叉燒最好烤得邊緣有一點點的焦(即俗稱的「火雞」),配酒的考慮主要是要看師傅或廚師用的豬隻部位、醃料和烤焗時間及方法,因為風味會有明顯分別。眾多酒類中,威士忌被視為叉燒好搭檔,我有些酒友愛以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Scotch Single Malt Whisky)配塗麥芽糖的烤叉燒,說道威士忌的泥煤煙燻和鹹香風味與烤肉叉燒和合。其實坊間很多燒味鋪會同時用麥芽糖和蜜糖,有麥芽糖叉燒會脆身一些,有些師傅的叉燒不加蜜汁不加蜜糖,只用醃料的玫瑰露或紹興酒突出肉味,配喝玫瑰露或黃酒當然無不可,我認為以蘇格蘭麥芽威士忌與用明火炭燒的較瘦部位如沙梨篤會很好,皆因酒有非常明顯的燻香味,邊呷酒邊嚼肉,讓酒液把啖啖肉風味更為發揮得淋漓,兩者相配成趣。

叉燒最忌過甜,太多糖不但會掩蓋肉的原味,還會破壞口感,適當的甜味自是靈魂所在。食用炭燒蜜汁有肥膏的叉燒(免切拖地叉燒更是不得了!),或是近年瘋魔香港的肉質鬆化貴價黑毛豬叉燒,不妨以美國波本(Bourbon Whiskey)威士忌配之,叉燒的脂香與酒體濃後味帶香滑的波本威士忌有互相提升的妙處,如果肉燒得較焦,可大膽地與曾經以糖楓樹木炭過濾過的田納西威士忌(Tennessee Whiskey)相配,酒的木炭甜味與豐滿體態正好是肥美叉燒肉汁需要的拍檔。

除了以上提過的威士忌外,在炎炎夏日吃有「火雞」(即上文所談及過的烤焦位置)的叉燒的話我飲用黑啤酒(Stout或Porter均可),黑啤以烤過的大麥、麥芽等釀製,味道甘香,有明顯的麥香甜味,酒質順滑圓潤,酒力比一般的啤酒強,絕不會被香濃味厚的叉燒搶鏡,又不會蓋過肉的美味,泡沫反而會把肉香放大。愛好酒力強勁的朋友,亦可考慮用朗姆酒(Rum),曾稍為陳年的Light Rum(又稱Golden Rum)或Dark Rum(又稱Reposado)都不俗。

說到這裡,可能有人會問:「葡萄酒能配叉燒嗎?」,我認為一般紅白酒酸性較強,與帶甜味的叉燒配比較困難些吧,硬要配的話我會選葡萄牙20年波特酒(Tawny Port)、西班牙Medium(加甜的Amontillado)雪莉酒(Sherry)和八十年代里奧哈(Rioja)紅酒,實行以陳化風味襯托肉味。

文、圖:梁淑意

ETNet Diva article “My rendevous with tasty craft rums” 經濟通品味派專欄《酒意人生》- 6/9/2017

06/09/2017 品味派文章《酒意人生》

原文刊於: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article.php?section=travel&catalias=winetasting&id=35380

續說朗姆酒—品嚐精品的筆記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12.59.58 PM

上次粗略談過朗姆酒的原材料是甘蔗及其精煉而成的糖蜜,其實還包括甘蔗漿和其他甘蔗副產品,每種材料都有長短處,生搾的甘蔗汁含糖量高、質素好,可是不能放置太久;糖蜜和甘蔗糖漿經得起存放,不過處理時需要經過稀釋過程。生搾甘蔗汁要小心保鮮,成本較高,因此廠商必須慎重考慮生產條件和需要,才決定使用哪種原材料。

不論是那一種甘蔗產物,重點就是材料中的糖份含量,在一般情況而言,質素較低的朗姆酒通常採用的大多是含糖量較低的糖蜜或糖漿,因為糖分不算高,發酵時間會較短。朗姆酒屬烈酒,其製作基本上跟其他烈酒差不多,均需要經過發酵成酒然後蒸餾,坊間使用的酵母有天然也有人工培植,全自然發酵的時間會較長,能培養出複雜風味,但整體酒質還是要看材料和全個製作過程。

跟其他烈酒類同,朗姆酒的蒸餾次數會影響酒的純度和風味,市面上的朗姆酒有使用銅製壺型蒸餾器蒸餾兩次或三次,此乃較傳統的選擇,泛見於牙買加、巴巴多斯及圭亞那等地。銅製壺型蒸餾器可保留原材料的風味,但製作需時,釀酒師更要緊密監察,小型蒸餾廠一般較喜使用此方法,而市場也有生產商用高柱型蒸餾器進行蒸餾,這種製法酒精和風味會較醇。不經陳年的朗姆酒會無色,入口較辛辣,在木桶內陳過年的顏色會呈淺棕色或琥珀,層次會更見豐厚。朗姆酒氣味香甜,帶有滑溜朱古力氣息,近年愈來愈受歡迎,我們亦樂見市場上有逐漸增多的精品朗姆酒款供顧客選擇。朗姆酒可應用於多款雞尾酒,而現在流行的精品朗姆酒更適合淨飲,鑑賞層面全面提高。

早前我品嚐過一家專門入口蘇格蘭威士忌的意大利公司在18年前創立的朗姆酒品牌Rum Nation,負責人看好高質精品朗姆酒的市場潛力,在加勒比海一帶物色蒸餾廠製作,然後運往清涼的蘇格蘭和英國陳年,然後進行混配。以下是我的部分簡單筆記,劃有*符號的是特別推介:

1)Demerara Solera 14—充滿芬芳的甜香料風味,肉桂尤其突出,口感輕盈中帶圓潤。

2)Trinidad 5 年—雲呢拿為濃厚,酒體中等,有吸引的黑胡椒及煙絲味道。

3)Jamaica 5年—煙燻味濃,後段更有非常特別的中藥甘香,餘韻悠長。

4)Barbados 10 年—味道豐富而複雜,有獨特的糖楓、黑朱古力、伯爵茶和炭燒香,口感溫和,很好!*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1.01.26 PM

5) Panama 10 年—香草明顯,帶甜美的奶油、朱古力和咖啡豆烘焙氣味,開胃之選!

6) Reunion 7年Agricole—有甜香料風味如肉豆蔻,中段溢出爆谷及熱帶水果如大樹菠蘿和芒果等果香。*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1.02.21 PM

7) Panama Solera 18—滿是椰子、越南咖啡香和雲呢拿的熱情氣息!*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1.03.22 PM

8) Barbados XO—非常飽滿豐腴的酒,特別愛那中東香料,餘韻有肉桂和菠蘿,很滿足!*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1.03.49 PM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