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Net Diva article “Who’s going on eighteen?” 經濟通品味派《酒意人生》文章「哪年十八?」- 10/1/2018

ETNet Diva article “Who’s going on eighteen?” 經濟通品味派《酒意人生》文章「哪年十八?」

10/1/2018

文章連結: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article.php?section=travel&catalias=winetasting&id=35921

哪年十八?– 對酒而言,2000年是理想年份

轉眼已經到了2018年,我衷心祝大家有燦爛美味的一年!美酒年年有,但每個年份、每個產區條件和遭遇都不一樣,作為農夫、酒廠或葡萄園主的,除了回顧過去的年份點滴,還會做好紀錄,方便將來作參考,方可以提升產品質素,保持業務暢順。身為酒客的,當然同樣期待天公作美,來年多些價錢公道的好酒,毋需花費不菲仍可繼續精明地醺享人生。

2018年已經從當時的千禧嬰孩變成十八歲成年人的日子,確實是人年紀愈長,愈覺得時間過得快。2000年刻畫著跨世紀,人人都在談千年蟲,彷如昨日。在酒的世界裏,特別是歐洲,2000年倒是一個理想年份,例如波爾多(Bordeaux),商戶著重的評分非常高,時至今日仍然很受收藏客歡迎。接近十八年後的今日,品喝表現上佳,最近我嚐了朋友分享的一瓶2000年波爾多右岸St Emilion Chateau Figeac,果味進化剛好進入巔峰狀態,酒體飽滿,層次分明,有極強複雜性,收結很長。千禧年的酒是廿一世紀第一個年份,不是一開始便如魚得水,冬天寒冷,春天溫和,卻出現了令人頭疼的霉菌,導致延遲開花。初夏時熱時冷,然後整個六七月均陽光欠奉,濕濕冷冷,當時叫幾多農夫擔驚受怕,深恐時代性的千禧是糟糕的一年。若說酒界的一年是馬拉松,該年可是一個後勁凌厲的健兒,留後了幾個月的景況,就靠陽光滿滿且乾爽熱暖的盛夏八月和初秋九月份全面追回。當年的九月甚至有好幾個小型熱浪,直接影響葡萄皮增厚,因此2000的波爾多丹寧量高且口感綿密豐潤是不無道理的。

經過快十八年的瓶內陳年和光陰洗禮,現在不論是左岸還是右岸的波爾多紅,均是年輕力壯但已屆適飲期。2000年波爾多紅酒比白酒和甜酒的表現突出很多,千禧波爾多紅酒都顏色深、酒體豐、香氣重,味道圓潤滑溜,具備深厚陳年潛力,因此仍有不少收藏者增持。

西班牙Ribera del Duero 1999年 Vega Sicilia “Unico”

西班牙Ribera del Duero 1999年 Vega Sicilia “Unico”

千禧年值得記住,其實千禧前一年—即二十世紀最後一年的1999年也極度劃時代。這一年的波爾多質素一般,布爾岡(Bourgogne / Burgundy)卻出色非常,產量不缺,質素上乘,紅酒極其優雅,充滿紅色水果之外,黑、藍莓和黑李子也十分吸引。該年的白酒豐盈,酸度充足,平衡有內涵。前幾天我托朋友的鴻福,也喝了瓶法國以外的珍品:西班牙Ribera del Duero 1999年 Vega Sicilia “Unico”,一個多雨水的年份,但作為西班牙紅酒王者酒莊仍可釀出高質佳釀—擁有平衡有身段的酒體,丹寧質地多汁香甜,黑加侖子、西梅、楊梅味濃,收結帶誘人香料,乾淨俐落,明顯進入適飲期,即使明知不及之後的千禧年但表現仍令人神往。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

《酒經月刊》文章「有關二氧化硫」WineNow Magazine article “SO2 or not SO2, that is the question” – Jan/2018

《酒經月刊》文章「有關二氧化硫」

Jan/2018

《酒經月刊》2018年1月號文章「有關二氧化硫」

《酒經月刊》2018年1月號文章「有關二氧化硫」

最近酒局多,跟新相識見面,少不免輕談酒經,偶爾會聽到酒齡甚深的人士「投訴」新世界區的酒含太多二氧化硫SO2),而對方又聲稱對二氧化硫過敏,喝過那些後令之頭疼不適,因此不好新世界酒云云。每次聽到這些對二氧化硫的怨言,我都會忍不住口隨即問對方平日有否吃罐裝、盒裝及包裝食物的習慣,假如有的話而不會有問題,大概頭疼並不一定二氧化硫的事了,也許是元兇是酒中的組織胺、丹寧或酒精。因為包裝食品與飲料如果汁、乾果、糖果、果醬、粟米片、餅乾、瓶裝香料、醬油、罐裝茶類、罐頭湯和一般精製食品等,統統都會加入防腐劑亦即是二氧化硫來防腐,常見的食物標籤名稱是E220-228其他化學名稱,例如亞硫酸鹽,這類包裝食品所含的二氧化硫遠比葡萄酒的量高得多,一包乾杏甫的二氧化硫比一瓶葡萄酒要高出十倍。世界多地現時對葡萄酒含二氧化硫量標籤均訂立條例,美國自1988年起,市面有售的酒含有每公升10毫克(以下同類單位以mg示)或以上的必須在標籤上寫明「含有二氧化硫」字樣,歐盟則在2005年開始推行。歐盟對葡萄酒中所含的二氧化硫量也有所管制,紅酒最多150mg,白酒200mg,甜酒400mg紅酒含有較多丹寧,天然抗氧能力較高,因此對二氧化硫要求可稍稍低些。

二氧化硫是氣體,氣味刺鼻難聞,空氣中百分之九十九來自人工製造出來,最多的就是工業製造,例如燃燒煤炭和石油等,汽車排放氣體亦有「貢獻」。吸入一定程度的二氧化硫會引起鼻子不適,過度的話可能會出現咳嗽、喘氣、呼吸困難,對哮喘病患者或會有明顯影響,但根據美國FDA的研究顯示,真正對二氧化硫過敏的人只有百分之一,除非一時間接觸大量二氧化硫,否則日常飲食到小份量的二氧化硫,根本不是問題。

二氧化硫可用作防腐、抗氧和殺菌,常被用於葡萄酒和啤酒釀製過程,酒莊會使用的型態包括氣體、液體、粉狀及丸狀。由於它可有助抑制微生物繁殖,殺菌效果理想,酒廠工人會以之清潔酒桶,並在葡萄採收回廠後,榨汁準備發酵前便可能馬上使用,以便酵母能順利工作,發酵期間和成酒後又可用二氧化硫抗氧,以免酒液氧化。另一常見技術就是灌瓶時加硫,因此舉可穩定酒質,酒在日後出廠後不會容易壞掉。近年在葡萄酒業更吹起一股「減硫」甚至是「零硫」的潮流,畢竟整體社會風氣都逐漸朝向減少進食防腐劑,天然酒(Natural wine)的興起亦推動坊間飲用含硫量低的酒,導致現時業分成幾個陣營,傳統派堅持使用一定二氧化硫以保酒質,中間溫和派會在灌瓶前加少許硫,天然酒擁護者則覺得酒液裏已經存有可供酒陳放的元素,毋需另加二氧化硫,加硫後酒味會受到影響,味道會較遜色。根據「天然酒」一書所載,斯洛文尼亞與意大利交界地區知名天然酒酒莊Radikon的實驗顯示,有酒在兩年後失掉灌瓶時注入的二氧化硫,認為加硫乃多此一舉。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

「酒知識懶人包」之土壤酸鹼 – 11/1/2018

「酒知識懶人包」之土壤酸鹼

說某人「葡萄」別人,即是代表有人酸溜溜,妒忌別人,這固然是不對的做人態度,也正反映大家都覺得葡萄是酸的。有關葡萄酸甜度平衡的事,我過往也寫了不少文章,以後也可再談,但土壤酸鹼值對葡萄有莫大關連,倒不是人人會在意。

泥土的酸鹼值會直接影響,過酸或過鹼都會引致土壤營養不平衡,酸性泥土會含有大量的游離鋁(free aluminum)和鐵(iron),這樣會把土壤溶液中的磷沈澱出來,那麼葡萄藤的根便不能將之吸收,而高鋁更會妨礙根尖細胞分裂,破壞根部發展。至於鹼性過高的土壤也見不得是好事,樹藤難以吸收微量營養元素如鋅、鐵和銅,出現營養不良。

IMG_1358

即使葡萄園開始種植時的酸鹼值理想,隨著時日過去,泥土養分會通過滲漏而自然流失,而且植物會吸收養分,還有酸雨或含氮量高的肥料之類的加入,泥土總會逐漸變酸,所以葡萄園必須每隔數年測試泥土酸鹼值,在計劃如何改善。每個葡萄品種要求的養分都不同,理想酸鹼亦不一樣,美洲原生葡萄的抗酸能力比歐洲品種和混合較高,後兩者在較鹼環境下會表現好些;另外,粘土含量高或有機物質多的土壤比砂石類需要較多的石灰(lime)來提升鹼度。

文、圖:梁淑意@醉美麗 By Rebecca Leung@WineisBeautiful.com

Piger Henricus Gin – 10/1/2018

日前喝過這瓶加拿大魁北克的微型蒸餾廠Les Distillateurs Subversifs出品的毯酒Piger Henricus Gin,風格和做法跟一般的London dry gin差不多,用料都是常見的杜松子、香菜、當歸、檸檬皮小荳蔻等,但還有一款很少見的材料:防風草,據說會讓酒更添花香,我品喝了覺得此酒甚是含蓄輕盈,稍嫌不夠香。

Had this Piger Henricus Gin which is produced in Quebec, made of traditional gin botanicals & the unusual parsnip, quite a light and subtle one, was expecting more fragrance.

Piger Henricus Gin

Piger Henricus Gin

文、圖:梁淑意@醉美麗 By Rebecca Leung@WineisBeautiful.com

Happy 2018!

My afternoon drink on the very last day of 2017 – Le Tribute Gin with Geisha coffee beans, fresh orange slice & freshly picked home grown oregano leaf, wish you all a glistening 2018!

Rebecca和醉美麗祝大家新年快樂,2018年更進一步,美酒常伴!

26056056_10155431889523542_8142286736495198966_n

經濟通品味派《酒意人生》文章「不讓法國獨領風騷!袋鼠國式貴族香甜」ETNet Diva article “Aussie sweetness” – 29/12/2017

經濟通品味派《酒意人生》文章 29/12/2017

不讓法國獨領風騷!袋鼠國式貴族香甜

波爾多蘇岱(Sauternes)是舉世知名的甜酒明星,以貴腐霉(Botrytis,又稱Noble Rot)葡萄釀製得來的瓊漿玉液俘虜一眾劉伶心,澳洲也有一家甜酒明星De Bortoli 的Noble One,粉絲遍佈世界各地。De Bortoli 的創始人Vittorio De Bortoli 原籍意大利。1924年正值戰火頻生的歐洲,他毅然隻身飄洋過海到南半球的澳洲展開新生活,四年後在當地買下果園,並開始釀酒,大受當地的意大利和歐洲同胞歡迎。隨著新生代降臨,酒莊運作逐漸上軌道。四十年代中戰後經濟復甦,De Bortoli 的生意愈做愈好,到五六十年代第二代成員陸續加入幫忙打理業務,並開始更新釀酒器材和技術。1982年,第三代的Darren 推出甜酒,當時名為De Bortoli Australian Sauternes Botrytis Semillon,後來改名為Noble One,在本土甚至國際葡萄酒賽事中屢獲獎項,時至今日仍經常得到國際殊榮。

1995年的優雅平衡感,味道十分豐富,層次複雜細緻,陳年能力超卓,雖然已經是廿二年酒,但仍可陳放,預計二十年內仍處顛峰狀態。

1995年的優雅平衡感,味道十分豐富,層次複雜細緻,陳年能力超卓,雖然已經是廿二年酒,但仍可陳放,預計二十年內仍處顛峰狀態。

Riverina位處新南威爾士南部,酒莊數目只有約廿家,但酒莊產量及規模宏大,品牌酒莊如McWilliam’s、Casella和Yellow Tail都是在這裏發跡,以此作基地,De Bortoli也是其中一家重要品牌。Noble One和法國蘇岱採用的同是感染貴腐霉菌的葡萄釀製而成,不過前者使用百分百單一榭蜜雍(Semillon),後者則視乎葡萄園所在和條件,通常以榭蜜雍混合長相思(Sauvignon Blanc)和密斯卡岱(Muscadelle)。貴腐霉菌對白葡萄影響較大,因為白葡萄的外皮普遍比紅葡萄薄,遇上清晨陰天多雲又濕潤,下午乾燥陽光普照的環境,貴腐霉菌便有可能滋生,繼而侵襲葡萄,把葡萄的水分蛀乾。葡萄成熟度已經達標而又遇上貴腐霉菌,果實內的果肉收縮,水分抽乾,外皮對果肉果汁的比例提高,酸度和糖分也相對高,將這些葡萄乾榨汁後,便會出現味道香甜的可口美酒。澳洲新南威爾士的Riverina產區的夏天乾熱,悠長的秋天有雨且潮濕有晨霧,地勢平坦,土壤主要是儲水量高的黏土類,對孕育的貴腐霉菌尤其有利,加上榭蜜雍的果串緊密,霉菌容易散播。Noble One的葡萄園會因應天氣環境,其葡萄園樹冠成大樹矮短灌木形狀,再配合有限度灌溉,保持莊園濕潤度,更有利於滋生貴腐霉菌。

Noble One酒質保持水準,釀酒師Julie和團隊功不可沒,Julie和Noble One是葡萄酒比賽獲獎常客,可見實力非凡

Noble One酒質保持水準,釀酒師Julie和團隊功不可沒,Julie和Noble One是葡萄酒比賽獲獎常客,可見實力非凡

月前我參加屈臣氏舉辦的一個De Bortoli Noble One垂直品試會大師班,由釀酒師Julie Mortlock帶領我們一次過品喝十多個年份,從1985年到2014,比較他們的風格和表現,主辦單位更包括了市面從未發售過的1981年(Noble One還未正式推出)Botrytis Pedro Ximenez,給我們品嚐。多個年份的風格均有些微分別,千禧後的年份尤見穩定,而且陳年緩慢,可見技術(包括瓶塞是旋轉蓋)應用有助推遲酒液陳化。眾多廿年份當中,我最欣賞1995年的優雅平衡感,味道十分豐富,無花果、姜花、土耳其糖果、鳥結糖、蜜糖等風味誘人吸引,層次複雜,結構完整,線條粗幼度剛好,酸度充足,餘味悠長舒服,是一喝再喝欲罷不能的佳釀!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

經濟通品味派《酒意人生》文章「中田英壽的清酒態度」ETNet Diva article “Nikata’s sake philosophy” – 15/12/2017

經濟通品味派網頁《酒意人生》文章

「中田英壽的清酒態度」 – 15/12/2017

Screen Shot 2018-01-03 at 1.48.13 PM

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article.php?section=travel&catalias=winetasting&id=35827

近年國際間掀起日本酒風潮,香港的清酒祭和各式各樣的品清酒會活動更愈來愈舉辦得頻密,業界也樂見不少酒商搜羅高質清酒,以響酒客,確為美事。清酒好喝,知識卻易學難精,若要深入了解不同的日本酒產區、米種、釀法、風味和等級等,除了上課及向達人請教,更必須投入大量時間和心血,還是要勤於品嚐與比較,配合閱讀相關資料和與友分享,才可稍為知道多一點。我從來認為,豐富知識沒捷徑,跟學習葡萄酒一樣,先要有熱忱和恒心,懂產國語言是則是有利條件,所以鑽研清酒,會日語當會更理想,不諳語言的話便要下一些功夫,把日語漢字和其讀音一併記住,可幫助消化清酒知識。

早前我榮幸跟國際知名的退役足球明星中田英壽會面,他近年變身清酒達人,掛靴以後一直積極參與宣揚日本清酒文化,走到三百多家日本酒造考察,了解整個米種植和釀酒過程,並經常到世界各地出席清酒活動。他對清酒著迷到成立Japan Craft Sake Company 公司擔任顧問,又負責監修清酒手機應用程式Sakenomy,教導初學者清酒專用名詞和入門須知,我親自用過Sakenomy 程式,設有掃描和錄音模式,有助我熟習酒造、清酒專用名詞及其英文譯名;中田英壽向我表示,程式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畢竟有關日本清酒的知識淵博,當中有大量專用名詞,又夾雜日語漢字,即使對日本人來說也甚難深入了解和記住,而且現今新一代多用手機和電腦,文字根基未必足夠讓他們完全明白清酒酒標字詞意思,故此未來將會把程式改善至更方便易用。中田英壽說,推動日本清酒文化甚具挑戰性,酒造好適米米種太多,釀酒法既繁複多樣化,細微至釀酒化學如酒麴和酵母亦十分深奧等,尋常飲家要清楚研究,絕非易事,將推廣清酒建基於教育乃是最好方法。

中田英壽掛靴後成為清酒達人,積極推動日本清酒文化

中田英壽掛靴後成為清酒達人,積極推動日本清酒文化

中田英壽在清酒界最受關注的動作,莫過於四年前與名牌清酒十四代的山形縣高木酒造破天荒合作,推出自家限量高端清酒品牌Sake「N」,讓清酒界驚為天人,然後就是近期為酒造的十四代Black Label 清酒進行推廣,產品隨即得到清酒飲家垂青。有鑑於市場上尚未有專業的清酒玻璃杯,預計在明年,中田將推出自己設計的清酒玻璃杯,讓消費者有多一個品酒器皿選擇。他認為,要把清酒推至國際層面,必須改良酒標,方便國外酒客閱讀,另一個非常關鍵性的重點就是存儲溫度—他發現很多日本酒造存放瓶裝清酒的溫度不一,從攝氏零下5度到8度不等,然而最優質清酒廠們均把酒儲藏於零下5度。中田慨嘆,清酒知識未普及,很多日本國內外的零售商、餐廳甚至是進口港的暫存倉對清酒存儲溫度認知不夠,直接影響清酒質素,就算他打正旗號做教育,要把固有概念改變,極盡艱難。故此,中田英壽決定推出上乘優質清酒,鼓勵從不正式出口的十四代把產品直接出口,限定合作機構的諸種存藏條件,希望藉之引起市場、業界以致大眾的關注。中田英壽透露,因應出口市場,十四代將於來年和再之後一年多推兩款酒,一款價格比Black Label 現時價格高,另一款則較低,兩者的目標售賣點均是高端餐廳。

十四代Black Label 以高端市場目標顧客群,酒標有別過往,以黑色神秘型格亮相

十四代Black Label 以高端市場目標顧客群,酒標有別過往,以黑色神秘型格亮相

足球與清酒,均佔中田英壽生命中裏極重要位置,他覺得對兩者的追求同樣沒有終點,認為最完美射球或最完美清酒均不存在,只有不斷改進才是最真實。

在芸芸眾多酒造好適米中,中田英壽最鍾情愛山米,認為此米種難駕馭,但用作釀酒則充滿力量,質素卓越,難怪成為Sake N 其中一個原料米種。

Sake N自四年前推出以後,大受歡迎

Sake N自四年前推出以後,大受歡迎

中田英壽愛清酒到極致,我問他會否索性開立或收購酒造,直接出產完全屬於自己的清酒,他回答暫未有此計劃,但不排除可能性,更強調將來假如真有機會落實擁有酒廠,其最終極目的還是以教育和推廣清酒文化為基礎,愛清酒的我殷切期待中田英壽往後繼續以其熱情和影響力,提升日本清酒在國際間市場地位。

中田英壽在來年將有更多有關清酒的企劃推出,我們拭目以待。

中田英壽在來年將有更多有關清酒的企劃推出,我們拭目以待。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

 

《酒經月刊》2017 十二月文章「認識酒麴的大麴」WineNow Magazine article “Understanding Chinese Baijiu enzymes & yeasts” – Dec/2017

Dec/2017 酒經月刊文章

《酒經月刊》Dec/2017文章:認識酒麴的「大麴」

《酒經月刊》Dec/2017文章:認識酒麴的「大麴」

認識酒麴的「大麴」

葡萄汁含糖分,釀酒過程只需適當的酒精酵母和微生物,便足以將之轉化為酒精,葡萄酒因此而成。不過,在穀物酒如日本清酒、中國白酒好像高粱酒、的世界裡,除了酒精酵母,還需要酒麴(簡體寫成曲),因為穀物不含糖,只有澱粉質,釀酒時需進行糖化然後發酵,即是把澱粉分解成葡萄糖等的可發酵性糖化階段,將多醣類轉成單糖,然後把之變成酒精及其他味道複合物,此為酒化階段;好像日本清酒便是複式發酵法,先進行小量糖化,然後糖化與發酵同時發生。發酵的推進器當然是酵母,而糖化需要的則主要是酒麴,而現在不論中外亦有兼具糖化和發酵的雙重功能酒麴。

麴被譽為酒之骨,把酒築成有結構的杯中物。中國穀物白酒或黃酒對酒麴的要求非常嚴格,從多年來的製酒歷史中更學會發明不同用途的酒麴,釀造出各式各樣風格和味道的酒款,有人甚至認為酒麴是四大發明之後的第五大發明,可見釀酒文化在中國的受重視程度。 在現代的中國白酒製作中,酒麴被歸納為糖化發酵劑之一,傳統酒麴被分為大麴和小麴(即大曲和小曲),其他糖化發酵劑還有純種培養的霉菌、酵母菌和細菌等培養物以及商品酶製劑和活性乾酵母。

所謂大麴,主要是採用小麥、大麥和豌豆之類的原料,粉碎後加水壓成如磚塊般的麴餅,保持一定的溫度和濕潤度,讓微生物依附在上而成;由於麴餅塊形狀大,故得名大麴。製麴的溫度很重要,一般都需要較溫暖環境,現代當然可依賴空調,以前還得看季節,製麴多數在夏天,而時至今天全年都能製麴,但畢竟各個季節的微生物菌群會有差異,春秋季的酵母會較多,夏天倒是霉菌較多,冬季會多細菌。傳統認為春末夏初到中秋前後最為適合,因環境中微生物多,氣溫和濕度較高,易於掌握,不過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有了先進微生物科技突破後,製麴技術一直提高,酒廠們亦樂意嘗試在季節之間利用不同的微生物菌群來釀製風格各異的大麴酒。大麴餅塊含的微生物十分豐富,並有多種微生物群的混合體,在製麴和釀酒期間,這些微生物不斷生長和繁殖,衍生了大量種類繁多代謝產物,從而給予了大麴酒不同的特色和風味。早前我在劉致新校長和瀘州老窖養生酒業介紹下品嚐的滋補大曲酒,就是充滿濃重結實風味、麴香氣四溢、收結綿長複雜的酒款。

IMG_4574

瀘州老窖滋補大曲

大麴大致可分為高溫麴(攝氏50度以上)和中溫麴(50度以下),個別高粱酒更有超高溫麴(60-65度左右),分類乃依照製麴溫度,使用何種視乎酒的風格而定。一般來說,醬香型和個別濃香型會使用高溫麴,濃香型和清香型酒則多數使用中溫麴,其中的清香型的製麴溫度介乎45-48度,故此又被成為次中溫麴。

製麴過程複雜需時,長達五個月之多,因為從一開始製作到成麴餅已經需要四十至六十天,然後再放入倉庫內儲存最少三個月才能使用。

文、圖:梁淑意

 

ETNet Diva article “More about French sweet wines: Maury – Chocolate’s partner” 經濟通品味派《酒意人生》文章「續談法國甜酒」- 6/12/2017

經濟通品味派

06/12/2017 《酒意人生》專欄

Screen Shot 2017-11-18 at 4.04.33 PM

原文連結: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article.php?section=travel&catalias=winetasting&id=35788

Screen Shot 2017-12-12 at 9.04.13 PM

法國甜酒香甜不膩,朱古力的絕配

法國產酒類型多,生產方式亦有不同,故此有各具特色的和甜度的甜酒供飲家選擇。香港朋友熟悉的波爾多(Bordeaux)蘇岱(Sauternes)甜酒是其中以貴腐霉菌(Noble Rot)侵襲過的葡萄釀成,這些葡萄被霉菌絲蛀成葡萄乾的狀態,葡萄果實水分流失,甜份酸度味道等會濃縮,因此蘇岱甜白酒酒色金黃剔透,香氣芬芳,味道濃郁,充滿蜜糖與各種水果、乾果的風味。蘇岱甜酒酒精度中等,風格優雅甜美,具有陳年能力。

波爾多產區世界知名,相對法國其他地區,波爾多酒莊的推廣手法比較幹練而有系統,外銷成績較理想,且出口歷史較悠久。法國接壤德國的東北產區阿爾薩斯都有生產遲摘(Vendange Tardive)和貴腐甜酒(Selection de grains nobles),知名度明顯遜色,但在香港也有不少粉絲捧場,然而其他產區如羅亞河谷(Loire Valley)的Coteaux du Layon和其分區Bonnezeaux 、南隆河(Southern Rhone Valley)的Muscat de Beaumes-de-Venise、南部露喜龍(又稱魯西永,即Roussillon)的Maury和班努斯(Banyuls)等地區的甜酒都相當有質素,在國際市場的受關注程度遠不及蘇岱。我在數年前便曾經在拙欄談過露喜龍的班努斯和科利尤爾(Collioure)產區葡萄酒

羅亞河谷區的Coteaux du Layon和區內的Bonnezeaux冠名產區主要以貴腐霉及遲摘白詩南(Chenin Blanc)葡萄釀製,味道香甜不膩,擁有清爽典雅的酸度,醇而乾淨。南隆河的Muscat de Beaumes-de-Venise則屬於Vin doux Naturel(簡稱VDN)的甜酒,VDN的字面解釋是「天然的甜酒」,意指酒中糖分來自葡萄,並非人工加入的甜味,但其實發酵釀酒過程期間卻需要依賴人工加入高酒精烈酒,這樣便可把發酵停止,未被發酵成酒精的糖分便會因此而留在酒液中,成為帶出甜味的養分,做法基本上跟葡萄牙砵酒(Port)大同小異,酒精度會比一般餐酒高,約是十五至十八左右。顧名思義,Muscat de Beaumes-de-Venise使用的品種是白葡萄密斯卡(Muscat),故氣味充滿花香。

Maury AOC甜紅酒主要以歌海娜釀造,丹寧多汁舒服,入口有美味的紅色水果和香料氣息,酒精度比一般餐酒略高,但仍屬易飲格調。

Maury AOC甜紅酒主要以歌海娜釀造,丹寧多汁舒服,入口有美味的紅色水果和香料氣息,酒精度比一般餐酒略高,但仍屬易飲格調。

雖然大部分我們接觸到的法國甜酒是白酒,但甜紅酒也很值得討論和嘗試。上面提過南法露西龍的班努斯是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甜紅酒產區,主要葡萄是歌海娜(Grenache),盡是誘人的士多啤梨、紅棗、嘉應子、香料和朱古力等風味。另一個香港以致國際市場較少見的法國甜紅酒漏網之魚是同處露西龍的Maury產區,有大量片岩和板岩,適合種植愛乾爽的歌海娜,所以此區主要出產風格與班努斯頗為相似的乾與甜紅酒,兩者相比之下酒體略為輕盈,當地也有很少量的乾及甜白酒。Maury AOC的甜紅酒很適合飯後淨飲,亦跟朱古力甜品相配,朱古力控要注意啊!

文、圖:梁淑意 By Rebecca Leung